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6章 大公爵杜克驾到
    格罗姆有点诧异:“你要用那些骨头?”

    萨尔毫不在意:“自从黑暗之门大战开始,部落一直有用死亡骑士的传统,不是么?奥格瑞姆是这样,曾经的大酋长耐奥祖也是这样。”

    格罗姆摇摇头:“我的意思是,你不怕惹怒联盟?”

    萨尔笑了:“所以才是秘密会面。只要联盟不向部落宣战,被遗忘者就不会加入部落。”

    格罗姆叹了口气:“你果然成熟了。”

    这一世的萨尔,依然有着最为艰辛的童年。无论是身为角斗士的生涯,还是奥格瑞姆的言传身教,还是带领族人西渡无尽之海的经历,都很好地锻炼了萨尔。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一世,瓦里安如果没有这次的失踪,他将会被萨尔完爆九条街。

    成为部落领袖五年了,萨尔更成熟,更深谋远虑。最难得的是,正在让部落再度崛起的萨尔今年才20岁,部落人民都毫不怀疑,萨尔至少还可以领导部落三十年。

    萨尔遥望东方:“部落已经远远落后于联盟了,希望这次燃烧平原上的祸事,能拖住联盟的脚步。”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除了某个作弊的穿越者之外,部落对于联盟这次的祸事,更清楚。

    因为盘踞在黑石山带头搞事的,正是当年第一代大酋长黑手的两个儿子雷德*黑手和麦姆*黑手。

    本来萨尔还感叹,联盟已经彻底霸占了东部王国大陆,实力上远远领先了部落。现在收到这段消息,萨尔却只想笑。

    燃烧平原的位置太重要了,位于南部大陆的核心地区,偏偏地理条件又无比恶劣,到处是熔岩和火山灰,根本不是人类能好好生活的地方。

    除了天生具有火焰抗性的黑石兽人和黑铁矮人之外,没其它种族能在那里混得好。

    盘踞在黑石山那样的地方,换成是萨尔都要头痛不止。

    此时的萨尔,还抱着看戏的心态,如果他知道黑石塔的真正主人是谁,又知道黑石山下面有什么鬼之后,或许心态又有点不同了。

    黑暗之门20年12月28日,哪怕在气候更为温暖的暴风王国,此时也是一片冰天雪地。

    冬天,是万物凋零的日子。

    冬天,也是辛勤了一年的人们在温暖的家中享受炉火,享用一年的收获的时刻。

    得益于杜克留下来的宝贵内政思路,现在的暴风王国远比历史上那个风雨飘摇,在困苦中挣扎的暴风王国要好得多。

    从西往东,有贯穿了整个王国的铁路。西部荒野的麦子今天被收割,后天就能顺着铁路横穿整个艾尔文森林,绕路赤脊山,穿过悲伤沼泽运到诅咒之地的守望堡。

    从北往南,有铁炉堡通到暴风城的地铁。从暴风城开始,再到闪金镇,一直往南贯穿暮色森林,一条新的铁路正在建造。现在铁路的最南端已经通到乌鸦岭了,再过两年,这条南北铁路就能一直通到荆棘谷。

    即便现在这条铁路才通车了大半,源源不断的武器和补给依然顺着这条铁路,送入暴风王国开拓荆棘谷的远征军手上。

    现在,原本历史上属于部落格罗姆高营地周边的地区,包括巴拉尔、祖昆达废墟等地区,已经正式成为暴风王国领土。

    整个王国都在谈论着从巨魔帝国遗址上搜刮到的巨魔饰物和金器等玩意儿。

    加上杜克控制的赤脊山、悲伤沼泽和逆风小径地区,暴风王国的领土比历史上大了何止三倍。

    繁荣的状况,让每个国民都喜笑颜开。

    同时,也滋生了**。经济向好,暴风王国的领主们几乎是躺在家里,也能日进斗金。

    渐渐地,特别是新一代的贵族,他们忘记了黑暗之门元年失去领地的耻辱和失去亲人的悲痛,开始沉迷享乐……

    28日这一天,暴风王国的重臣们齐聚新的暴风要塞。因为这天要开始商讨明年的要务,暴风王国每年的大事都会在冬季商讨,然后从第二年春天开始实行。

    在更加雄伟壮观的暴风要塞大门前,停满了华贵的马车。

    好多贵族,哪怕仅仅是来旁听,他们都盛装出席。从两年前开始,他们就形成了一个习惯,在要塞城门口等待着她的出现。

    没有让他们失望,她来了。

    两匹没有一根杂毛的纯黑色高头大马,牵拉着一辆黑底金镶边的马车缓缓驶入要塞前的大广场上。

    一位风姿卓绝的美人,在一位侯爵的搀扶下,莲足轻点,步下马车。她有着一头垂落到肩膀的黑色长发,柔顺光滑。仿佛是工匠仿照女神的模样雕刻出来的脸蛋上带着最迷人的浅笑。

    她上身的紫色银边上衣中间胸部处,有一个恰到好处的菱形镂空,显出她那条仿佛深不见底的沟壑来,下身是一条大红色的拖地长裙。

    她光是出场,就引起了一阵低声的赞叹。

    让数十位大贵族等待,不知情的人,或许还会以为暴风王国什么时候出了个女王,他们在以膜拜的姿态等待女王的降临。

    可惜,她不是女王。

    她只是一个伯爵——女伯爵卡特拉娜*安瑞斯托,一个老牌的暴风王国贵族的私生女。事实上,那个贵族已经在黑暗之门元年的暴风城大撤退当中,全灭在海上。

    但她拿着足以证明自己身份的文件,还有以最优雅的谈吐和智慧,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就征服了整个暴风王国贵族圈。

    如果没有杜克这个先例,她的发迹恐怕也能算上是一段传奇。

    她不光有着了不起的交际能力,同样在内政方面有着极为出色的能力。在伊露希亚跑去当奥特兰克女王之后,伯瓦尔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女人抢过内政权力的现实。

    伯瓦尔是一个优秀的摄政王,他无论是武力、美德、忠诚方面都是无可挑剔的。可惜,好像杜克这种跨界都能玩得转的家伙,全天下只有一个。他的天赋全点在军事上了。

    本来,下一年度的内政会议,依然会像过去两年那样,成为卡特拉娜的一言堂,因为在内政的领域上谁都辩驳不过她。

    今天,气氛似乎有点儿不同了。

    贵族们发现,在傻乎乎的瓦里安身边,不光有伯瓦尔的摄政王椅子,今天还多了一张非常具有法师风格的椅子。

    突然礼官唱喏:“暴风王国大公爵杜克*马库斯阁下到!”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