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0章 秒的就是领主!
    起初,玛诺洛斯并没有在意这种看上去软弱无力的黑暗能量鞭子。

    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些毫无意义的花架子,他的和,绝对可以简单暴力地摧毁一切。

    他马上发现,他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这些黑暗能量凝结的鞭子,其纯度之高,连饶是见多识广的艾瑞达双子都为之咋舌。

    明明是连气体都不如的虚幻能量体,在不到千分之一秒内迅速凝结再凝结,化作一条条哪怕在黑暗中都乌黑发亮得吓人的实质。

    比钢铁坚硬百倍!

    比橡皮筋强韧千倍!

    它们蛮不讲理的力度与韧度,将狂冲状态当中的玛诺洛斯死死拉住!

    扯住他的臂膀。

    卡住他的手臼。

    勒住他的喉咙。

    锁住他的四肢。

    四面八方,天上地下,从各个角度凭空飞来的黑暗力量鞭子,居然把以吨为体重单位的头号深渊领主硬生生停住,仿佛将他瞬间变成了化石一样,定格在原地。

    巨大的开山双头剑,明明只差那么一厘米就能砍到杜克的身体,将这个看似孱弱的躯体一剑两断。

    然而!

    咫尺就是天涯!

    当玛诺洛斯大吼着想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

    当他愤怒咆哮着恨不得燃烧自己的生命与灵魂;

    当他所有的力气与灌注在身体内的黑暗力量都耗尽;

    依然不得寸进!

    在风轻云淡的杜克面前,他比一个超大号的小丑更不堪,就像那明知道前方是蛛网还死命撞上去的虫子一般,徒增笑话。

    他愤怒!

    他咒骂!

    却不知这招的名字是,而不是啊!

    超越了**的痛处,其实早已到来,只不过因为那份剧痛实在太痛了,居然瞬间烧毁了他被束缚地方所有的痛觉神经,在剧烈挣扎中反而没有第一时间收到痛感。

    只是下一瞬,一种发自灵魂的痛楚从灵魂的每一个角落同时传来,终于让他意识到不对了。

    “啊啊啊!”

    那是痛得超越他以往所有经历,颠覆他所有想象的痛感。

    “哇啊啊啊”

    那是最最极致,几乎要把他的大脑都烧掉的可怕痛楚。

    “不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连他自认坚韧不拔的灵魂都要为之恐惧,为之颤抖,为之臣服的绝望痛苦。

    或许那些惹怒了燃烧军团三巨头,被囚禁灵魂炙烤千年的可怜虫,遭受的就是这样的惨遇。

    在整个军团里都有名有号,出了名能打且悍不畏死的玛诺洛斯,居然他那四只相对短小的蹄子同时一软,龙肚皮就这么贴在地上,直挺挺地晕倒了过去。

    而且从腹部的后半部蔓延出一股恶臭……

    没错,因为这货是身体模型更倾向于半龙人,偏偏肚子又太大,像个不倒翁,他的脑袋就这么颓然偏在粗壮的颈项上,翻了白眼。

    “大人!”几个深渊领主大惊失色。

    当头的玛瑟里顿更是挥舞双头长剑,轰隆隆地就冲过来想救驾。

    “哼!”

    一声冷哼!

    一个绿色的影子拔地而起,直冲天际。

    一秒不到,就在半空中划出一个非常不科学的三角形。

    那是一抹凄厉的红光。

    凶暴且充满了无上力量感。

    比起深渊领主冲锋时的狂暴气势,这把散发着猩红色光芒的斧头更蛮不讲理。

    明明体型仅仅有对方的十分之一,偏偏拥有对奇葩特技的格罗姆,一就教玛瑟里顿做人了。

    那块厚度超过一米的超级合金板直接被一斧头砍爆。

    玛瑟里顿如同一个花容失色的小姑娘,发出一声不科学的惊叫,仓惶后退着。

    王对王!

    将对将!

    看来,是深渊领主这边的完败啊!

    杜克指头轻轻一晃,就想把玛诺洛斯这个祸害给结果了。

    突然间,一个无比强大的意志降临了。

    那是庞大得恍如整个宇宙都被他捏在手里的恐怖意志。

    杜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芒,手指头一晃,束缚在玛诺洛斯身上的黑暗力量骤然加强。

    这一刻,绝大多数观战的恶魔都不由脸上为之变色。

    这个‘无间道’还真敢下死手啊!?

    “哼!”虚空中传来一声冷哼,紧接着,一把缠绕着苍蓝色火焰的超级大刀凌空砍下,就要切断杜克的黑暗鞭子。

    只不过杜克在最后的最后,一面被吓到的样子,在火焰刀赶到的前一刹那才收回了属于自己的能量。

    夭寿啦!

    哦,不,哪怕自己不停告诉自己这是一万年前,燃烧军团最碉堡的时间点。当杜克看到阿克蒙德那个青色的大脸跑出来吓人的时候,还是有种自己没压好棺材板让阿克跑出来的错觉。

    “你是谁!?是谁给你权利杀掉我的先锋大将的?”阿克蒙德的虚影显得怒不可抑。

    “阿克蒙德大人!我身为基尔加丹大人的直属部下,似乎没必要忍耐玛诺洛斯对我的挑衅吧?”杜克丝毫不虚,反而直接怒怼阿克蒙德。

    燃烧军团里,拳头大的就是老大。

    但也是相对的。

    山头这码事,自古以来在任何大型组织里都有。

    反正杜克一招放翻了玛诺洛斯,展现了他的价值,他敢用节操打赌,基尔加丹一定不舍得让他这个本年度最佳新人被阿克蒙德稀里糊涂地做掉。

    果然,连半秒钟都不用,在杜克身后霍地出现了基尔加丹庞大的半身像。

    “呵呵!别发怒嘛,阿克蒙德。不就是下面的小家伙在切磋。你的先锋官不是没死吗?”

    杜克一听,顿时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他是艾瑞达双子‘发掘’出来的人才。这两个满肚子坏水的女恶魔身为基尔加丹的副官,怎可能放过这种邀功的机会?

    不用问,肯定是她们叫基尔加丹过来的。

    所以基尔加丹一出来就和稀泥,杜克一点都不意外。

    “哼!”阿克蒙德狠狠地剜了杜克一眼。

    阿克做梦都不会想到,一万年后,正是眼前这个小混蛋给了他最后的一剑。当然做贼心虚的杜克穿越前早已改变了自己的容貌,加之收纳了大量的高纯度邪能,别说样子变得阿克蒙德一万年后认不出来。哪怕昨天才见过都认不出。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