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 十秒钟的英雄
    “阻止他!”玛法里奥发出了绝望中最后的狂吼:“一旦世界树的力量被吸取,会反转过来释放的!削弱他,否则我们的最后手段用不了!”

    大德鲁伊没来得及解释什么是,不过听来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远远地,整座海加尔山乃至周边几个大区的小精灵都被惊动了。星星点点似的华丽光球开始超高速朝世界树这边飞过来,那些光球就是暗夜精灵族最基础的单位——小精灵了。

    它们既是暗夜精灵族的工匠,能帮精灵采集木材等资源,同时它们传说中更是暗夜精灵族死亡之后,魂归大地变成的最终模样。

    小精灵的传说现在没工夫去考究。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倘若阿克蒙德的生命力不跌破下限,这些灵魂状态的小精灵冒然冲过去玩自爆,只会是送菜。

    恐怕会被瞬间强制堕落,然后一下子被做成的材料吧!

    “阻止他!!”

    莫格莱尼最后一次劈出手中的!

    紧接着颓然地跪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对于一个直奔六十岁大关的老军人来说,他早已不再年轻。看似威力无穷可以把天灾士兵轰杀至渣的,尽管是一把典型的神圣系神器,但使用如此威力巨大的武器,同样需要体力和精神力。

    在把自己体内的一切力量全都压榨出来之后,劈出的是一个辉煌灿烂的金色新月。

    这个金色的月牙一下子削过去,然而在最后命中的前一刹那,被阿克蒙德躲了一下。

    一条粗壮无比的右腿掉了下来。

    不过!

    阿克蒙德真不知是什么鬼天赋,居然靠着两只手臂一条腿,仍在往上爬。

    “阻止他——”

    图拉扬同样拼命了,迸发出烈阳般的金光,颀长的光柱直接从身后洞穿了阿克蒙德的背脊,从他的前胸爆开,甚至射入到世界树的树干里面。

    看上去就像是一把金色的长枪把阿克蒙德钉死在上面。

    但……

    仅仅是三秒,阿克蒙德就继续往上爬了。

    他三只手脚上泛出邪恶的黑色光芒,牢牢攀附在世界树的表皮上,开始把世界树树皮上的绿色高速侵蚀着。

    更可怕的是,他断掉的右腿似乎已经开始长出一根小了不知多少号、青嫩青嫩的新腿

    “阻止他啊——”泰兰德已经泣不成声,她无视了自己鲜血四溅的右手手掌,仍旧在机械式的疯狂拉弓,射箭,拉弓,射箭!

    每一个尚能攻击的远程英雄都疯狂追击阿克蒙德,他们拼命向仿佛完全失去了痛觉的阿克蒙德的背脊倾泻着火力。

    连吉安娜那些人都赶回来了。

    但效果却越发微弱!

    很简单,近战职业者无法穿着厚重的盔甲,爬上这么一棵感觉上至少要一千人合抱才能抱住的世界树啊!

    失去了最强的两把圣剑的伤害,整个团队的攻击力顿时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

    现在几乎到达临界点了。

    阿克蒙德的生命力固然下降到一个对他来说非常危险的地步,然而他只要大量吸取世界树上的力量,并成功转化为黑暗的邪能,那么他就马上可以翻盘,不光杀死杜克他们全部人,还能一如他的邪恶计划那样,将整个艾泽拉斯一脚踢入毁灭的深渊。

    泪流满面的泰兰德忽然想起,自己这边还有最后一把圣剑,她猛然转头,死死地盯着杜克:“杜克——什么都好!求你了——”

    意识到自己这边开始无力,在第四次投掷后,根本看不到什么击落阿克蒙德的希望,萨尔也蓦然回首:“杜克——看你的了!”

    罗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仰天长啸:“达拉然的毁灭——”

    莫格莱尼不甘地大喊:“洛丹伦的沉沦——”

    吉安娜闪现到杜克身边,双拳紧握,白皙的皮肤上尽是愤怒的嫣红:“杜克!我父亲和大哥的仇……”

    希尔瓦娜斯不甘地把长弓插到地面上,厉喝一声:“每一个奎尔多雷的仇……”

    成千上万的不肯撤离的精锐战士在远方凝视着杜克。

    万万个小精灵的灵魂注视着杜克。

    数不清的势力,每一个扑在魔法镜像之前,咬紧牙关为杜克他们呐喊助威的人,都在死死地盯着杜克。

    他们在等!

    他们在期盼!

    他们在衷心渴求!

    他们在心中狂呼呐喊!

    祈祷这位被誉为艾泽拉斯千年来最伟大英雄的杜克*马库斯,为他们,为整个世界,对那个邪恶至极的恐怖存在——燃烧军团统帅阿克蒙德做出绝杀的一击!

    那种被亿亿万万生灵所关注,所期盼的目光让杜克的心无比沉重。

    杜克早已有着明悟,他必须全力出手了。

    唯有同样手持圣剑的他,才能重创阿克蒙德,给小精灵的自爆创造机会。

    但是,这不可能让分身来完成。

    分身毕竟是分身,实力永远不可能超过本体。

    能击杀阿克蒙德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自己直接上!

    谁都不知道,阿克蒙德还有什么最后的杀招。

    谁也不敢保证,击杀阿克蒙德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摆在杜克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错失良机,成为整个艾泽拉斯的罪人……

    亦或是成为十秒钟的英雄。

    杜克笑了。

    风轻云淡地笑了。

    那个爽朗清澈的笑容,是对着吉安娜,对着希尔瓦娜斯,对着每一个在远方默默关注着他的爱侣,对着每一个信赖他、把最后希望交给他的人。

    “我去了。”

    轻轻一声。

    也是看似轻若鸿毛的一声。

    却让无数女士为之倾情一生。

    杜克的身影下一瞬化作一道流光,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树底下。

    “格罗姆。”同样平淡的一声呼唤,让这位兽人战神完全明白了杜克心中所想。

    魁梧的身影首先跃到了凯恩的图腾柱上,仿佛打出一记高飞球,凯恩用他最后的力气,把格罗姆高高地打了上去。

    那是格罗姆*地狱咆哮有生以来跳得最高的一次。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