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2章 泰兰德来访
    到底什么是orz失意体前屈?

    吉安娜不懂。

    但她是个非常好学也非常聪明的学生,看到杜克用灌注了金色圣光的手指,在黑暗的半空一面正经地划出orz三个非常象形文字的字符,吉安娜真是一点就通。

    说不出的羞涩从灵魂深处奔涌出来,点燃了美妙玉体里每一寸肌肤,让她每一个细胞都因为有着对未知的期待而兴奋。

    缓缓翻转身体,吉安娜用曼妙的体态构筑出一个独具库尔提拉斯女王风情的orz。

    脸色绯红的吉安娜回眸一笑,明明应该是狡黠才对,却一副假装呆萌的表情,有着说不出的清纯感:“杜克老师,是这样么?我的修炼姿势是否正确?如果不正确的话,麻烦老师你为我指正。”

    杜克老师看着那完美的曲线,吞了吞口水,一边动手帮忙指正,一边说道:“这里错了,腿需要分开多一点,然后这里要撑高一点,不要挡住视线。”

    “然后呢?”

    “别乱动啊,为什么你颤抖个不停呢?”杜克一边明知故问。

    “还不是因为老师你……在干扰我的……魔法回路运作!?”

    “这可不行,你修炼的是冰霜魔法,必须随时保持平静的心态的才行。”

    吉安娜狠狠地白了杜克一眼,随他折腾了。算起来,前前后后都等了十五年了啊!女人最美丽的十五年,都在寂寞等待中度过,都差点要错过身为‘青春’的保质期。唯一的庆幸是,终于可以在三十岁之前把这件宝物送出去啊!

    吉安娜默默地遵从着自己的内心,没有刻意,也没有造作。

    当来自杜克的魔法回路终于跟她的魔法回路对接之时,她哭了,她笑了,放下自己所有的心计,什么都不想,尽情去享受和承受这份原本以为永远不会到来,迟到了足足十三年的暴风骤雨。

    漫长的一夜,两师徒做了好多种魔法实验。

    比如摩擦生热的物理研究。

    比如m字姿势下的魔力流动实验。

    直到长夜将尽,吉安娜才带着泪痕,疲惫欲死地睡去。

    晨曦初露。

    杜克发现吉安娜一早醒来,就这样奇怪地盯着他。

    “在想什么?”杜克笑了,有点好奇。

    吉安娜洁白的玉指在杜克胸膛上胡乱摸索着:“在想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多久。唉!精灵就是好,根本不用担心年华老去。人类的生命太短暂了。虽然因短暂而美丽,但想到自己要用不剩多少的青春去跟那几个上万年都不会老去的逆天存在争夺宠爱,想想都觉得有点绝望啊!”

    一阵愧疚感涌上杜克心头。

    “吉安娜!”

    “嗯?”

    “答应要保密哦!”

    “我发誓不会泄露任何关于你的秘密!”聪明如吉安娜下意识感觉杜克要拿好东西出来了,只不过不知道那是什么?

    “其实……我当初救了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女王陛下作为谢礼,给了我点小礼物,嗯,就是跟之前的暗夜精灵一样,永恒的那种……”

    杜克说得很含糊。

    聪慧如吉安娜怎可能不知道呢?

    吉安娜的表情很精彩。

    在杜克穿越前,从来不缺乏每个月把半个月或以上工资砸到化妆品上的女人。

    哪个月买化妆品少了,她吃啥狗吃啥。

    买多了,狗吃啥她吃啥。

    碰到双十一什么的,那个月或许要准备吃狗了。

    杜克还是低估了永生啊,永葆青春什么的,对于一个美丽又爱美、而且即将年华老去的女人有多大的杀伤力。

    接下来,吉安娜告诉他,其实她也是一个火系法师,终极大招就是!不顾昨晚做实验受伤的身体,吉安娜一口气作大死,解锁几乎所有姿势,然后两人做实验做到日上三竿。

    中午……

    希尔瓦娜斯看着躲在被子里只冒出两只清澈且羞涩的眼眸,又不敢吭声的吉安娜,又看了看一面不好意思的杜克。

    “嗬,杜克你还真行……”

    “这……我……”

    “你以为吉安娜会没得到我的允许,就敢自己来抢走你么?”希女王坐在衣柜上面,一对大长腿晃悠晃悠的:“我就知道你无法放开这段感情的,看在她愿意为你死的份上,我才勉强同意的。杜克,我不是善妒的女人,但你也要适可而止哦。”

    “呃,明白,我……”

    杜克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凡妮莎敲门了:“主人,泰兰德*语风阁下求见。”

    杜克有点奇怪,因为他可以变成暗牧的关系,也为了避嫌,他实质上已经交出了统帅的权力。经过短暂的商讨,现在卡利姆多的联盟最高统帅是图拉扬。

    这也算是年纪更大的莫格莱尼为正值壮年的图拉扬让路的一大表率。

    如果是围剿盘踞在费伍德森林等地的燃烧军团,泰兰德找的应该是图拉扬,而不是他。

    “请她去议事厅等候。”

    “不,请她来我的法师塔吧。毕竟暗夜精灵族现在跟联盟的关系并不算特别稳定。”吉安娜多了个心眼。

    “你……”杜克不由得把目光往下瞄。

    “你帮我治疗一下!”吉安娜狠狠地剜了杜克一眼。

    十五分钟后,一身正装的杜克跟两位女王来到法师塔的下层,见到了有点着急的泰兰德。

    “欢迎光临塞拉摩,请问语风阁下有什么事么?”

    泰兰德精致的脸庞上有着深深的疲惫。十几万大军的覆灭、炸毁的海加尔山、燃烧军团余孽的清剿、难民的安置、还有因为世界树的毁灭而导致的龙族祝福消失、暗夜精灵族不再是永生和永葆青春,这些大事全压在她纤细的肩膀上,简直把她压得透不过气来。

    在联盟的高层里还能看到的胜利喜悦,在她脸上几乎看不到了。毕竟联盟顶多为抚恤金发愁,而她要为整个暗夜精灵族的未来发愁。

    “我这次来,是想请教身为**师的杜克*马库斯阁下……”泰兰德的话说了一半,脸色突然一变:“等等,阁下你的元素呢?”

    杜克苦笑:“抱歉,因为击杀阿克蒙德的最后一刻,我受到了恶魔统帅的诅咒反噬,我好不容易把他打入我体内的黑暗之力改变性质,但我暂时恐怕只能是个牧师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