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9章 坑神?逼神?
    一个魁梧的身影越众而出。

    瓦罗森,她的卫队长,正单膝跪地,将一只拳头放在胸口。

    “我至高无上的女皇。”

    “我亲爱的队长,对付拉文凯斯这种阻挡吾之大业的逆臣,你知道该怎么做。”

    “知道!”瓦罗森坚定地回答,然后身影迅速消失在女皇的面前。

    看着露台外犹如云雾般翻滚不息的绿色邪能烟气,女皇的脸上罕有地露出了冷酷的表情:“如果伟大的上层精灵什么都不做,就开个门,坐视吾之夫婿的到来,那岂不是显得我这个女皇很没用!?”

    与此同时,艾萨拉城中,十数位领主齐聚一堂。

    特别是以玛诺洛斯为首的深渊领主们,脸上更是写满了不甘与愤懑。但再不忿,也只能憋在心中,因为此刻站在法师塔露台上的那一位,可是基尔加丹亲自钦点,负责开门前燃烧军团里所有事务的无间道领主。

    倘若没有前两天的那次败战,或许玛诺洛斯还能找阿克蒙德,疏通下关系,来个阳奉阴违,对抗这位无间道的指挥。

    可惜失败是不可饶恕的。

    特别是燃烧军团一支整编的先锋军被全灭,连负责统帅先锋军的埃辛诺斯领主都被干掉了。这可是燃烧军团数千年以来不曾有过的耻辱性失败。

    连带玛诺洛斯这个临时军事总管都要被追责,结果开门有功的无间道就这样趁机爬上去了。

    虽然一众领主都知道,无间道这个统帅是临时的,但那也很不爽啊!

    杜克屹立于露台之上,他凌厉的艾瑞达语通过扩音魔法传到每一个领主耳朵里。

    “失败……为什么会有失败?为什么已经毁灭过无数星球的燃烧军团,会在这样的边境星球上折损一个整编军团!一个领主!?还被拆掉了魔法支脉的封印?这接连而来的耻辱,是怎么来的?”

    面对杜克气势汹汹的诘问,犯了事的领主都不由得低下头。

    不管甘愿不甘愿!

    艾瑞达双子,玛诺洛斯,以及一众深渊领主没有一个敢对视杜克灼灼的目光,杜克视线所到之处,全都低下了他们高傲的头颅。

    或许,当他们知道杜某人的真正身份之后,会当场气个心肌梗塞或者脑溢血什么的,但在这一刻,这些自诩无敌于宇宙,纵横了数千年的骄兵悍将们,全都只能像个孙子一样听杜某人的训话。

    “数千年连续不断的胜利,带给你们毫无意义的骄纵和轻敌!这是疏忽大意带来的耻辱!这也是整个燃烧军团的耻辱!够了!你们这些无能者真的够了——从这一刻起,你们全都要听我的指示!违抗者,就让你那废物一样的灵魂和**,在扭曲虚空中由伟大的萨格拉斯陛下予以亲自的制裁吧!”

    每一个虚空领主,不管是出身艾瑞达族的双子,还是后来加入军团的深渊领主,都能看到他们的身躯猛地一个哆嗦。

    如果是竞争对手的老大发话,那跟放屁没区别,问题是这次是萨格拉斯大佬发怒,然后所有恶魔的直辖上司——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同时迁怒下来。

    这真是谁都扛不住。

    杜克遥遥朝城外一指:“那边,有五十多万自诩高贵的劣等生物在靠近这座城市!玛诺洛斯,你带你所有的直辖领主去毁灭他们。”

    尽管心里有点嘀咕,但玛诺洛斯不敢不从,当场应诺:“是!”

    这时,一个奇异的封印开始悬浮在杜克平摊向上的左手手掌上,那赫然是被玛法里奥毁坏的、控制永恒之井魔力支脉的符咒盾牌。

    杜克清了清嗓子,降下说话的音调:“我很心痛,军团的艾瑞达术士首领,居然告诉我,要修复这个劣等种族做出来的小玩意至少要两个月!这就是军团引以为傲的术士团的实力吗?你们居然可以忍受,对方那个灭掉了我们一个整编军团的超级法师,再度用我们脚下的永恒之井的力量,把魔法倾泻到伟大的军团战士的头上?”

    不管是双子,还是术士首领加纳萨克,全都惭愧地低下头,重重把额头贴在冰冷的地面上。

    这不是假装的惭愧,奥蕾塞丝也好,萨洛拉丝女王也罢,她们是真正的羞愧。军团的魔法都是倾向于攻击和破坏的。这种控制型的魔法,她们并不擅长。而且当年由数位曦日**师联手打造的符咒盾牌,有着完全可以媲美军团魔法水平的精细度。

    巴掌大小的符咒盾牌,放置了超过1024个大大小小的魔法阵,每个法阵都环环相扣。大的法阵只有最小号的螺丝帽大小,小的肉眼根本就看不到,只能用精神去感知。

    而且符咒盾牌还跟各条支脉上的魔法控制回路相连,就算要重新打造一个控制器,没一年半载的工夫,摸清各条支脉上的回路和密码锁,根本谈不上重新打造。

    两个月重造这个已经被自然系魔法破坏了超过三分之一的符咒盾牌,这已经是加纳萨克和双子研究了足足一整天之后,往极限上吹嘘所得出的答案。

    偏偏头上军团三个大佬同时施压,他们三个真是半点水分都不敢参进去,只敢报出两个月这个期限。

    杜克瞥了一眼瑟瑟发抖的三个艾瑞达术士领主,冷笑一声:“加纳萨克留下帮我打下手,至于奥蕾塞丝和萨洛拉丝两位,你们去艾萨拉外城给我看好,别再让老鼠溜进来了。”

    “是!”艾瑞达双子浑身一颤,终究领命了。

    可怜她们几天前还是身份高贵的领主、基尔加丹身边的首席副官,现在因为一次失败,居然被杜克打发去当看门的,这份耻辱真是永生难忘。

    偏偏她们还不敢发作,因为以她们的犯错,杜克这样对她们已经算是从轻发落了。

    当然,恶魔都是不知感恩的家伙,在心中的黑色小本子上牢牢写下‘无间道’三个字的大名,绝对是少不了的。

    杜克不在乎。

    他就是来挖坑的,当他把燃烧军团给埋了的那天到来时,他还会在乎燃烧军团恨不恨他?

    噗!

    杜克在心中没节操地笑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