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2章 掀桌子的阿克
    身为一个穿越者,杜克怎可能不知道‘一键解诅咒’这码事?

    有无数玩家吐槽,解诅咒神马的,就是打地鼠,哪个亮了点哪个。

    身为坐拥系统精灵的杜克,当然……不会用‘一键解诅咒’这么低端小气没档次的玩意,他都是全踢给系统精灵,全自动解诅咒的好吧。

    很多时候,好多中了诅咒的家伙都是瞬间一阵恶寒,然后又刹那后没了感觉,因为十分之一秒都不到,就被杜克解除了。

    但阿克蒙德的跟其他诅咒显然不是一个次元的东西。其它的诅咒,好比一根绳子上的活结,只要找到了源头和目标,很容易就搞定。

    为什么会痛苦?

    痛则不通啊!

    就是痛苦诅咒偷偷地堵塞了某人的血管,造成了内伤,然后在激烈战斗下的受害者才会不停受到伤害。

    既然明白,只要把那股黑暗力量驱散了就好了,跟防止中风的原理差不了多少。

    厄运诅咒……就像用个大盆子装上一大坨湿漉漉且乱七八糟的棉绳,然后对你说——来呀,解开我啊!

    其难度和复杂程度,绝对是难度系数大于一的其它诅咒上,再开几次立方。

    问题是,解不开,就是死人!

    哪怕进入英雄领域,但凡人的肉身强度怎可能跟龙族之类血条超长的超凡存在相比?

    谁都知道事情的麻烦。

    这诅咒,法师们感应到的那一瞬间,几乎所有法爷就懵逼了。

    “不行!我解不了!”卡波尼娅和索兰莉安首先放弃。

    “杜克,我……”曾经的精灵王子,脸上尽是惭愧与羞耻。

    “我也不行。”吉安娜咬着牙,露出了愤恨的表情。

    原本杜克以为罗宁也不行的,谁知道,罗宁竟然给了杜克大大的惊喜:“我可以保证在诅咒发作之前搞定我自己和一个指定目标的。”

    那边,同样可以解除诅咒的大德鲁伊玛法里奥皱紧了眉头:“我也可以负责自己以外一个目标,但会减弱我的治疗能力。”

    现在,是决断的时刻了!

    撤人,固然安全,同样会大幅削弱团队的攻击力。

    硬打,不是不行,但风险也会成倍成倍地增加。

    杜克一咬牙:“只留十个人。罗宁负责自己和凯恩,我搞定其余八个。”

    目光一扫,杜克迅速定下最后阶段留在战场上的人:“凯恩、格罗姆、萨尔、我、罗宁、亚历山德罗斯、图拉扬、希尔瓦娜斯、泰兰德和玛法里奥留下!”

    换句话,其余人请迅速离开。

    谁都渴望着,能参与阿克蒙德的最终击杀。

    无奈,实力就是一条无比残酷的分水岭。

    有本事就上,没本事就下。

    死皮赖脸留在团队里,就是对自己,对队友,乃至对整个世界的不负责。

    吉安娜蓦地柱起法杖,高声呼喊:“杜克!一定要胜利!我等着你替我报仇——大伙,我们走,去山口堵着,绝对不放任何一只恶魔进来!”

    当吉安娜带走了略差一档次的强者之后,一下子方圆千米内就只剩下十个英雄和一个阿克蒙德了。

    “不!不!不——不该是这样的!不可能会这样!”阿克蒙德的花招很多,奈何杜克的经验实在太丰富,再加上系统精灵辅助,往往他一套阴招刚开了个头,就被杜克彻底识破。

    尽管走了好多强者,攻击力不可避免地削弱了,但阿克蒙德的生命力还是被确实地削弱着。

    情况之糟糕,已经让他不得不做出决断了。

    假若最开始,阿克蒙德的想法是残忍地碾压了眼前这群蝼蚁,再堂皇地漫步过去,摧毁世界树,吸取世界树以及永恒之井的力量。那么现在这个想法绝对变味了。

    同时完成,已经变为一件遥不可及的事。

    但只完成一个目标,还是有机会做到的。

    突然间,阿克蒙德全身被一个大号的蓝色罩子所包裹,不光如此,在他后背上居然还腾升起一个体型比他更为庞大的虚空恶魔。

    “他想要当乌龟当到底?”杜克第一反应是诧异。

    正所谓久守必失,一味地防守,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除非……

    看着阿克蒙德放弃对付其他强者,转而绕开凯恩往山中间狂冲,几乎每个强者都突然意识到不对了。

    “不好!他要强行突击到世界树那里!”泰兰德花容失色!

    “阻止他!”玛法里奥大吼一声,双手用力插入地面,顿时一簇簇水桶粗的巨大荆棘从黑土地里钻出来,一下子缠绕到阿克蒙德的腿上。

    不够!

    远远不够!

    区区荆棘根本无法阻拦双腿上全是的阿克蒙德。借着毁灭的烈焰和超凡的蛮力,阿克蒙德如同一列失速狂冲的列车,头也不回地疯狂冲向世界树。

    对!

    世界树!

    唯有吸取世界树的力量,才能修补他的伤势,才能让他一举翻盘。再这样下去,他只会被杜克他们活生生耗死。

    “全力攻击!”杜克撕心裂肺似的吼声,在每一位强者心中震响。

    希女王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以脚开弓,在用特殊秘法瞬间加强了好几倍弓弦上,搭上了一支堪比攻城锥的粗大箭矢。

    利箭离弦,声若雷霆。

    罗宁一口气叠加了36层,然后打开了,不论成败,接下来这一击将会清空他魔法回路里的每一滴魔力,短时间内再也别想再放出哪怕一个最低级的戏法。

    萨尔倾尽全力砸出了。

    各个英雄都放出了大招。

    可惜不够!

    艾瑞达恶魔的身体天赋太强太强了,即便莫格莱尼使尽吃奶的力气挥动砍爆了那个该死的防护罩,即使图拉扬用灌注了所有圣光的终究砍断了阿克蒙德的右腿,依然无法阻止阿克蒙德再弄出一个防护罩,磕磕绊绊地碰到世界树诺达希尔。

    一瞬间,仿佛整个艾泽拉斯世界都颤震了一下。

    整个海加尔山都回荡着阿克蒙德的狂笑声:“哈哈!你们的一切努力都将是白费心机,我已经在吸取世界之树的力量了!很快你们的心脏都会停止跳动!”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