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3章 你愿意等一万年的话(盟主只求暴风……)
    杜克抬头直视艾露恩:“首先,请女神帮我清除体内的毒素,以及灵魂里残留的污染物。”

    邪能!黑暗!七大罪!

    无论哪一样都不是简单的玩意。

    这些力量就好似毒品,沾上了就别指望再有什么好下场。特别是灵魂里的不纯物,如果没办法加以剔除,只会在不知不觉中彻底陷入破灭与堕落。

    杜克不想自己玩脱了真的成为大反派,毕竟燃烧军团这条路也被他自己亲手堵死了,当大反派,在艾泽拉斯可没什么好下场啊!

    艾露恩女神模糊的脸上泛起了欣慰的表情。

    下一秒,天空中降下了神迹。

    数不清的暗夜精灵看到了白昼中降临的皎洁月光,纷纷跪下膜拜,口中称颂着艾露恩之神名。

    柔和的月光从杜克皮肤中沁入,顺着全身十万个毛孔进入杜克体内,又在一条条经脉中汇聚,形成一股看似温柔实则激荡的大流,开始反过来洗涤着杜克体内的杂物与邪恶物质。

    “呕!”杜克突然做出一个想干呕的动作。

    泰兰德眼明手快,迅速把大殿中的塑像捧着的银盆抽过来,放到杜克面前。

    杜克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哇地一下吐了出来。

    “呕呕呕!”那场面感觉是在呕吐芝麻糊。不是单纯从嘴巴里,连鼻腔里,眼眶里,都有黑色物质飙出来。

    那种窒息般的感觉,比喝酒喝吐了还要惨烈一百倍。

    杜克当场就跪下了,泰兰德一手支着盆子,一手轻轻拍打着杜克的背,好让杜克舒服点。

    这感觉难受极了。

    何止是身体被掏空,简直是深入骨髓里,把潜藏在骨髓里、灵魂里的邪恶杂质都硬生生抽了出来。

    感觉很痛苦,但抽掉了那些黑暗物质之后,当场就有种骨头都轻了几分、飘然欲仙的快感。

    艾露恩笑了:“你先下去休息一晚上,明天我再帮你将体内的黑暗力量转化为暗影的力量。”

    黑暗与暗影,别看好像差不多,实则本质上有着截然的不同。

    黑暗象征着邪恶与毁灭。

    暗影仅仅是光的附属产物。有光就有影。有白天就有黑夜。甚至连月之女神艾露恩的力量,本质上也属于影。

    因为月光仅仅是太阳光在黑夜里的折射。

    好不容易吐完的杜克,喘着粗气答谢:“感激不尽。”

    杜克被泰兰德扶下去休息了。

    等杜克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泰兰德的闺房里。

    环顾四周,简单、整洁,除了艾露恩的图腾之外,到处充满了书卷气息。

    泰兰德打来一盘水,扒掉杜克的衣裳,用水和清洁法术清洗着杜克脸上和身体上的污渍。为了方便,甚至褪下了自己的祭祀袍。

    杜克突然道:“在你的房间里,会不会有谁说闲话,毕竟你是大祭司……”

    泰兰德那张永远带着圣洁气息的光洁脸庞上满是淡淡的笑意:“说得好像你没有对我做过什么似的。”

    “呃!”

    空气突然陷入了令杜克最蛋疼的寂静当中。

    忽然苦笑,虽然回来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前,杜克已经察觉到泰兰德的异样了,她没有一如原本历史那样选择了玛法里奥,反而跟怒风兄弟都保持了一种奇异的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但杜克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干得这么彻底,完全是吃干抹净,不给怒风兄弟一点机会啊!他不知道为毛一万年后的泰兰德对他的敌意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是否就是原本一万年后的那个时间点里,自己‘曾经’对泰兰德做过的。

    反正现在就成了一笔烂账。

    唉!

    之前当内奸时分分钟会暴露,根本就没那个心思去想象以后要怎么处理彼此的关系。现在摆平了燃烧军团之后,当紧张与恐惧退去,如何处理跟泰兰德的关系就成为了一个超级大问题。

    按照跟诺兹多姆的约定,只要燃烧军团一如历史上那样被击退,他就会在三天内开启时空传送,把他们这些还活着的穿越者送回一万年后。

    “别想把任何活物带回来!”诺兹多姆临行前反复强调过。

    杜克龇了龇牙这可怎么办啊?

    就在杜克胡思乱想的当儿,突然传来一阵酸爽。

    “呃……”杜克惊愕地发现,泰兰德居然已经开始对杜克他发起了进攻:“不!这里不可……”

    “为什么呢?”在下方,泰兰德抬头凝望着杜克,圣洁的脸上有着迷人的红晕:“混蛋!明明这一切都是人家不想学,你硬逼着人家学的。人家现在只不过是把你教给我的东西回赠给你而已。老师”

    长长的尾音,如同小女生的娇嗔,听上去酥酥的,麻麻的。

    杜克现在的节操本来就不多了,听了这话,大脑直接宕机,杜某人狞笑着,直接开始反守为攻,攀上海加尔峰:“呵呵呵!不教训教训你,说不定你还真敢忘了那段被杜克神剑支配的日子。来来来!让我们战个痛!”

    “哼”

    很显然,泰兰德察觉到了杜克的即将离去,她的抗击无比激烈,变着法子发起反击。只可惜,她还是太嫩了,依然在三百招内败在杜克神剑之下。

    天蒙蒙亮。

    杜克起来的时候,泰兰德背对着他,肩膀却一阵颤抖。

    “你不打算对我说些什么吗?”

    “……”

    “难道你就不可以给我一个名分之后,再离去吗?”

    “……”

    杜克不知该如何回答,想了想,最终还是把诺兹多姆的警告丢到扭曲虚空里去:“我继续留在这里,身体和灵魂很可能会崩溃的。”

    下一秒,泰兰德已经扑在杜克怀里,用那张满是泪痕的脸磨蹭着杜克的胸膛:“你还会回来吗?”

    杜克不忍心:“如果你愿意等一万年的话……”

    杜克说完,都觉得这是个可耻的笑话。

    时间与距离,就是爱情世界最可怕的毒药。

    在他穿越之前,都不知见过多少情侣分隔两地不到一个月就分了。

    何况,他跟泰兰德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建立在什么纯洁爱情的基础上。他不知道一万年后的泰兰德到底把他当成什么。

    是大彻大悟?

    是因爱成恨?

    是满腹怨念?

    还是别的什么,他不可能猜得到。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