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7章 献祭!
    泰兰德是懵逼的!

    如果不是她数百万同胞被恶魔屠戮,她不会如此悲伤愤怒。 .更新最快

    如果不是她无力抵抗邪恶的蔓延,她不会被俘然后送到这里。

    如果她没有亲眼看过燃烧军团的宇宙舰队是何等庞大,她不会感到如此恐惧。

    或许杜克是给了她选择,但对于精灵被屠杀没有实感的杜克,并没有意识到,泰兰德其实已经被逼到了绝路。

    忽然,泰兰德的身体不再颤抖,她彷徨甚至开始散乱的眼神重新变得坚定起来,她没有回头,就这么坐在杜克大腿上说道:“可以给我进行最后一次祈祷吗?我想把你的事汇报给艾露恩女神。”

    “可以!”

    包裹住两人的黑雾散开了。

    泰兰德以优雅的步伐缓步迈向窗边,哪里,一大簇洁白的月光把好大一块大理石地板照得如同白昼。

    轻轻褪下睡袍,坐在沙发上的杜克看到了一个妖异的背影。

    女祭司虔诚地开始了这次祈祷。

    从侧后方看过去,那对伟岸挺拔的海加尔山峰,居然是用两条散发着邪魅气息的金质小蛇一圈一圈地缠着,最顶端的蛇头一口含住了那截只突出一点点的世界树小树桩。

    杜某人忽然觉得心中的黑暗之力,似乎在躁动。

    月光无比柔美。

    纯美的月色,跟这具完美而妖艳的女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祈祷并没有进行多久,泰兰德回头了,露出一张不知是哭还是笑的绝美面庞。如果忽视她白皙脸上那一丝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紫色毛细血管,杜克忽然发现,她真的有点像风行者姐妹。

    一样地坚毅,一样热爱着自己的同胞,一样地甘愿牺牲自我……

    泰兰德一言不发地转身走过来,再度迈入杜克的黑雾之中,任由黑色的雾气包裹自己。她知道,这是杜克隔绝所有外界的探查。

    杜克声音干涩:“艾露恩女神怎么说。”

    泰兰德轻轻坐到杜克身边,没有掩饰自己脸上的苦涩:“她对我说‘对不起,我的孩子!’。”

    杜克一拍额头你妹啊!

    他对艾露恩无语了。

    不过换做艾露恩,或许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吧。

    牺牲已经太多太多,谁都不知道还要付出多巨大的代价才能看到胜利的曙光。在燃烧军团这个惊世大敌面前,一个女祭司也就不算什么了。

    杜克转头,无比牙疼地看着泰兰德。

    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一万年后的泰兰德,在初见他的时候会如此痛恨他了。就是因为这次他回到上古之战,搞出这种破事,换成他是泰兰德,他也会恨上一万年啊!

    不过,这谬论也是超蛋疼。黑暗之门15年的杜克因为后来回到上古之战得罪了一万年前的泰兰德,结果在一万年后又遭到黑暗之门15年的泰兰德的报复。

    想起自己那个时间点上,泰兰德已经把他恨到骨子里了,杜克也豁出去了。握住两座海加尔峰,杜某人一面正经地胡说八道:“一切都是为了毁灭燃烧军团,为了胜利!所以……抱歉了!”

    泰兰德紧咬牙关,鲜艳的脸颊几乎滴出血来,她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早已发誓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先给艾露恩女神,既然这是女神的旨意,我无怨无悔……”

    “好吧,祭品小姐,请你接受这套来自异界的恐怖连招由金老先生发明,由韦爵爷发扬光大的神技!”

    “你……你……你……”

    本来杜克还是好好的,但坏就坏在,杜克发病了。

    完全没有由来地,已经有超过十年没有发作的突然发作。

    到底是哪个?

    你猜啊!

    猜错了算我输!

    泰兰德当场就苦逼了,中枪了!

    就好比一个相信世上真的有圣诞老人的小女孩,突然被某个坏人一口气灌输超过10tb的动作片进去。

    饶是祭司有着凌驾于牧师之上的回复力,但泰兰德*语风……还是很不幸地悲剧了。

    第二天早上,终于从状态挣脱出来的杜克,完全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这个惨烈的战场。

    “等等!我需要静静……”

    好吧,幸好这里不会有谁追问静静是谁。

    正当杜克摆出一个造型的时候,一双饱含愤怒、惊惧、羞愤、服从、认命等无比复杂感情的眸子,对上了他。

    有那么一瞬,杜克都几乎以为自己要挨上一百来发了。

    但最后的最后,却是泰兰德沉默地上来,服侍杜克穿衣。

    眼看杜克还有着黑雾在罩着,泰兰德装作非常温顺地从后抱上杜克,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块,她用那张犹自留有泪痕的脸说着一番跟表情完全不搭调的话:“不要骗我!否则哪怕我死了,我的女神和我的姐妹,都会追杀你直到宇宙的尽头。”

    杜克深呼吸一口气:“我一定会尽力灭了燃烧军团主力的,起码要这些恶魔,一万年内再也无力侵攻艾泽拉斯!”

    “我记住你的誓言了!”泰兰德表面柔情似水,实则咬牙切齿地说道。

    本来泰兰德还想装作被驯服的女奴,跟着杜克出去的,可惜一站起来当场就跪了。羞愤欲死的她企图用圣光治疗自己后继续动作,问题有种痛,叫做痛觉残留。

    只能作罢!

    杜克叹了口气,然后走出殿门。

    不出所料,他看到了满面揶揄之色的艾瑞达双子。

    “呵呵!不赖嘛无间道!”

    “我们果然没看错你!”

    面对双子一副‘你懂的’表情,杜克一面正气,一副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样子。

    杜克越是这样,双子越是坚信杜克的堕落。

    就在这时候,艾萨拉城外,一个头戴风帽,骑着夜刃豹的骑士接近了城墙。

    徘徊在城外的地狱犬轻而易举地被他吸成了干尸。

    他几乎是一路杀过来,直到城墙前面,一堵带有经过魔法加固的大门,挡住了他,墙上效忠于女皇的暗夜精灵卫兵正低着头对他怒目而视。

    他走上前去,拿掉了风帽。

    他赫然是大名鼎鼎的伊利丹*怒风!

    “我来为我的女皇效力!”伊利丹叫道。他显然不是冲着这些卫兵喊的,他呼唤的对象是宫殿中的某些人:“我来为我的女皇效力……也会为燃烧军团首领效劳!”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