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0章 王八念经,不听不听
    这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了。 .最快

    在这个时代,虽然出了好多影响王室威严的事件,最大的莫过于阿尔萨斯弑父,但2多年根深蒂固的王权,还是深深地影响着绝大部分民众。

    他们盲目信奉地国王,坚信自己效忠国王,为领主效劳是天经地义的。

    所以大义名分这事,是相当重要的。

    当年莱恩和安度因商讨,若是杜克想自立一国,就给杜克自立。那是仅限于王国最高层那个小圈子知道的事。后来在莱恩死去,留下的遗言里说杜克有权罢免国王,在民众心中这更像是莱恩公正和自谦的表现,谁都没想过,杜克真要履行上面的条款时,大家会有什么反应。

    民众只知道自己国内的大公爵杜克如何牛逼,他们全部的自豪感,都是以暴风王国为前序的。

    正因为过去二十年里,杜克和莱恩被有意无意地打造成君臣紧密的形象,更是把杜克描绘为天底下最大的忠臣,虽说杜克一直没有这样的自觉,但无形中,还是对杜克有一定束缚。

    这就是形象的问题。

    现在由正儿八经的现任国王瓦里安发出这样的宣言,对于杜克是绝对不利的。归根到底,杜克在名义上还是瓦里安的臣子。

    杜克说要限制贵族的权力,国王这边打回头说不给,一旦争起来,不管怎样,至少不是暴风王国之福。

    起码在舆论上,风向有点变得紊乱起来。

    暴风要塞的密室里,伯瓦尔一个劲儿地对杜克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杜克!是我的错!但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办法阻止他们面见陛下。这个陛下的耳根子又软,我也不知他为什么突然会同意发布这样的宣言。唉,我再去劝劝陛下。”

    杜克一把拉住伯瓦尔:“不用去了。我并不在乎这个陛下的所作所为,只要你放心心中对我的芥蒂,我就很高兴了。”

    “芥蒂……”伯瓦尔有点颓然地坐下了:“好吧,我必须承认,在你再次回归之后,我心底对你是有抱怨的。先王遇刺了,好多时候就是洛萨和我在撑着。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联盟,乃至为了这个世界而失陷在外头,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嗯,抱歉,是我这些年有点忽视暴风王国的发展了。”杜克也在叹气。

    “请原谅我,在你回归之后,我对你发了点火。毕竟我在想,如果是你在的话,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也是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

    敢作敢当,伯瓦尔还是那个被誉为圣骑士楷模的伯瓦尔。

    杜克轻轻拍着伯瓦尔肩膀:“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反正现在……另一个瓦里安陛下也找到并确保安全了。”

    “那,现在两个陛下,要怎么办……”

    杜克也有点头痛!

    历史上的瓦里安分裂后又合二为一,存在着相当不科学的逻辑。黑龙公主的攻击模式那么多样化,他该怎么才能判断出,那是一记可以让瓦里安恢复原貌的魔法,而不是大名鼎鼎的呢?

    在现实中,可不会有‘奥妮克希亚深深滴吸了一口气’这样醒目的提示。

    鬼知道那是一大口龙息,还是普通地喷一口浊气。

    再怎么说,杜克上次收拾死亡之翼只是让四大龙王顶前面,最后补刀而已。杜克自己没有直接跟半神级巨龙对战的经验,很多东西,只能是试一次,有了系统数据,才会有更准确的判断。

    杜克揣摩了一下,终究说道:“这是邪咒类的魔法,最方便快捷的方式就是找到施咒者本尊。幸好,我们都知道她在哪里。这也是我从回归以来一直暗中推行的那个计划的原因。”

    伯瓦尔的目光精亮起来,不过随即他又想到了什么:“还有另一个问题,关于陛下的宣言……”

    杜克神秘一笑:“要想其毁灭,必先让其疯狂。这期间,只要我不死,你都不要担心我。”

    伯瓦尔想到了那些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聚拢在黑龙公主身边的贵族们,不由嘴巴龇了龇牙。

    1月20日,杜克应国王瓦里安的召见,进暴风要塞,在国王面前跟‘保守派’的贵族们展开了激烈的争辩。

    话题围绕封臣的权力和义务,甚至是王权。

    “天赋王权!陛下的权力是上天赐予的!神圣不可侵犯!陛下按照上天的意志把权力延伸出去,贵族就是陛下的手臂和手指,所以贵族的权力同样神圣不可侵犯!”卡特拉娜女伯爵一开场就把贵族权力神圣化。

    “王权不是天赋的,没有2年前索拉丁大帝的抗争,就不会有阿拉索帝国,也不会有七大王国。何况阿拉索帝国已经灭亡了,七大王国之一的斯托姆加德王国也灭亡了。”杜克引经据典予以还击。

    “那是因为上天收回了对这两个国度的眷顾。马库斯公爵,你敢说这世界没有神的存在吗?”卡特拉娜话题尖锐。

    一般来说,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之争就是瞎扯蛋。谁都说服不了谁。在科学没有足够发达的情况下,唯心的家伙尽把话题往唯物主义无法证明的方向上引的话,那真是一笔烂账。

    可惜这里是艾泽拉斯,灵魂可以用肉眼看到,连神明都频繁显灵的世界。人类虽然不怎么信月之女神艾露恩,但大多知道艾露恩的存在。加之还有法师、术士、牧师这些神秘者的存在,结果就是‘天赋王权论’很有市场。

    卡特拉娜话音落下,全体贵族,哪怕是中立的骑士派都不禁点点头。

    她这样说,在辩论上杜克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从社会进步和生产力发展对新时代贵族的要求不同等方面解说自己的立场。比如禁止了商品流通和增加流通成本会对社会造成什么影响等。

    无奈,这种事说起来可信,大家都知道这是正确的,但打破旧有利益集团的利益链可是让贵族们跳脚的天大事情。

    你杜克帮我们赚钱好啊!

    但把每年送给我们的钱拿回去,那你杜克就是我们的仇人!

    何况,现在哪个怯弱的瓦里安估计是受了精神控制。杜克说什么,瓦里安一概来个王八念经,不听不听!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