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1章 情人节,约吗?
    如果论战斗,杜克可以一个人扫平对面除了某公主外的全部贵族。

    论嘴炮,杜克自问不输给对方任何一个人。

    可恨是,世上最无奈的是,裁判拉偏架啊!

    之前为了控制方便,这个只剩下怯弱人格的瓦里安在好长一段时间内变成了傻子一样的吉祥物。现在为了在贵族领域上获得胜利,黑龙公主直接玩精神支配了。

    端坐于王座之上的瓦里安,用他弱弱的声音说道:“尊敬的马库斯大公爵,朕也很想暴风王国更加强大,更加富饶。可惜你的观点已经动摇了整个王国的统治根基,我无法同意你的观点。”

    “陛下,我……”影帝杜克一副还要争辩的态势。

    “马库斯阁下!是谁给你权力,打断陛下的发言的!”表面上是卡特拉娜的黑龙公主大发雌威,她的发言顿时获得一众贵族大声支持。

    杜克只好一副憋屈的样子闭嘴。

    弱鸡版瓦里安继续说道:“贵族是王国的基石,基石毁了,王国也不复存在。你提议限制贵族权力,就是捣毁基石的行为。如果我同意了,我将来逝世后,将没有脸面去见先王和安度因叔叔。”

    听到这里,哪怕杜克明知道这家伙就是个傀儡,但他此刻只想掩面,然后用口水喷这个瓦里安一面。

    尼玛,真想现在就让这些贵族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顺便把这个逗逼版的瓦里安一头摁在莱恩的墓前,让他好好醒醒。

    不过,为了计划,影帝杜克只能装装孙子。

    “陛下!”杜克加强了语气。

    一如所料地,杜克被弱鸡版瓦里安无视了,他自顾自地背书起来:“马库斯爱卿,我能体会你希望我们国家富强的初衷,但这一次,我不单要否决你的提案。我还要削减你的领地,以作警示。请原谅我,马库斯公爵,我必须为天下贵族立下一个榜样,一个楷模——那就是天赋王权,贵族权力亦为王权的延伸。”

    此话一出,不光是杜克有点发愣,连一直保持中立的伯瓦尔都傻眼了。

    什么是打脸?

    这就是打脸!

    一般来说,不犯叛国罪,君王是无权减少封臣的封地的。

    现在杜克提出削减贵族的权力,但杜克是在年度议事的时候,基于内政领域的矛盾而公开提出的议题。

    叛国罪这绝对说不上,若是减封,实际上绝对是有点过了。当然由头也勉强说得过去。

    关键是,伯瓦尔是明知道这个怯弱的瓦里安是精神**控着的。

    有那么一瞬,连伯瓦尔这样的老实人都快要发飙了。

    杜克的心思也在急转,到了他这个地位,实则早已与国王无异。但只要他一日还承认自己跟乌瑞恩家族的君臣地位,那么他在政治上必然会陷入绝对的不利。

    不,应该说,某种意义上,哪怕他被减封一平方领地,那都是对他的打脸。

    现在的关键是,到底奥妮克希亚的胃口有多大了。

    如果她的胃口小,只希望制造暴风王国的矛盾,她大可让这个傀儡瓦里安宣布削掉他所有的封地。

    这样杜克只有三个选择:

    一是跳出来掀开她的真面目,直接在暴风要塞里一如历史上那样开打,这样做爽是爽了,问题就没办法惩戒那些为她摇旗呐喊的贵族,因为缺乏关键性的证据。

    二是杜克捏鼻子认了,但这显然会对杜克的声望造成莫大打击。

    三是杜克直接反叛,宣布独立。如果杜克不知道卡特拉娜是黑龙公主,说不定还真的会这样干,知道后还这样做,那绝对是最傻逼的选择。

    如果她胃口中等,那她就会只要瓦里安象征性地减去杜克一条村子的领地。以此为和解,让她的势力侵入杜克的领地当中,谋求更深的渗入。

    当然,杜克最希望的,还是黑龙公主胃口够大……

    果然!

    瓦里安开口了:“我宣布收回马库斯家族在艾尔文森林和暮色森林的全部领地。”

    几乎是一刹那的事,人生百态就在暴风要塞的议事大厅里呈现。

    有惊讶!有愤怒!有不解!有迷惑!

    但更多的是期待——

    贵族们等待着杜克的反应,看这位权倾暴风王国的联盟大英雄会是何等的反应。

    贵族们害怕吗?他们当然害怕,如果杜克暴起杀人,一怒把这里的人全屠了,他们真是哭都没地方哭。

    偏偏他们也在期待着,渴望着,希冀着,如果杜克低头,继续当他的好臣子,义务地给王国提供更多的财富以供他们挥霍,那这就是最美妙不过的事了。

    人形的奥妮克希亚投来挑衅的眼神,那双明晰倾泻出嘲讽和威逼意味的眸子在告诉杜克——如果你不想成为人类社会里贵族的公敌,你就给我捏鼻子认了!

    杜克!

    影帝杜克!

    他脸上很好地诠释了一个改革家从希望的云端跌入痛苦深渊是怎样一种心情。

    是怨其不争的愤怒?

    还是一腔热血得不到主君回应的悲怆?

    谁都可以想象到,在那张激动而抽搐的脸下面,满藏着与他主君瓦里安的狠狠裂痕。

    最终,杜克还是低下了头。

    “遵……命……”两个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重达万均。

    会议结束了,大公爵杜克*马库斯被暴风王国减封的事爆炸式的传了出去。在联盟中引起了海啸。

    出乎暴风贵族们预料,原本他们满心欢喜,自以为这次的胜利会成为联盟里的楷模,让各国贵族们都跳出来,向自己领地内通过的火车征收重税,但毫无波澜。

    特别是各国女王,更是公开发表声明,如果暴风王国对待杜克不公,她们愿意把在自己的王国里划出一块大公爵领给杜克。

    更让贵族们措手不及的是,虽然作为政治斗争的奖品,瓦里安在某龙的授意下把所有没收的领地划给了这次支持怼杜克的贵族们,但他们的收入不增反降。

    因为一夜之间,所有的火车都不经过他们的领地了,以矮人为主所有驾驶火车的司机罢工,然后以检修为名,把火车头都拆解开。原来丰富的生活物资全部停止运输,暴风城内所有跟马库斯商会有关的奢侈品商店,拒绝对保守派的贵族出售货物。

    更糟糕的是,谣言四起,说贵族们要复辟‘初夜权’和随便把领民贬为农奴的残暴统治,直接导致领民大面积出逃。

    一下子,贵族们也抓瞎了。

    就在这时候,马库斯家族的老管家马卡罗上门拜访安瑞斯托女伯爵,递上一封信,信里只有一句话:“情人节,约吗?”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