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4章 绝望死咒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此时的吼爷,何止是千军万马?

    那份择人而噬的气势。

    那个震彻天地的咆哮。

    那柄扭转战局的血吼!

    无一不是阿克蒙德的催命符。

    为了应对英雄们的远程轰炸,阿克身体的抗性已经切换成高魔法抗性状态。格罗姆无比意外的跃空一击,直接让阿克蒙德陷入了慌乱。

    一咬牙,阿克大吼:“!”

    理论上,的效果是轰杀三十米内所有的目标。可惜,阿克蒙德太虚弱了,连连的受伤,加之大部分魔力被转用去防护罩上面。

    本应秒杀的格罗姆的,“嘭”地一声打中格罗姆的胸口后,生命力极强的兽人战神,愣是硬吃了这一记。

    然后,猩红的长柄战斧在半空中画出一弯鲜艳夺目的血色新月,弯月的尖尖,正好是阿克蒙德的脖子。

    “啊——”一声惨叫,鲜血四溅,阿克蒙德半条脖子被砍得跟身体若即若离。

    如果是凡人,早死了几百次,但他是生命力极强的艾瑞达大恶魔。

    哪怕脖子的巨大创口上不要命似的表演着喷泉,他仍旧没死。

    “滚!”一记大范围的,直接把格罗姆的身体轰得有如陨石坠地一般,撞到厚实的黑土地上,撞出一个巨大的圆坑。

    就在这时候,杜克到了。

    一个简单的长距离,直接出现在阿克蒙德宽厚的背脊上。

    “永别了!阿克蒙德——”杜克的厉喝传遍四野八方九天十地!

    没了!

    完了!

    为杜克做出最后一击掩护的人是如此之多,阿克蒙德在最后的最后,竟然找不到任何一种手段可以保护他自己。

    他是如此之绝望,如此之痛恨。

    明明再给他十几秒,他就可以完成对世界树力量的转化,修补他的身躯,为他赢得这场原本很容易的战争的最后胜利。

    但就是这个最关键的关节眼上,杜克手持圣剑到了。

    金光大盛!

    璀璨辉煌!

    带着艾泽拉斯世上所有最美好的祈愿。

    伴随着仿佛圣童齐声高唱圣诗一样的缥缈恍惚歌声。

    杜克左手手尖前伸,右手拉后,如一张拉开的弓,做出一个直刺的姿势。

    时间的齿轮仿佛锈死凝固在这一个刹那。

    没一丁半点办法的阿克蒙德向杜克射出一缕神念:“不要杀我!我只要世界树的力量就好,我发誓不会污染这个世界。否则——哪怕我死了都要给你最恐怖的诅咒——污染你的灵魂,让你永生无法再成为神圣,死后必然堕落为最最丑陋的恶魔!”

    这是最深最深的恐吓!

    也是必将会实现的威胁!

    一个超级大恶魔垂死之际的神秘诅咒,无疑是最可怕的邪恶存在。

    杜克笑了。

    阿克蒙德这货就是在拖时间,他怎可能不清楚?

    他回以一个神念:“一如我从来不敢高估恶魔的节操,我也不会低估了我的勇气。原来……我也是个挺有勇气的人嘛!虽然一开始是被逼的……”

    带着淡淡却决然的微笑,杜克闪电般将手中不知名的圣剑刺进了阿克蒙德的脑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的音波,一圈圈无休止地往外扩散。

    从阿克蒙德口中喷出的,不止是惨叫,还有一个浓郁到每一个人用肉眼都能清晰可见的实质化诅咒。

    如果撇除那墨黑得让人惊栗颤抖的颜色,这条巨大的诅咒犹如从天而降的银河般颀长宏大。

    可惜,这无比虚幻的诅咒瀑布,象征着世间的终极之恶!

    它是最狂暴的毁灭!

    它是最可怕的亵渎!

    它是最深沉的污染!

    它是最诡异的扭曲!

    这一刻,每一个之前向杜克投去期盼目光的人都霍然意识到,自己逼杜克做出一个怎样可怕的决定!

    “不——”万里之外,看到这一幕的卡莉娅女王当场昏厥了过去。

    “杜克——”伊露希亚的双眼直接泪水决堤。

    近处。

    泰兰德浑身发抖,突然从白虎上栽倒下来。

    吉安娜蓦地感觉全身气力被抽空,颓然瘫倒在地。

    希尔瓦娜斯脸色苍白一片,一下子跪坐在焦黑的土地上。

    看到这一幕,完全没有那个余裕照顾这些盟友的感受了,玛法里奥高举树藤一样的法杖,仰天发出一声颀长且复杂的怒吼!

    整个天地间,每一只小精灵都收到了他总攻的信号。

    十十百百万万个小精灵,在天空中划出逸彩流光,一起向阿克蒙德身上冲过去。

    “嘭嘭嘭!”

    “隆隆隆——”

    最初只是放了大串鞭炮似的响声,很快就变成了雷鸣,进而变成万炮齐轰似的连绵轰鸣,让人的听觉完全接受不了。

    不光是听觉,连续的疯狂爆炸所产生的可怖强光,甚至背对着光源都依然感到不可能接受的强光,透过挡住眼球的手掌手臂,愣是从各个缝隙中穿破肌肉和皮肤,把强光狠狠地扎入眼球里。

    “啊啊啊!”

    各种惊叫!惨叫!痛哭!不绝于耳!

    每一个英雄的感官都彻底混乱了。

    好久。

    好久……

    真不知过了多久……

    希尔瓦娜斯才睁开双眼。

    巨大的世界树诺达希尔就像是孤零零矗立在孤地上的卫兵,从云层中落下的赤红色闪电勾勒出它的轮廓。

    从恐怖一战中劫后余生的英雄们俯瞰着这个接近尾声的战场,在它的各个方向上,不多的各派部队都像是潮水一样从这个位于海加尔山山顶上的高原上沿着传送门退却。

    没有多少尸体,或许唯一最扎眼的尸体,就是被死死钉在世界树树干上的阿克蒙德。他那恢复到原来一百米五十高的巨大遗骸是那么扎眼,几乎占据了英雄们整个视野。配衬着天边赤红色的焰火,环顾着恍若废墟,到处是杂物断瓦残恒纵横交错的战场,这活脱脱就是一幅世界末日的画卷。

    “杜克?杜克呢——”吉安娜和希女王同时惊叫起来。

    突然,罗宁抱着一个全身漆黑的人体大叫着:“老师在这里。还有气!我们先离开!传送门已经开始不稳定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