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3章 乱入的吼爷
    即便在海加尔山面对卡扎克那几个恶魔首领时,布洛克斯也从不曾退缩。

    他无疑是个英雄,在面对卡扎克那对双子恶魔领主时,他受命带着阻击队去拦截那些企图援助他们首领的恶魔突击队,

    当时他挥舞战锤奋勇杀敌。当最后一个战友没等到增援就身体被石像鬼劈成两半的时候,他为战友报仇了,一锤子砸碎了那个石像鬼。

    然后,四野一片寂静。

    萨尔率军赶到的时候,布洛克斯那个浑身伤疤孤独地站在血泊之中的身影,给萨尔留下的印象非常非常深刻。

    在萨尔看来,布洛克斯的名字应该差不多跟他萨尔一样令人尊敬才对。

    对阵阿克蒙德的提早退场,却毁了这份本应完美的荣耀。

    可萨尔选择他,不仅仅因为他的强大和经脸丰富。更重要的是,萨尔深知布洛克斯的忠诚。

    这种要穿越时空的任务,萨尔不可能派出一支军队。他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心腹去替他完成这种任务。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一个让萨尔头痛的家伙出现了。

    一个魁梧而充满了凶悍气息的身影冲入了萨尔的大帐,然后二话不说拿起了诺兹多姆的龙鳞,接着仅仅10秒钟就通过了考验。

    萨尔满嘴都是苦涩:“看在先祖的份上,你不要让我为难……格罗姆*地狱咆哮!”

    吼爷喘着粗气,没有看萨尔,反而望着精灵外表的克拉苏斯:“听说杜克也会去。”

    当克拉苏斯说出那个“对!”字的时候,萨尔就头痛了。

    “那我也去!”吼爷斩钉截铁,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

    “部落更需要你。”萨尔试图解释。

    “需要我做什么?砍那些像受惊兔子一样乱跑的恶魔?还是抢了人类的复仇目标砍那个阿尔萨斯?听说联盟上次已经把那个阿尔萨斯拦腰砍成两半了。”格罗姆的声调高了起来。

    “格罗姆,别忘记,你是战歌氏族的酋长?”

    格罗姆一拍胸膛,发出“嘭!”的一声大响。

    “我首先是个战士,而且我是一个已经老迈的战士。我已经活得比我父亲和我的爷爷加起来都要久了。在部落当中,像我这个年纪的家伙,早该战死好几次了。难道你要我看着杜克去进行危险的任务,然后不小心挂在任务中,最后让我抱着还欠杜克一条命的遗憾走去见先祖吗?我可不要欠着一个人类的人情去世!哪怕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英雄!”

    格罗姆说得如此有道理,萨尔竟然无言以对。

    从德拉诺到艾泽拉斯,因为战乱和恶劣环境等因素,婴儿的夭折率一直高居不下。虽然没有正式的统计,但兽人平均年龄很少超过三十岁,这是不争的事实。

    大部分活得很久的兽人,大多是那些不用上战场的萨满。

    布洛克斯也好,格罗姆也罢,好像他们这种经历过德莱尼人大战、第一、第二次黑暗之门大战、达拉然抗击天灾之战,以及海加尔山之战的战场活化石,简直是奇迹!

    哪怕是身为部落第一勇士的格罗姆*地狱咆哮,已经不年轻了,他今年就五十岁了。

    五十岁!对兽人战士来说是一个极为夸张的年龄。

    萨尔叹气了。

    “萨尔!你不要劝我了!如果我儿子还活着,他也有二十多岁了。除了杜克的恩情,我此生再无遗憾!”

    就在这时候,布洛克斯却踏前了一步,萨尔注意到,布洛克斯拳头握得更紧了。

    布洛克斯炽热的双眸在告诉萨尔,既然他通过了这个考验,他愿意为此战斗,一直到死。

    萨尔可能不知道,布洛克斯还忍受着深深的负罪感,这罪恶感几乎一度吞噬了他的灵魂。

    战友们都死了,只剩下了布洛克斯一个。他不明白,同时感到很内疚,为什么自己没有和战友们一起英勇就义呢?对他来说,活着反倒是一种遗憾,甚至是一种失败。从那个时候起,他就一直等待机会赎罪。赎罪,甚至去死。

    现在,命运终于给了他这个机会。

    他怎可能就这样因为格罗姆的地位更高,让出这样的机会呢!?

    两个战役熊熊的兽人英雄都是寸步不让,这让萨尔非常犯难,因为克拉苏斯指明只要一个人。

    突然,那片诺兹多姆的鳞片响起了诺兹多姆的声音。

    “那就多送一个兽人去吧。”

    “呃!诺兹多姆……陛下!?”萨尔吓了一跳。

    “没事,以我的力量,多送一个人回去不是太大的问题。顶多折腾一下杜克,嘿嘿!谁叫他给我那么多麻烦……”

    同一时刻,回到逆风小径的卡拉赞旧址前,杜克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哈湫——”

    “着凉了?”两位女王同时回头,有点奇怪地看着杜克。

    “不,我仿佛感到一阵来自某龙的恶意。请不要在意。”

    眼前一片荒凉,在十五年前的卡拉赞大爆炸之后,这里就是一片寸草不生的焦土。第二次黑暗之门大战结束后,杜克忙着点开各个黑科技天赋,根本没时间鸟这里的自然环境。

    现在好歹跟暗夜精灵搭上线了,杜克盘算着在卡拉赞回归之后,是不是拐个德鲁伊或者诱骗阿莱克斯塔萨帮个小忙,把这里变成青山绿水。

    毕竟卡拉赞若是再次成为他杜某人的老巢,周围太难看,起码风行者三姐妹会不喜欢过来的。

    这时候,似乎兽人那边谈妥了。

    就在杜克面前突然有一大块的焦土地开始变色,一个眨眼就变成黄色的流沙,一阵风吹沙子似的声响过后,一条很迷你的沙土小龙出现了。

    那是小号的诺兹多姆。

    “给我空间坐标。”一个神念直入杜克的精神海,杜克很干脆地给了。

    接着,一个凭空出现的沙漠风暴骤然覆盖了半个山谷。

    连不懂魔法的希女王都感到空间正在激烈地震动着。仿佛被死死封住的天际打开了一个小洞,在沙暴中,随着沙子的吹拂,一个越发清晰的轮廓出现了,那个巨大的高塔,那个廊桥,那个尖顶……

    没错!

    就是卡拉赞!

    当巨大的法师塔在杜克等人的视界中恢复原来的颜色后,高大的正门铁闸蓦地拉上去,一个银发的身影如箭一样,电射了出来。

    下一瞬,杜克被一个窈窕的女影抱住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