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9章 黑龙公主的反击
    “诚然!我可以直接把瓦里安接回去,然后发动下一步的计划,让瓦里安尽快恢复。如果能收拾黑龙公主,那么结果只会是联盟大英雄杜克*马库斯又一次挫败了邪恶的阴谋。把我升无可升的声望再刷新一遍。我是又一次证明了自己,但瓦里安呢?”

    吉安娜突然哑口无言。

    对!

    瓦里安呢?

    或许从今以后,在人民口中,瓦里安就成为了大家口中那个怯弱者,那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要老一辈的杜克出手拯救的‘小’国王。

    人民或许会说“啊!关键时刻还是马库斯大人靠得住!”,然后呢?已经二十多岁的瓦里安又一次在杜克等前辈的羽翼保护下,再次充当那个被保护者的弱者角色吗?

    杜克继续解说着自己的观点:“历史已经向我们一再证明,光是有名师,是教不出一个真正优秀的学生的。好比阿尔萨斯,当年他师从全联盟公认最伟大的圣骑士乌瑟尔。但未经历过任何挫折磨难的他,却因为固执和偏见,在‘为了人民’这个想法下,被邪恶引诱他一步步犯错,进而导致心灵的彻底堕落。说到底,还是因为他没吃过苦,一路走来太顺了。”

    提起阿尔萨斯,吉安娜也沉默了。

    曾经对阿尔萨斯,吉安娜也憧憬过。可命运的错过,使得她跟他只是童年好友的关系。

    即便如此,阿尔萨斯的堕落依然给她很大的触动。

    她选择默默的聆听。

    “顺境是无法锻炼人的。一味的保护,其实是害了他,而不是真正为他好。”杜克叹气:“面对可以无限扩军的天灾军团,联盟底子还是太薄了,经不起任何的折腾,我们甚至不可能给瓦里安几千士兵去折腾。顶多给他感受一下战场气氛,这已经是极限了。”

    “我偷偷检查过了,瓦里安现在是处于一种灵魂分裂,但身躯被复制、分裂成两个人的奇妙状态。难得在这种状态下,他可以抛开身上的国王光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来体验生与死,体会到什么是友情,品味到那些他坐在国王宝座上不可能学会的东西。我怎可能就此打断他的成长?”

    “若是他能恢复,这段难得的角斗士经历,将会成为他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之一。而瓦莉拉和布罗尔两人,也会成为他往后披荆斩棘的最得力帮手。这也是我能为莱恩,为安度因做的、对瓦里安的最好培养!”

    杜克一番话下来,把吉安娜震得心神荡漾。

    她实在没想过,杜克用心良苦至此。

    可以说,当年正是有了安度因*洛萨和莱恩*乌瑞恩的信任,才有了杜克彗星般崛起,然后再从彗星变成了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恒星。

    一路走来,功成名就,几乎掌控了整个联盟的杜克并没有抛弃培育了他的暴风王国,反而是以这种迂回的方式,为暴风王国培育出一个更好更优秀的国王。

    将心比心,以恩报恩。

    果然,这才是我所迷恋的杜克啊!

    吉安娜的心有点迷醉了,只可惜,此刻在这里的,并不止她和杜克。

    杜克这番话,也不仅是说给她听的。

    在杜克身后五米处,一个人影向杜克躬身行礼:“大公爵的远见与用心,属下拜服。我会转达给弗塔根摄政王的。”

    “马迪亚斯*肖尔,你只需要注意不要给不相干的家伙乱入瓦里安陛下的试炼场就好。跟他们保持至少半天的路程,特别注意瓦莉拉*萨古纳尔。她的身手不在你之下。”

    马迪亚斯——暴风城军情七处的头头,也是自莱恩国王以来,一直深受暴风王室信赖的情报头子。这一次,伯瓦尔派来监督这事的就是他了。

    明面上他直接向伯瓦尔报告,但聪明如马迪亚斯,当然知道谁才是暴风城真正说了算的人。

    在杜克面前,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杜克的心腹,但他还是一丝不苟地完成杜克的每一个命令。

    这对他,对伯瓦尔,对暴风王国来说,都是好事。

    低头应诺之后,马迪亚斯的身影消失在空气中。

    “吉安娜,演戏什么的,适可而止。没有一个国王希望自己被欺骗,被愚弄。一旦瓦里安到达塞拉摩,又或者我们派去跟踪的人被发现了,你就直接现身,告诉瓦里安真相吧。”

    “明白。之后呢?”

    “之后就该准备情人节计划了。”

    情人节计划,当然是一个超大规模的计划。杜克不说,谁都没想到杜克要这么搞。当然,吉安娜的重点不在这里。

    “哼哼!当年亏我还以为‘情人节’是专门为我而设立的呢。还让我等了你足足十年,从少女都等成老姑娘!”吉安娜叉着腰,一副生气的样子。

    “咦?老姑娘?哪里有!”混蛋杜克做出一个举目远眺的手势,装作看不到:“我周围明明只有一个不会老,有着永恒美丽的18岁库尔提拉斯女王。什么老姑娘,我还真没看到!”

    红颜易老,如果吉安娜在此时,真是那个等了杜克十几年,等成大妈的老公主。估计吉安娜还真会发飙。

    生命永恒了,年龄也不再有意义。

    有了永恒生命,外貌和身体就会固定在人体最巅峰的十八岁。

    结果外貌也越长越回去了,这几年吉安娜和伊露希亚甚至不得不偷偷化妆,让自己看上去更成熟一点。

    或许,这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吧。

    以后怎么蒙下去不知道,姑且见步行步,但杜克的补救措施,还是让吉安娜生气不起来的。

    轻轻吻别之后,吉安娜离去了。

    时间进入了1月中旬,更多的消息开始在暴风王国境内发酵。

    之前杜克推行领主削权的事,在经过贵族们近两周的串联和商讨之后,贵族们终于在卡特拉娜*安瑞斯托女伯爵的率领下,对杜克做出了反击。

    在数次面见端坐于暴风要塞里,那个恍如傻子一样的瓦里安国王之后,出乎伯瓦尔意料,一直浑浑噩噩的瓦里安国王突然宣布——贵族的封地神圣不可侵犯。如果要削弱封臣的权力,那就是对他和整个人类世界王权的挑战。他希望杜克收回他的决议,否则要考虑杜克的大公爵地位。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