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5章 风干香蕉的传说(下)
    当一切话题围绕这个香蕉环绕的时候,当时的舆论可以说达到了空前的高涨。比如当年达纳苏斯的泰兰德行宫门口水果摊的小贩生意空前的火爆,具知情人x和摊主透露,泰兰德身上的风干的香蕉正是由此摊位购买的。

    因此生意自然好的不得了,以致摊主私人雇用了一队500人的地精空运大队专门运送香蕉。而泰兰德行宫门口自然少不了闻讯而来的各类粉丝,有购买了n筐香蕉并向泰兰德示爱的粉丝、有眼红香蕉摊主生意而向泰兰德宣扬香蕉没有黄瓜好的商贩,其口中念念有词:黄瓜!谁用谁知道!

    好吧综上所述,因为香蕉改变了广大**玩家的思想和个人行为,大量的游客和狂热的粉丝还有各类间谍涌向了达纳苏斯,当然收获最大的要数那个水果摊老板和达纳苏斯的居民和商贩,为此他们的钱包都空前的饱满。

    人均国民gdp升幅达到4000%。此后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一致将其繁荣阶段评为:香蕉之治。

    (500年后,泰兰德行宫门前的广场上耸立着一座巨大:香蕉状纪念碑。而且被评为:艾泽拉斯10大奇迹、而且广大年轻而叛逆的精灵人,对外宣称他们信仰香蕉神并且在香蕉碑前宣扬教义。历史学家、人文学家、男性权益保障协会联合声明:这个是精灵族男性地位崛起的象征……)

    当然!

    以上关于风干香蕉的消息,其实全特么是屁话!

    因为风干香蕉什么的就是一段杜撰出来的歪史,连后来的《风干的香蕉》漫画,都是几个蛋疼的漫画家根据这个三俗故事自己扯淡出来的,根本不是正式的艾泽拉斯历史。

    为毛泰兰德会因为‘风干的香蕉’五个字勃然大怒。

    杜克是一懵到底。

    泰兰德看上去,完全是用极大的意志力,强行压制着自己不要发作。即便因为刚刚杜克的失声,似乎也正在逐步证明杜克就是那个让她每每午夜梦回都会梦见的混蛋,但她还缺乏一个非常关键的证据。

    泰兰德就这样仿佛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矗立在杜克等人的面前,她好了好大的工夫,不停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好一会儿,激烈起伏的胸脯才平静了下来。

    感受着身后那个明显是英雄阶盗贼的女仆眼里毫不掩饰的敌意,再看看两位已经随时准备出手的女王,又瞧了瞧依然有点懵的杜克,泰兰德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小题大做了。

    泰兰德懊恼起来了——泰兰德啊!泰兰德!杜克*马库斯再怎么有嫌疑,哪怕他号称辞退了统帅之位,他依然是一个王国的大公爵,依然是那个无比强大的联盟的掌舵人。我怎可能为这件隐秘的私事,跟杜克扯破脸皮。

    霍然浑身一颤,她有点不敢想象,若是暗夜精灵族同时开罪联盟和部落,会有怎样一个后果。

    泰兰德一个激灵,气势也消弭了,她有点颓然地再次坐下。

    “抱歉,请原谅我的鲁莽和过激的行为,因为涉及到一件关系到我名誉的重大私事,所以我希望能跟马库斯阁下单独会晤……”

    “不可能!”希女王斩钉截铁地顶了回去。

    “你当我们联盟之人都是傻子还是瞎子?你千万别告诉我,你刚才没动过杀意!”吉安娜更是冷面含煞,直接把最后一层掩饰的纱布给捅穿。

    连一向待人圆滑的吉安娜都如此大反应,可想而知泰兰德的杀气有多么刺激两位女王了。

    “再次郑重道歉。”泰兰德斟酌了一下,摸出两份卷轴:“这里是我特有战技的卷轴,以及一份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来自上层精灵的奥术师手札。希望这能稍微抚平一下我刚才无礼对你们造成的不安与困惑。”

    绝对是好东西,跟泰兰德并肩作战过的希尔瓦娜斯,亲身体验过那种攻击力增幅将近三成是多么犀利。

    至于魔法手札,这更不得了。

    魔法最早是玛里苟斯为首的蓝龙独有,传播开去之后,玩魔法最顺溜且最古老的法爷就是上层精灵。

    注意!是一万多年以前以艾萨拉女王为首的上层精灵。

    而东渡无尽之海后来到洛丹伦大陆的,是已经削过一次、改名为高等精灵的精灵了。

    希尔瓦娜斯和吉安娜皱眉了——泰兰德绝对不正常,这种不成熟的做法,不可能是一个领导了暗夜精灵上万年的老牌领导人应有的表现。

    礼物固然是一早备好的,最大的可能却是本来用来送礼增加跟对方首领的私人关系的,现在却成了补救措施。

    唯一的解释是,这件私事对泰兰德的影响非常非常大,大到足以让泰兰德失控的地步。

    两位女王对视一眼,由希女王开口:“我们谨慎地暂时接受你的道歉礼物,但我们是杜克的伴侣,我们不觉得杜克有什么事绝对不可以对我们说。你让其余人等退避的要求,我们无法接受。”

    言下之意,你还是摊牌吧,否则我们宁可选择不接受礼物。而且视你的状况,决定接下来我们乃至整个联盟对你的态度。

    这其实也是把泰兰德逼到绝路上。

    到底是私人恩怨重要,还是暗夜精灵的前途命运重要,她必须做个取舍了。

    重重地深呼吸三口,泰兰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轻轻咬着唇:“这的确是私事,不过对我非常非常重要,请尽量……务必真诚地回答我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困扰了我无数年月的超级大问题。”

    杜克切换回正常状态,端正地坐着:“你问吧,不涉及联盟机密,我不介意坦诚回答。”

    “你……今年多少岁?你是纯正的人类吗?”泰兰德颤抖着问。

    哈!?

    泰兰德的问题让杜克和两位女王都摸不着头脑。

    杜克还是如实回答:“二十九岁的人类,没错!我应该不是混血儿什么的。”

    嗯,穿越前的年龄不算。虽然还差一年到三十,依然勉强还没踏入大叔的领域!

    泰兰德似乎偷偷松了口气:“人类的寿命,似乎很短,对吧?”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