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秘密会议
    1号白天,泰兰德都忙于跟各国领导人打招呼。得益于海加尔山之战和杜某人的关系,见面都相当融洽。

    当然,决胜负还是晚上的私下聚会。

    晚上10点,泰兰德在哨兵的护卫下,来到辛多雷的国宾馆。

    一路上,不光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有一队队的精锐卫士巡逻,还有辛多雷奥术师布下的大型立体防护魔法阵,守卫之森严简直让人咋舌。

    看着侍卫们严肃紧张的表情,梅兰德下意识认为这是要进行一场关乎世界存亡的重要会议。看着她所崇拜的大祭司泰兰德一面轻松的样子,还左手夹着一包薄薄的东西,就这样哼着歌儿去赴约,梅兰德终于忍不住了。

    “姐姐!这样随意真的好吗?”

    作为艾露恩姐妹会的成员,对年长和位高的祭司,都是这么称呼的。

    泰兰德笑了:“妹妹,没事的,我真的只是去联络感情,守卫森严就是骗骗外人的把戏。”

    真的吗?

    泰兰德的风轻云淡,跟现场肃穆的气氛完全不搭调。

    在一身便服的血精灵圣骑士首领莉亚德琳引路下,泰兰德一行终于来到了国宾馆的地下。

    在这么隐蔽的地方?

    该不会是陷阱吧?

    梅兰德不由吞了吞口水——到底在前方等待的,是怎样一场刀光剑影似的唇枪舌战呢?

    门口,那些板着脸的女守卫们打开了大门。

    厚重的大门吱呀一声敞开了!

    突然!

    一股难以想象的声浪扑面而来。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这声音咯咯笑着。

    “呜呜!你们姐妹欺负人!”这女音有着委屈。

    “吉安娜,不许用魔法!”有人在投诉。

    “那温雷莎你先把你的橡皮箭矢给收起来!”有人在抗议。

    每一个声音,梅兰德都认得。

    但每一个声音,梅兰德都不敢确认。

    下一秒,一个窈窕的身影衣衫不整地转过高大不透明的玄关,冲到门口。

    梅兰德目瞪口呆,因为那人赫然是大名鼎鼎的塞拉摩之主,库尔提拉斯女王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啊!

    问题是现在的吉安娜上身就穿着一个水银色的胸围,下身系着一条半透明的浅蓝色睡裙和同样水银色的**。

    “泰兰德姐姐!快来啊!风行者姐妹欺负人!我们来三对三!”吉安娜急冲冲地拽着泰兰德的手。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白色的枕头横空飞来,一下子砸到吉安娜头上。

    吉安娜顿时发出一声类似某种小动物的呜咽声。

    “呜——”

    然后枕头的缝线似乎松开了,里面雪白的天鹅绒毛飞散得满天满地。

    “好啊!我参战!”泰兰德一边微笑着,一边褪下了衣衫,露出她那具让梅兰德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完美的女体,当着梅兰德的面披上一套月白色的睡袍。

    总是一面圣洁高贵逼人的泰兰德转头对自己的心腹露出一个嗔怪的表情:“看什么看?没见识过睡衣派对和枕头大战吗?”

    梅兰德愣愣地:“姐姐,这算是……”

    “一种人类流传过来的风俗吧!”泰兰德轻笑不止,手上同时毫不含糊地把一个枕头反打了回去。这次轮到对面的温雷莎抱着头发出呜咽声了。

    很难形容梅兰德现在的囧相。

    不过,这……应该算是好事吧!

    “姐姐,玩得开心哦!”梅兰德几乎是下意识地说着。

    “嗯,我会的!你天亮再来接我吧。”泰兰德说罢,直接又一个会拐弯的枕头丢中了急速闪避中的希尔瓦娜斯。

    沉重的大门,缓缓关上了。

    仿佛刚刚见识过新世界的梅兰德,依然傻傻地站在那里,好久才向旁边的莉亚德琳问道:“你们联盟的女王都喜欢这么玩?”

    莉亚德琳叉着腰,一语双关地叹气:“当然不是。这是个你不知道的小圈子啦。反正可怜的卡莉娅女王等了二十年都进不了。”

    梅兰德一阵迷糊。

    不管怎么说,梅兰德还是为泰兰德感到欣慰。作为身边人,她太清楚泰兰德在过去万年里是怎么度过的,政治上不得不放逐高等精灵同胞,还要面对范达尔的挑衅,私底下却因为当年那事拒绝了怒风兄弟。

    虽然泰兰德脸上总是写满了温柔与仁慈,但她内心一直就没开心过。

    真的很久很久,没看过她开心的样子了。

    到底泰兰德发生了什么?怎么去了一趟涌泉湖就突然变了?

    她并不知道,事件关键人物杜克,此时此刻都快喝吐了。

    “尼玛,我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把白酒的蒸馏方法教给那群死矮子!”醉眼蒙松的杜克,看着铁炉堡国宾馆大厅里在地上躺尸的四大矮子王:麦格尼、库德兰、格尔宾,还有一个布莱恩,杜克就来气。

    自家老大喝醉了,自然有人来收拾残局。铁炉堡密室守卫进场,见怪不怪地把自家老大拖走。

    杜克这边则有侍女救场。

    “主人!按照你的说法,你这就是不作不死!”凡妮莎吐着毒舌。

    “呃,送我回去暴风国宾馆吧!”

    “奥蕾莉亚她们正在开睡衣派对哦。”凡妮莎特意刺激杜某人。

    杜克想象了一下,嗯,那是足以达到‘杀死处男’级别的香喷喷场面。但现在不行。

    麦格尼那混蛋看一种酒没法分胜负,特地混酒喝,结果杜克胜了也是惨胜。那些类似伏特加的玩意还特地加上一种什么气泡型的饮料,一喝下肚子马上酒气就直冲脑门。

    哪怕杜克已经全力运转魔法回路,还让系统精灵帮忙控制身体排毒,现在战斗力依然减了一半都不止啊!

    现在让杜克去那边,简直是送菜。

    杜克的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乖!听话,送我回宾馆!”

    “好好好!”凡妮莎答应着,可在杜克没注意到的地方,凡妮莎露出得计的笑意。

    杜克昏昏沉沉的,先去厕所吐了一把,然后让凡妮莎帮他擦了身子,就扑倒在床上像死狗一样了。

    “系统精灵,除了安全名单上的家伙,其余任何人靠近,哪怕你用电击都要把我电醒。”

    “明白!请放心吧,宿主!”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