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0章 然而杜克看穿了一切
    杜克穿越了,大幅度修改了历史,掀起了命运女神的裙子,正当自以为能提枪上马征服命运的时候,才愕然发现,自己何尝不是被命运女神调戏了呢?

    话说……

    艾泽拉斯世界如果是一个人,那么他的物理常识大多是体育老师教的,一条巨龙可以变成一个人,然后多出来那几十吨质量不知哪去了。

    眼前缩小了一号的阿克蒙德就是最好的例子。

    现在的阿克蒙德给人一种更沉稳的感觉,偏偏他的动作更趋于轻盈和灵动。

    杜克直接一个分身送到阿克蒙德背后,然后大家看到的只是阿克蒙德的冷笑,以及杜克的分身在一个圆圆的防护罩内无声无息的湮灭。

    杜克的瞳孔骤然缩小!

    麻烦大了——

    阿克蒙德缩小体型后,不光是力量倍增,看样子连魔法抗性也增加了不少。

    阿克蒙德整好以暇地大声冷笑了起来:“庆幸吧!欢呼吧!蝼蚁们!你们应该高兴,在过去一万年来,第一次有人逼出了我这个最本源的形态。虽然我一直向往着成为一个冲锋在前的战神,但我毕竟……是个术士啊!”

    法术再高,也怕菜刀。

    理论上是这样的。

    萨尔第三个不信邪,又……又丢锤子了!

    “嘭!”这一次,直接被一个蓝色的罩子弹开。

    终于,有人失声。

    “难道阿克蒙德无敌了!?”

    这种扯淡的说法,杜克是不屑的。一瞥过去发现居然说话的是凯尔萨斯的小蜜卡波尼娅,杜克就没好气了。

    幸好,凯尔萨斯倒是说了句公道话:“不可能!世上绝对不会存在完美且无敌的存在!”

    “哈哈哈!我就是完美的!我就是最强的!我就是无敌的——”阿克蒙德的狂笑声瞬间袭来。

    杜克一听就蛋疼了。

    我擦擦擦!说好的当个大块头,愉快地被群殴致死呢?你擅自改剧本这是闹哪样?

    话说,阿克你那么高的魔法抗性,其他辉月法师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而且术士会武功,老牛扛不住啊!

    杜克在精神海里偷偷下令:“系统,弱点分析……”

    三秒之后,杜克突然很没节操地笑了。

    “噗!阿克蒙德,麻烦你在装无敌之前,能不能先别瘸着腿。”

    阿克蒙德最后形态的出场太震撼了,一出来就拍飞了老牛,还把杜克的分身直接消融打爆,很是镇住了一众强者。

    随着杜克一句话,大家才赫然发现,看似极大地强化了自我的阿克蒙德并没有治好他自己的伤。

    断掉的中指依然在渗着紫蓝色的血水。

    被砍掉一小半蹄角和断了脚筋的右腿仍旧瘸着,哪怕他可以用意志力无视伤痛的存在,但伤口处那若有若无的金色圣光残留仿佛在告诉大家——这里就是标靶,往这里瞄准!

    不由得,满场大笑!

    “哈哈哈哈!”

    “太逗了!见过能吹,没见过这么能吹的!”

    “难道燃烧军团是靠吹牛功夫强弱决定地位的?”

    由最没口德的矮子带头,多语种齐齐开喷,各路英雄直接化身水军键盘侠,把阿克蒙德喷个体无完肤。

    在大家狂笑的时候,忽地杜克的风之语开始在每个强者耳边响起:“请大家注意阿克蒙德身上光罩的颜色。如果我没猜错,红色就是地狱犬模式,主要增加魔法抗性。黄色应该是末日守卫,加成力量和攻击力……”

    原本要付出血的代价才能尝试出应对之策,但在杜克对术士的熟悉,以及系统精灵的变态分析力下,阿克蒙德可能的变化,几乎无所遁形。

    有了这么叼炸天的情报,那岂不是叫大家:

    打土豪!分田地啊!

    哦,不,应该是……

    打boss,分装备哪——

    嘿嘿!

    嘿嘿嘿!

    嘿嘿嘿嘿!

    很快,特别是那些兽人,大家都开始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就好像

    如同一条条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大家再次聚拢了上去。

    “呵呵呵!我堂堂阿克蒙德还真被小看了啊!”说罢,阿克左手一抬,顿时一大片流星火雨从天而降,急坠轰落周遭的地面上,不光如此,右手一扫,一条由做成的火焰长河,先是向左然后猛然向右,打横拦在英雄们的面前。

    按理说,现在应该是近战躲避的戏码,谁想到,一个个近战职业者嗷嗷大叫着愣是冲过了火焰之河,直接抵达‘胜利的彼岸’,操家伙就往阿克蒙德身上招呼。

    这不是他们自个发疯,而是玛法里奥等治疗者拼老命地支援着他们。

    几乎每个近战英雄身上都有大德鲁伊的强力持续性生命恢复法术——、,甚至个别伤得重一点的家伙,还可以享受更强力的或者的回复。

    什么!?

    阿克蒙德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错愕。下一刻,他直接发动了。

    曾经摧毁了无数星球,让无数种族陷入绝望和噩梦当中的恐惧魔法,在战士们整齐划一开启可以抵御恐惧效果的后,变得无效。

    不,不止是战士,本尼迪塔斯还给了图拉扬一个。

    以往全场都中了,像只盲头苍蝇般乱跑的情景不见了。最起码,凯恩、吼爷和萨尔三个战士,外加图拉扬四个嗷嗷猛的猛男直接追着阿克蒙德狂砍不停。

    若是平时,大家一定会以为他们吃错药了。

    但此时此刻,阿克脸上的惊骇和他们嗜血狰狞的表情成了最好的对比。

    “不可能!”阿克蒙德失声高叫。

    “哈哈!白痴!你的戏法已经给我们看穿了!”凯恩哈哈大笑,扛着烈焰直接冲过去,一柱子打横扫过去。

    仿佛在印证老牛贱贱的笑声是多么正确,之前那一幕力量强弱悬殊的场景仿佛调转了。

    “嘭!”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阿克蒙德如同在家暴当中被抽了一巴掌、只会在墙角里哭泣的小媳妇,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几乎不分先后,三个肌肉男高高跃起,抄家伙,砍阿克蒙德丫的!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