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4章 无限制蕉(盟主只求暴风……)
    相比起跟怒风兄弟数千年的感情,杜克跟泰兰德这短短的一个多月简直就是一瞬。

    因为这一瞬就指望泰兰德等他一万年?

    这算什么?

    当初伊露希亚苦等他十年,他都觉得是个奇迹了。

    如果奇迹可以随便发生,那就不是奇迹。

    一万年,哪怕对于非常长寿的暗夜精灵来说,也是大多数精灵的一辈子。杜克总不能剧透说接下来你们会获得新的永恒之井,然后又有世界树诺达希尔保你们永恒的青春直到海加尔山之战吧?

    一万年,这听上去更像是永别啊!

    偏偏杜克无法解释!

    不,其实杜克很想解释的,可他一张嘴,就发现嗓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卡住了。系统分析后得出结论——那是时间的力量!

    黑暗之门十五年的诺兹多姆已经恢复了对时空的掌控了吗?

    混蛋!早不来迟不来!愣是这时候来搞局!?

    杜克火都大了。

    清泪从她眼眶中几乎是喷涌而出,一滴滴汇聚成小溪,滑过她清丽而圣洁的脸庞:“真是一个漫长的时间啊!三百六十多万个寂寞夜晚呢……”

    是自嘲?是苦笑?是痛心?还是绝望?

    看到泰兰德这张脸,杜克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觉。

    假如他失去了风行者三姐妹、伊露希亚又或者是吉安娜的话,大概也就是这个感觉吧……

    忽然苦笑。

    杜克决定作弊了,他首先摇了摇一个东西,泰兰德赫然认出,那正是杜克从诺兹多姆手上要来的。

    然后自己转化为暗影形态,仿佛是无意间的摩挲,在白色的床单上比划着。黑色的光霞没有转瞬即逝,反而留下一个黑色门扉的幻影,足足有三秒钟之长。

    最后,杜克耸耸肩,一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样子。

    泰兰德先是无比错愕,旋即她似乎懂了!

    不知道她是真懂还是似懂非懂,杜克迎来的是雨点般的狂吻,以及比火还要炽烈的热情……

    激情退却之后,又是化不开的哀愁。

    泰兰德仿佛无意识地呢喃着:“你这可恶的混蛋,把我变成这样子。一万年如此漫长的岁月,让我一个人怎么过……万一我突然哪天很想很想,怎么办?”

    无意中看到放在旁边不远处的果盘上有几根香蕉。

    杜克……恶趣味突然又发作了啊!

    咦!?怎么是‘又’字呢?

    好吧,请不要在意这点细节。

    杜克把杜克神剑从剑鞘中抽出来,然后给泰兰德展示了一个魔法:“好吧,请务必学会这个魔法。”

    魔法很简单,就是一个塑能魔法的变种。泰兰德现在就是一个牧师和猎人的综合体,这种程度的魔法对于她来说很轻松。

    关键是这个魔法的效果。

    杜克这贱人,把香蕉瞬间塑造成杜克神剑的外形了啊!

    说用就用,泰兰德没差当场崩溃掉。

    “你……你……你……”说了三个‘你’字,愣是接不下去。

    “好吧,我的学生,请用心学为师交给你的最关键的一个魔法。”杜克谆谆教唆着。

    “呜……”

    “首先你要还原它的外形!”

    “……”

    “然后是其强度、韧度!”

    “……”

    “最后是还原其内里的霸气特质,好好想想吧!那段被神剑支配的恐怖日子!”杜老师大声唱喏着。

    泰兰德一张俏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

    但……

    但……

    但她还是在杜某人半逼半磨之下,认真地学了。

    摆平一切,杜克在露台上,一张坏坏的脸庞四十五度仰天,留下一滴自我感动的鳄鱼泪。

    杜某人心中默默称颂自己:“啊!不要怪我!要怪就怪我身为一个历史的修复者,肩负时间之王诺兹多姆的重托,必须精准地还原历史。好吧!我在这个时代最后一个历史修复任务,已经完成了。”

    背后,仿佛感应到什么的泰兰德怒吼:“杜康你就是个超级大混蛋——”

    ……

    早上,再次来到月神殿。

    这一次几乎艾露恩是单独接见杜克了,只有泰兰德一个在他身边作陪。

    月亮的光辉再一次在白昼出现,温柔地滋养着杜克体内每一条魔法回路。昨天身体被清理了污物之后,还没感觉那么明显,今天在月之女神的力量灌注下,杜克才无限惊喜地确认——阿克蒙德那混蛋给他的诅咒终于消除掉了!

    果然半神级恶魔的诅咒最好还是找真神来搞定吗?

    杜克轻轻一抬手,只见十数个元素光球顿时飞出他的掌心。

    火焰、冰霜、奥术这三系奥术能量球在半空中不断分解,组合,再分解,杜克一手炉火纯青的元素能量控制,看得泰兰德目瞪口呆。

    “原来你是个法师!?”

    “哈哈哈!抱歉抱歉!之前受伤中了诅咒,我的魔法回路陷入了紊乱,法师能力被彻底封印了。感谢艾露恩女神的援手,没有你,或许我下半辈子都只能当牧师了。”

    “哼!牧师不好吗?”泰兰德有点儿小性子。

    “呃,也不是……”

    难道我要告诉你,我那里每个奶妈都有一颗打输出的心吗?

    艾露恩看着恍如自己孩子一样的泰兰德跟杜克调笑着,忽然非常安慰。倘若那一天自己逼着泰兰德牺牲,却换来一个恶果,她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其实那时候,她也绝望了,近乎赌气地用宝贵的神力去保住泰兰德。幸好,这个叫杜康的男人横空出世。

    泰兰德跟怒风兄弟的事情,她也知道多少。但没办法,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就是接下来很可能要苦了泰兰德这孩子……

    杜克和泰兰德也发现自己两个有点过份,就闹了一小会,就重新正色起来。

    艾露恩继续道:“你从萨格拉斯那里弄到的东西,有四件无法转换,它们会给你带来最深黯的堕落。”

    “那请女神代我销毁,只是……”杜克心痒痒啊!好不容易从萨总那里骗到装备,居然大部分不能用!?好吧,我可是记得,一共有五个箱子啊!

    艾露恩那个模糊的化身笑了:“幸好!还有这个跟我属性最吻合,我还能代为处理。”

    杜克一看那东西,心都激动得快飞出来了。

    !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