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愿圣光忽悠着你
    图拉扬老早把神剑撤了回去,永远都无法对付一个真正的品德高尚者。假如他敢用如此神圣的剑去砍一个圣人,那等着第二次碎剑吧。

    萨尔张开的大嘴,可以塞进一个哈密瓜。

    格罗姆那张没节操的嘴巴,甚至不小心有唾液滴下。没办法,兽人的獠牙太长了,很容易滴口水出来。

    但没有人见怪,因为大部分人的表现,同样不堪。

    凡妮莎哭得稀里哗啦,成了花面猫,连鼻涕都出来了点。

    希尔瓦娜斯和吉安娜不知何时已经抱成一团,两张绝世容颜紧贴在一起,泪水淌在一块,都分不出是谁的眼泪,反正四只眼睛都死死盯着杜克的方向,眨都不眨,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变化。

    哪怕是面对强光,也仅仅是吉安娜用魔法弄出两块黑色的镜片挡在眼睛前面。

    当耀眼的金光渐渐消退,杜克把虚幻化的圣剑从胸膛重新抽出来后,身体从一个1000瓦超级大灯泡变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颜色。

    这时,几乎每一个在场的强者都明显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杜克是躲过了堕落了。

    “杜克,你没事了吗?”两位女王一边异口同声地问道,一边把双手伸了过去,四只玉手似乎有点放肆地摩挲着杜克的身体。仿佛是想看看,杜克是否身体某个地方恶魔化了。

    杜克苦笑着叹气:“大体上算是……没事吧!”

    这一次,整个大房间纷纷响起长长的舒气声音。

    “恭喜你!杜克!我就知道你可以创造奇迹!”如果不是有两位更尊贵的女王在前面,莫格莱尼肯定冲上来给杜克一个熊抱:“如果可以,回头你说说如何从黑暗回归光明的。”

    “其实……”杜克似乎有点不知该怎么开口,不过他还是选择直说了:“亚历山德罗斯,毕竟那是燃烧军团统帅阿克蒙德的力量,并没有那么容易彻底驱除掉。”

    “这……”莫格莱尼愕然。

    众人的心一下子又重新被提到嗓子眼了。

    杜克叹气:“我还是给你们演示一下好了。”说罢,在杜克的手掌上顿时泛起神圣的光辉。

    本尼迪塔斯一愕:“这是……治疗术?”

    对!没错!就是治疗术。

    虽然是很低阶的治疗术的咒语,但杜克在下一秒的的确确成功地施放出一个初阶牧师的治疗术。

    神圣的光辉,倾洒到吉安娜的手指上,在那里,刚刚被锋利的冰锥擦伤的一个颀长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

    “不可能吧,杜克你不是法师吗?”凯尔萨斯有点懵。

    杜克没说话,这一次,他转而向图拉扬施法。

    这是一个更高级的,圣光降到图拉扬的头上,图拉扬能清晰感到这是无比纯正的圣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半空圣光还是金色的,到了他脑门上就变成了绿色呢?

    好吧,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大家关注的焦点都落在杜克身上。

    在靠近大门口的地方,莫格莱尼的养女莎丽*怀特迈恩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胸前,有点激动,又有点迷糊地问道:“马库斯阁下成了神圣牧师了?”

    杜克苦笑:“如果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以下我要做的事,是可以控制的,请大家不要激动,也不要砍我。”

    “呃……”有人吞了吞口水。

    杜克华丽地变身了。

    在不到半秒钟之内,环绕在他身周的神圣光辉尽褪,化作了如黑夜般深沉的黑暗颜色。

    在这一刻,杜克成为了艾泽拉斯历史上第一个暗影牧师,简称——暗牧!

    他所用的,自然就是暗牧的暗影形态,能增加暗影伤害,并削弱自己受到的物理伤害。

    “杜克,这是……”图拉扬也懵逼了。

    “一如十五年前,术士这个职业第一次传入艾泽拉斯。十年前,开始有很多在法师之路上走不下去的达拉然法师转职成为使用黑暗力量的术士。我似乎也为牧师开拓了一脉新的天赋——!”

    图拉扬的脸上写着大写的囧字。

    “怎样,要试试看暗影牧师的攻击吗?我会轻一点的。”

    好奇心害死猫啊!

    图拉扬看似沉稳理智,但他同样是个好奇且敏锐的人。就这样,他撑起了盾牌,身上圣光迸发,沉声道:“我准备好了。”

    杜克缓缓举起手臂,伸出食指,嘴巴里吐出四个字:“精神鞭挞!”

    既然是精神攻击,自然跟物理防御没什么干系。同样,也不是直接的黑暗力量,那种来自灵魂层面的伤害,几乎让图拉扬痛得直接跳了起来。

    “痛痛痛!停!快停手!”

    杜克笑吟吟地停了,然后,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再次切换天赋,成为神圣牧师。

    一众强者哑口无言。

    “好吧,现在我体内算是光明与黑暗并存了。虽说光明占着绝对的大多数,但我可不敢担保我以后会不会堕落什么的。所以趁这机会,我先把联盟统帅的职位给辞了。这对我,对联盟都是好事。”

    联盟大佬们本能地想劝杜克不要这样做,仔细一想,却发现这是最好的结果。在没有搞清楚暗影牧师是什么回事之前,不会有哪个国王放心把自己的军队交给一个可以使用黑暗力量的强者手上,即便那个强者的名字叫做——杜克*马库斯!

    到了嘴边的话语,全都卡住,说不出去。

    唯有吉安娜的嘴边挂着淡淡的微笑。

    杜克又不是战死或者彻底堕落,哪怕他去除了这个衔头,难道他对联盟的影响力就会消退?

    开什么玩笑。

    三个女王一人一票都足以影响联盟里任何一个重大决策。

    在吉安娜的角度看来,杜克这一招以退为进,漂亮极了。

    更何况,杜克是为了击杀阿克蒙德,才遭这个罪的,如果拯救世界的英雄都会因此受到迫害,那么这个联盟不呆也罢。谁敢逼杜克的话,吉安娜敢打赌,库尔提拉斯、辛多雷和洛丹伦铁定是退盟的。

    杜克算是没事,大家放下了心头大石。

    这时,杜克坏笑了起来:“那……现在是不是到了分战利品的时候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