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5章 奥妮克希亚的缰绳
    临死前,很多东西会恍如走马灯一样闪过。

    奥妮克希亚真的后悔了。

    在她老爸耐萨里奥跪了之后,她还特地改进了龙族的终极变形术,冒着稍高的被发现风险,可以让自己在人形状态下有着更强的防御力。

    那又如何?

    还不是被发现了,而且依然被一剑捅穿胸膛。

    变成龙型还马马虎虎,重新变回人形,简直全身上下都在痛。偏偏她已经没有体力和魔力,唯有用人形来维持最低的生理消耗。

    她只剩下最后一张底牌了,她一边挣扎着,企图摆脱杜克大手的束缚,一边惊叫着:“留在我体内的,是你的的灵魂吧!放我走,否则我就毁了你的这部分灵魂!”

    “真巧!底牌的话,

    我也有!”杜克一边脸露出狰狞的笑容,下一刻,一股更深邃的虚弱感传遍奥妮克希亚全身。

    “这是……恶魔之魂!?”

    “准确地说,这是五分之一的巨龙之魂,只针对黑龙一族的。愚蠢的母龙,你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力量削弱了吗?”杜克一边笑,一边把可以称为是的五分一白金圆盘做成的项链系在黑龙公主的脖子上。

    “啊啊啊啊――”奥妮克希亚发出一阵惨叫。那不是身体的伤痛,那是来源于更为本源的灵魂责罚。

    她失去了最后一分反抗的气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要死了吗?”她发现自己的意志已经开始逐渐模糊了。

    “死?”杜克笑了:“如果最初的话,我或许会给你一死了之。既然你让我久违地挂了一次,那这笔账就不是这样算了。”

    杜克散发着圣光的一只手轻轻抚上了黑龙公主的身体。虽然这货骨子里是条生命力顽强的黑龙,但只剩下1%血量的她,若是不加治疗,出血太多还是会死的。

    “嗯――”在浓郁到极致的圣光催谷下,奥妮克希亚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呢喃。她惊喜地发现自己的伤口正在愈合,尽管很多是皮外伤,至少她短时间内不用死了。

    哈哈!杜克在害怕灵魂损失,这是个机会……

    她自以为的奇思妙想还没准备实施,突然间噩梦再度降临。

    那是更为可怕的灵魂折磨!

    “啊啊啊啊啊啊――”凄厉绝伦的女性哀嚎声,传遍整个庄园,在黑暗的暮色森林里更显得阴森恐怖。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平复下来,趴伏在肮脏的黑土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背上渗出的汗水是如此之多,甚至把她身上的血渍都冲淡了。

    这时候,扭过头来的奥妮克希亚才看到杜克的双手同样无比诡异:一手掌握着光明,一手把持着黑暗。

    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在杜克手上平静而驯服。

    黑色的手掌再次按下,顿时一阵痛苦排山倒海地从她全身各个角落涌来。痛得她无法呼吸,让她的大脑几乎因为痛楚而融化。

    下一秒,金色的手掌抚过她的脊背,刚刚因黑暗力量侵入而产生的剧痛瞬间消退,

    连带还治好了她表皮上的伤口。

    杜克的声音再度响起,明明他说得很慢很慢,甚至带着温文尔雅的味道,可听在她耳里无异于地狱的丧钟。

    “奥妮克希亚!你企图颠覆联盟,暗算了暴风国王瓦里安,还造成如此之多的平民伤亡,你的罪孽,哪怕死亡都无法将其洗刷。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

    “放屁!我是高贵的黑龙女王奥妮克希亚!你可以将我的头颅悬挂于城门上炫耀你的强大!但你绝对别指望我屈服!你放弃吧,我哪怕死一万次都不会屈服的!”奥妮克希亚破口大骂。

    “说得好!那你就先死一万次吧!”杜克黑色的手掌一把将奥妮克希亚那颗好看的头颅按到泥浆里,下一瞬,类似于的黑暗冲击,直击她的精神世界。

    她突然看到了好多匪夷所思的景象――那是她在自己位于尘泥沼泽的巢穴中战斗的映像。

    他是谁?

    他们又是谁?

    面对四十个如狼似虎的凡人强者,她拼命反抗着,以她的爪子去拍,以嘴巴去撕咬,以尾巴去横扫,以最强的龙息去焚烧。

    可是她败了!

    一次又一次!

    无数次被打倒,抢夺她最珍爱的宝藏,然后将她的皮剥下来,最后连头颅都悬挂在暴风城的门口。

    不不不!这些都是假的……假的……

    头几次的时候,她还可以催眠自己。但那份感觉太真实了!触觉味觉嗅觉……五感俱全!然后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失败!

    这份无尽失败带来的挫败感,耻辱感,一次次在她心头累积!

    曾经自我感觉强大的奥妮克希亚,开始失去信心!

    她并不知道,这是某人的系统精灵,把无数玩家推倒黑龙mm的视频开始渲染,重新以最完美的三维立体构筑,几乎每个人都由超过十万个棱面做成,看上去绝对跟真的毫无区别。

    甚至通过记录巨龙形态的她的各种动作,做出一系列反杀、单杀剧情,给予她更深的挫败感。

    足足一万次的战败,使得她最引以为傲的战力感觉上业已一文不值。

    一万次精神冲击,现实中只过去了三秒,当精神冲击结束之后,奥妮克希亚的眼神里已有了茫然。

    “我……还有未来吗?”

    “有!当然有!你的未来就是系上缰绳,成为我杜克大爷的专属坐骑!”身后的杜克狞笑着:“我对你可是有很深很深的怨念啊!放心,以前没有圆的梦,我这一次绝对会补足。我不光要骑着你去暴风城兜风,我还要带你去龙眠神殿溜达。”

    不知为什么,奥妮克希亚总觉得这不是真正的杜克,某种黑暗的力量在影响着杜克,偏偏她好死不死撞在枪口上了。听到杜克居然宣言说要她当坐骑,耻辱地被他满世界溜,不光在凡人的面前炫耀,还要在巨龙同族面前沦为笑柄。奥妮克希亚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我绝对不会屈服的!”她使出自己最后的倔强,狠狠地盯着杜克。

    “嗯,这个眼神好!来啊!变条龙给大爷我溜溜啊!怎么,不肯?好吧,人形也可以溜。”说罢,杜克居然翻找起来:“有什么可以当缰绳的呢?有了!这个!”

    那是一个橡胶圆球,球上有几个孔洞,两条带子系在圆球两边。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