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9章 你们可以反对
    如果杜克一上来就废了国王,那无疑是把立威的效果最大限度化,但这也会带来另一个后果——暴风王国力量的分裂。

    哪怕杜克把安度因*乌瑞恩捧上王位,依然有着‘狭天子以令诸侯’的嫌疑,保持现状的话,既不会触动身为暴风王国核心的骑士派,也不会惊动某人。

    杜克这么好说话,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也不得不消停下来。毕竟到了杜克这个身份地位,有着如此庞大的底蕴与外部势力支撑,就算杜克说让乌瑞恩一家滚蛋,自己当了暴风国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杜克在以退为进。

    既然在最关键的王权上退让,那么其它地方一定会捞个够本,这一点,稍微有点政治常识的贵族都明白。

    只是谁都没想到,杜克接下来抛出的重磅炸弹是如此震撼。

    恍如最激情的演说者,杜克的双手犹如乐队指挥那样高高扬起,掀动着贵族们的心弦。

    “诸位!你们满足了吗?”

    满足?满足什么?

    “住在外表华美,实则建立在流沙之上的城堡里,享受着随时可以破灭的繁荣和领民的税金,哪怕数年内就要身死族灭,即便如此,你们都可以满足吗?”

    什么?

    毁灭?

    又来!?

    贵族们脸上大多搽了粉妆,可现在,他们浓妆下面的脸色真的如看上去那么苍白。

    身死族灭?

    不!当然不!

    死亡和断绝传承,这几乎是贵族最害怕的事情了。

    “在经历了足足三次黑暗之门大战之后,还有谁在做着永远和平的美梦吗?如果还有,那么我奉劝他一句——别天真了!燃烧军团的恶魔已经盯上了这个美丽的星球。和平或许会有,但接下来每一次的和平都会无比短暂。如果不想毁灭,那就拿出你的干劲来,拿出你身为贵族的尊严来,一起为战争准备吧!”

    “战争吗?敌人在哪里!?”身为骑士派的领军人物,伯瓦尔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

    杜克摆摆手,先制止了伯瓦尔:“不!先不急!我这次来,想告诉大家的是——仗着贵族身份,出了兵给了军饷,就能用事不关己的态度看着将士在前线搏杀,自己则安全地在后方开舞会的时代结束了!”

    杜克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议事厅里,每个贵族心里都咯噔一下。很显然,杜克要放大招了。

    “我在此正式要求暴风王国改革税制,以后所有税官由王国统一派遣。税收按比例分为国税和地税。国税直接缴纳给国家,由国家统一支配。地税则收归领主,作为领主日常开支以及建设领地所用。同时取消所有入城费和过路费。”

    “军事上,大幅降低贵族合法拥有的私兵数目,大公爵最多一千人,如此类推。所裁撤的士兵、体检合格者全部编入国家正规军,其余重编为地方守备队,由国家财政负责供养。”

    “军备方面,所有矿山由国家统一开采,每年参考市场价定出指导价,给予领主经济回报。同时领主有义务在主干道附近拨出空地,给国家因地制宜建造各种军工设施。”

    杜克一口气把组合拳都打出来,直接把贵族们震出内伤了。

    每一个贵族都有种晕厥的感觉。

    这可是把贵族的根都挖掉了啊!

    名义上税收没有增加,但哪个贵族不是私设小金库?每年税收一万金币,顶多就报三千,然后按三千来缴税给国王。现在连税官都换成国家的,那小金库第一时间完蛋。

    军事上取消私兵制,就是废了军权了。以后哪家的兵都仅仅是仪仗队级别的规模,连造反都没资格了。

    军备方面,更是把占山为王的贵族们逼上了绝路,以往领地有矿山的,那就是会生金蛋的母鸡,几乎是躺着收钱的。甚至有领主偷偷把矿自己炼了,打造成武器偷偷卖给部落……

    现在好了,谁都没法玩花招了。

    这样的改革,名义上领地还是领主的,但什么油水和自主权都没了啊!

    简直是对贵族制的最大颠覆!

    一个名叫拉云拿利的侯爵当场就惊叫了起来:“不!哪怕是你——大公爵马库斯,你都无权宣布废除贵族封地政策!这是自索拉丁大帝时期定下来的贵族规范!这是整个贵族世界的基石!”

    杜克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诡异一笑:“侯爵阁下,你见过差点毁灭世界的大爆炸吗?”

    “呃……没……”

    “我见过!我刚刚去了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一趟,见识了古卡利姆多大陆是如何爆炸,炸成今天的卡利姆多和东部王国大陆的。要不要我给你点魔法影像看看?”

    说是要不要,实际上杜克一扬手,已经开始展示了。

    “……”

    “好吧,很抱歉地通知各位,类似的大灾变,不久之后还会有。请问侯爵阁下,哪怕暴风城很可能被熔岩吞没,你还要跟我说,连帝国都毁灭了两千年的索拉丁大帝时期定下的规矩不能改变吗?”

    “……”

    “哪怕沉睡在燃烧平原的熔岩领主拉格纳罗斯即将苏醒,会把整个南部大陆都化为一片火海炼狱,你还敢大声说,不关我们的事吗?”

    贵族们脸色发青,却不知从何开始辩驳。

    杜克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诸位!时代已经改变了!仗着先祖的武勋,躺在功劳本上享受千年不变的荣华富贵,注定是个梦想!过去二十年里,我和莱恩*乌瑞恩陛下以及安度因*洛萨阁下,为这个国家做了这么多,推行了那么多项改革,跟大家一道把暴风王国建设得如此强盛,不是为了让你们有那个资本去**的。”

    “**……吗?”伯瓦尔突然苦笑,王国内部变得奢靡起来,这变化,他不是没察觉到。但同为大贵族的他,无法阻止贵族们每日纸醉金币,过着跟以前一样的奢华生活。

    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杜克的改革是多么划时代的伟大举措。

    “世界面临毁灭!我们不需要蛀虫!自诩是王国精英的贵族们啊!擦亮你们的眼睛吧——你们没有选择了,要么跟上时代的变迁,要么就掉队吧。”

    说到这里,杜克的脸上露出了杀气:“当然!你们可以反对!只要丢掉你们胸前的贵族纹章,走出这个大门,你们的反对就会当场生效!”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