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9章 没时间了!快骑上我!
    在杜克曾经住过的偏殿外面,狂风大作呼啸不止,雷霆轰落咆哮不息。

    然而,老早就被某人私下用魔法阵固化过的偏殿,看起来就像是在永恒之井这个绝望旋涡中唯一安全的孤岛。

    从降临这个世界开始,杜克就没机会去过扭曲虚空和艾萨拉城以外的地方。他已经不是法师了,只能用事先让艾瑞达术士做好的空间魔法阵来传送,把空间坐标定在这里,是不得已而为之。

    只是杜克没想过,这个曾经被女皇打包、然后只要勾一个小指头就能剥光的精灵侍女,居然会在这种时刻出现在这里。

    很难形容赛蕾嘉现在的目光。

    是负疚?

    是恐惧?

    是渴望救赎?

    还是请求怜悯?

    不知道了,大概每一种感情都有,全都混淆在无比矛盾的眸子当中。

    明明周围非常吵杂,然而赛蕾嘉听得很清楚,来自杜克唇间的一声叹息。

    “唉——”

    一条看不见、摸不着的屏障出现在彼此的心灵之间。

    没有说话,但杜克的眼睛就是这么说的——我给过你机会的!

    对!

    杜克试探过,假如这位被他命名为赛蕾嘉的女子能坚守他的每一个秘密,他大不了就会通过别的渠道让艾萨拉女皇认识上古之神那几个坑。很遗憾,赛蕾嘉在这里,始终充当着一个内奸的角色,一如他在燃烧军团干的那样。

    杜克不是薄情的人,如果就这样始乱终弃,他无法原谅自己的心。看在赛蕾嘉还算用心服侍自己和泰兰德的份上,杜克教给她不少东西,比如魔力回路的打造,比如自然魔法的运用,比如几个不起眼但其实很快就对她非常重要的魔法。

    然而,这就是极限了。

    看着浑身上下,再无黑暗气息,反而泛着阵阵柔和金色光芒的杜克在这种时候抱着泰兰德回归,赛蕾嘉哪怕再蠢都会明白,杜克其实是联军那边的人。

    浑身激烈地颤震着,嘴巴蠕蠕了半天都说不出半个字来,可是眼里的哀求之意更甚了。

    “可以……”赛蕾嘉还想跪求杜克捎带上她。

    杜克果断摇头:“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既然你选择了效忠你的女皇,而不是像你誓言那样从那一刻起只效忠我,那么结果就注定了。”

    没有再理会当场跪倒在地,已经泪如泉涌的赛蕾嘉,杜克带着泰兰德,缓缓步上偏殿的二楼露台。

    突然,杜克身后传来了赛蕾嘉的声音:“如果命运让我再选一次,我选了你,你会接受我么?”

    杜克定住了脚步。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可是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是命运使然?是鬼使神差?还是恶趣味发作?

    杜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笑了,笑容中带着神秘与足以贯穿赛蕾嘉灵魂的奇异笃定:“还记得我教给你的第一个魔法吗?”

    本来已经绝望的赛蕾嘉在最绝望的时刻仿佛找到了只属于自己的救命稻草一般,猛地抬头,然后拼命点着头。

    那双明眸里尽是泪水,不知道是悔恨的,还是渴望救赎的,亦或是两者都有。

    杜克悠然道:“不是每一个存在都有资格站在我身边的。当初的我,可是本着灵魂承受万年痛苦折磨的决心,进入燃烧军团当内奸的。如果你也有这个勇气与毅力的话,当再次相会时,我会接受你当我的侍女的!”

    杜克走了,潇洒地走了。

    不带走一片云彩,也留下了一个苦逼的侍女。

    不知道这是否会成为一段孽缘,但至少,杜克心中无悔。

    他不欠赛蕾嘉什么。

    走上露台,耳边尽是震耳欲聋的隆隆声,别说泰兰德,连杜克心中都有点儿发毛。

    “看!”泰兰德嘴巴凑在他耳边,高声叫道:“艾萨拉城!”

    他们一起望向远方……触目所见,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场景,只见艾萨拉城的地面已裂成了两半。

    城市的核心部位已然落入一条少说几公里深的巨大峡谷里,整个内城开始向永恒之井滑去,城市的四面八方全都是水。

    而视野内,唯有把脖子仰到最高处,才能看到仿佛已经到达天际的巨大瀑布。

    对!

    艾萨拉城已经在一个巨大的海洋旋涡的正中间。

    永恒之井正将附近的地面拖向它的深洞,好像要吞掉整个卡利姆多。艾萨拉城此刻漂浮在黑色的水面上,这座孤岛就像水面上其他残骸一样上下飘荡浮动着。

    可笑的是,精灵的皇宫仍然伫立在那里,几乎完好无损。

    在艾萨拉城接近漩涡中心的时候,不祥的闪电在城市周围频繁闪现。与大多脱离卡利姆多的东西不同的是,艾萨拉城径直向湖心冲去。

    杜克感到泰兰德的手抓得更紧了,她用力地抱着他的腰,仿佛要把她柔软而不失弹性的身躯整个融入杜克的身体里。

    杜克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浑身散发着纯净金色圣光的他,犹如黑夜里的灯塔一样耀眼夺目。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艾泽拉斯的大佬们只要还渴望知道扭曲虚空发生了什么事,就绝对不会让他杜克随便死去。

    更何况,自己抱着的,可是月之女神艾露恩的大祭司啊!

    完全不需要什么呼救,四道不同颜色的庞大身影高速从云层里冲出,直坠而下。

    高空急降,急速悬停,龙王们的飞行功力就是这么碉堡。

    阿莱克斯塔萨、玛里苟斯、伊瑟拉、诺兹多姆,四大龙王齐齐环绕在艾萨拉禁宫旁的这座偏殿上。

    红龙女王伸长了颀长的龙脖子:“没时间了!快骑上我!”

    杜克微笑着,一把搂着泰兰德,翻身骑上了这头艾泽拉斯世界里最尊贵的龙族女王的背上。

    四色龙王振翅时掀起的狂风,甚至荡开了周遭不祥的风暴与雷电,赛蕾嘉那个孤独的身影犹自伫立在楼梯口,看着跟龙王们一道迅速爬升,化作一个小点的杜克,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界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