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5章 公主必须死!(续)
    安全意识这是必须的。

    奥妮克希亚永远不会忘记,自己老爸是怎么挂的。

    虽然她很讨厌父亲,也有点厌恶着自己的出身,毕竟当年是他父亲强x了她母亲希奈丝特拉才生下了她和奈法利安,这还是因为她娘身体最强壮,熬着酸液泡澡愣是没死的结果,但她必须承认耐萨里奥作为一条龙,绝对无愧于强者之名。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狡猾的人类狠狠地算计了耐萨里奥一把,让四大龙王翻盘把她老爸给剿杀了,估计现在依然是黑龙纵横五大龙族的局面。

    几乎被她视为敌人的耐萨里奥死了,也让她获得了难得的自由。她可以不再受她老爸的气,像个奴隶一样被逼着干这干那。

    当然,这不等于她要感激杜克。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仅仅建立于敌人还存在的基础上。共同敌人没有了,那关系怎么算?

    哼!当然是她——伟大的黑龙女王说了算!

    轻轻地摇着扇子,奥妮克希亚甚至有工夫观摩一下四周。这是一条很浅水的水道,清澈见底,大概只有齐膝盖的水,但周围装饰得真心漂亮。

    除了美丽的珊瑚和水晶外,还有各种珍珠,甚至稀有的和一块块的这些本应拿来作为高阶附魔的昂贵材料,都拿来作为装饰点缀。

    这种华丽得爆炸的装饰,偏生很对奥妮克希亚的口味。

    “好了,杜克*马库斯公爵,‘约会’这样的措辞就别提了。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什么条件就亮出来吧?”自以为掌控着一切的黑龙公主直接抛出了话。

    她在看杜克怎么接。

    但杜克……杜克的脸上一面神秘。

    “我也不想用约会这种烂借口,搞得我好像是个见到美女就迈不开腿的笨蛋。但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借口方便我接近你。”

    “呵?这样么?我还真有一点失望呢……”奥妮克希亚笑着挪了挪她的腿。

    她今晚穿着一条红色底色、镶着黑色蕾丝花边的连衣长裙,衬上十五年前由杜某人‘发明’并传播开来的黑丝吊带丝袜,真是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平时穿着正装看不出来,但奥妮克希亚显然是那种不露显瘦,露了显肉的完美体型,在她特地靠着船上的红色椅子转换自己的二郎腿时,那个绝对领域,那条龙之谷,还真特么刺激到杜某人。

    杜克当然知道她是故意彰显自己女性的本钱。可惜,想到她本体那口犀利的獠牙,想到人家随便一根龙指头都能把他玩串串烧,杜克浑身一颤,眼前这美女顿时对他来说,显得索然无味了。

    “好吧!条件呢?”看到自己的大色诱之术似乎还不到家,奥妮克希亚有点儿失望,也仅仅是有点儿而已。

    “条件是……你知道什么叫恐惧吗?”

    突然间,没有任何征兆地,一段音影并茂的影像强行浮上了奥妮克希亚的脑海。

    ……

    世界一片混沌,她努力地挣扎着破开这个让她窒息的世界。

    敲了有多久?

    忘了!

    反正,当她终于成功破坏那该死的蛋壳时,眼前出现的伤痕累累的黑色巨兽让奥妮克希亚陷入最深黯的震惊之中。

    那是一条通体以漆黑色为基调的恐怖异兽,类似蜥蜴一样嶙峋的角质层面部上,有着一对颜色稍淡、带金属质感的灰白相间的犄角。由骨质支撑的蝠状黑色双翼上,几乎每个关键都带着尖刺似的巨大尖角,锐利而坚硬,充满了暴力的美感。

    更让她感到恐怖的是,眼前这条巨兽浑身都是伤痕。肩膀上,胸脯上,腹部上,纵横交错的巨大抓痕之间,还有一个个深可见骨的腐蚀痕迹。

    那些伤痕看起来很久远了,但哪怕过了那么久,她也能感到当时的那种恐怖——为什么眼前的巨兽,在承受了那么重的伤势后还能活下来?

    它粗壮有力,有着数根尖刺的尾巴在嶙峋的红黑色岩层上划过,发出尖锐的声响。

    它正冷冷地看着从蛋壳中爬出来的她,那种目光不光是审视,更有着明晰到几乎化为实质的憎恨和厌恶。

    奥妮克希亚不寒而栗。

    可是当她抬起脑袋,心中涌出来的带着熟悉、亲切又夹杂着恐惧的荒谬感使她喊出了一生中第一句话,不,那不是句子,那是一个名字——

    “xilo……”

    翻译成通用语就是希奈丝特拉,那是……她母亲的名字!

    巨兽,不,她的母亲希奈丝特拉浑身一颤,然后就是更深更深的厌恶,咧开的巨大嘴巴里流泻出硫磺味的气息,竖着的瞳子里厌恶之色更甚了。

    “可恶,就跟那混账生了两颗蛋,居然都是获得了传承的真龙。”

    巨龙跟巨龙之间生下的后裔,不一定都是真正的巨龙。唯有传承了父母智慧的后裔才能成长为跟父母一样的巨龙。很多时候,会产生各种变异,比如孵出来的蛋是龙人,半龙人,甚至是最被纯血巨龙看不起的龙兽。

    这些劣等品,在龙族内注定了低下的地位。

    然而听上去,希奈丝特拉更希望生下来的是那样的渣滓。

    很快,奥妮克希亚明白了她的父亲是怎样强迫母亲生下她和大哥的……

    那是一个悲惨的童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但为什么会在这时候想起这段往事呢?

    突然,一阵剧痛打断了她的回忆。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把金光闪闪的神器长剑,已然从后背刺穿了她的胸膛。

    她马上意识到是谁干的了!

    “杜克*马库斯——”她巨大的怒吼声,让整座情人岛为之一颤,那声浪是如此惊人,连远在明镜湖边上的人都能清晰听到。

    保守派的贵族们傻眼了:“那是……安瑞斯托女伯爵的声音!?怎可能这么可怕?”

    对!

    可怕!

    愤怒!狂暴!带着无穷无尽的杀意!

    奥妮克希亚终于意识到自己中招了。

    一如当年杜克看出了她父亲的变形术,现在也看穿了她的!

    下一刹那,超过一百个传送门骤然在情人岛周遭打开,十数个强大的气息出现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