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0章 天降之物——杜克!
    黑暗之门十六年,这注定是并不平静的一年。

    年头的冬天还没过去,联盟就在洛丹伦大陆发起大规模的进攻,收复了一度沦陷,两次易主的洛丹伦城。

    在8月12日,联盟等来了一个噩耗——参与诺兹多姆组织的秘密行动的六个强者,只回来了四个。

    老兽人布洛克斯战死,部落没有对外公布他的准确死因,只宣布他是在一次不能对外宣布的秘密行动中死在燃烧军团之手。萨尔和格罗姆为首的部落大佬,全体亲自参加了布洛克斯的国葬。

    另一个则是杜克,这位曾经的联盟领袖,哪怕在身中基尔加丹绝命诅咒之下,依然强行扭转诅咒,驱逐了黑暗力量活下来的大英雄,在秘密任务里失踪。

    虽然杜克的失踪不是第一次了,但这一次的失踪显然掀起了更大的波澜。

    因为四个幸存者言之灼灼地说,是一条青铜龙拦住了杜克,结果联盟数个大国反应极为激烈。

    辛多雷王国女王希尔瓦娜斯。

    库尔提拉斯女王吉安娜。

    洛丹伦王国女王卡莉娅。

    联盟女英雄奥蕾莉亚和温雷莎,还有对南海城邦有着极大影响力的伊露希亚,齐齐对青铜龙一族发去最为严厉的问询。

    诺兹多姆大可以不理会这些凡俗的势力,问题是自家大姐头——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亲自杀上门,几乎把他的老巢都给拆了。

    还有月之女神艾露恩也神降了好几次,诺兹多姆头都大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奥蕾莉亚等众女一天天等待,却每一天都是失望。

    “我们应该安心才对,杜克那家伙,指不定跑去‘那一位’那里鬼混了!”奥蕾莉亚苦笑着。

    凡妮莎回来的第一天,就向她打小报告了。

    只是,‘那一位’的反应也很怪,对于奥蕾莉亚几个的旁敲侧击予以坚决否认。奈何联盟跟暗夜精灵族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盟关系,杜克家的五女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去烦着人家。

    反正月之神殿就这么不冷不热地应付着她们。

    事实上,一国领袖都是非常忙的。这年头可没有一个国王能够有那个福气,当个人肉盖章机就能混日子。每一家都有自己的麻烦事。

    辛多雷和库尔提拉斯忙着重建,伊露希亚也要动用南海城邦和马库斯家族海商队的力量帮这两家。

    结果还算有空的唯有风行者大姐和三妹。

    泰兰德有空就见见奥蕾莉亚或者温雷莎,没空就这样晾着。

    暗夜精灵的日子实在不好,一方面他们要从海加尔山的大爆炸中救灾赈灾,另一面又要面对各种威胁。

    东部艾萨拉地区需要派遣哨兵前去监视那里新来的娜迦和萨特。

    南部尽管一度跟部落联手对抗燃烧军团,但部落不断发来的伐木申请让暗夜精灵非常不爽。事实上,在石爪山地区,两族也有着边境摩擦。

    西部黑海岸边,大量失去家园的暗夜精灵等待船只过海。因为在泰达希尔,范达尔*鹿盔鼓吹要在那里种下第二棵世界树,同时努力向龙眠神殿交涉,企图要三大龙王继续赐予像当年世界树诺达希尔一样的祝福——说白了就是暗夜精灵失去永生和永恒的青春,很多精灵觉得有危机感。

    北部冬泉谷里,又收到了自称是被遗忘者的不死族的侵扰。

    中部费伍德森林和灰谷地区,燃烧军团的恶魔余孽仍在作恶。

    泰兰德说忙,绝对说得过去。

    连续多次碰了软钉子之后,奥蕾莉亚姐妹也少来泰达希尔了。

    时间就这样流逝,转眼间到了黑暗之门十七年年初。

    部落主城奥格瑞玛宣布建成,同时部落的领地也扩张了许多,在北部基本去到暗夜精灵领地边缘,在南部尘泥沼泽跟塞拉摩方面也是接壤。

    有鉴于此,联盟在经过一番商讨,在暗夜精灵迟迟不肯接受联盟的橄榄枝情况下,联盟在王座会议上决定同意萨尔提出的和约。

    同年六月,作为联盟新任常务盟主的瓦里安*乌瑞恩亲自坐船穿过无尽之海,来到塞拉摩,准备跟萨尔会面,签订联盟跟部落的和约。

    结果,瓦里安意外失踪,回来之后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的。

    联盟方面怀疑是部落的阴谋,甚至有阴谋论者直接指责是部落的巫师和术士干的好事。

    萨尔百口莫辩,联盟跟部落的关系一下子僵住了……

    时间继续流逝……

    不知过了多少天,多少月,多少年。

    夜空中的浓厚云层中突然荡开了一个巨大的涟漪。一颗彗星从天而降,划破长空,拉出颀长的尾焰,轰然坠落在一个巨大的湖面上。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

    巨大的波浪,使得美丽的湖岸边上鸡飞狗跳。在短暂而激烈、恍如海啸的波澜冲击湖岸之后,到处一片狼藉。

    一条咸鱼一样的人体,被冲到了岸边。

    “我……死了吗?”人体在迷糊中,只看到一对白色金丝绣边的长靴站在他的模糊的视界当中,然后他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杜克醒来了。

    意识清醒过来的瞬间,杜克就感到大事不妙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被大字型绑在了一个行刑架上,而他的眼睛被蒙住了。

    不好不好!这次绝对糟了!

    杜克一下子冒出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敌对势力,绝不会把他这样绑着。更不会在他身上打上不知多少个封印,强行压制他体内魔法回路的循环。

    如果系统精灵运作正常那还好一点,偏偏穿越了时间屏障之后,系统精灵似乎暂时宕机了。

    那到底是谁?是哪一派的势力呢?

    按理说,在艾泽拉斯会如此恨他的,大概就是被遗忘者那边吧?

    见鬼了,我就这么黑?一下子落到那群骨头手上?

    还是说历史又特么大幅度改变,我来到一个局势崩坏的时间点?

    突然!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在杜克耳边响起,那个沙哑的声音,杜克除了判断出这应该是个女音之外,再也判断不出什么。

    “杜克*马库斯!你知道你犯下了什么罪孽吗?”伴随着凌厉的责问,响起的还有一个长鞭击地形成的鞭花之声。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