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1章 放置play
    这……这是神马回事?

    如果有人跟杜克说,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其实是个胆小的货,杜克第一个不信。

    胆子小的家伙不会深入敌后玩无间道,玩颠覆。

    前面她老爸耐萨里奥混入联盟然后挂了,她不照样在暴风城混得风生水起。奥妮克希亚绝对是剑走偏锋的狠角色。

    但此时此刻,杜克看到的是一个脸上犹自有着泪痕,眼神游移不定,视线刚跟杜克接触又闪烁开,等了一会儿发现杜克没反应又不得不投来视线的奥妮克希亚。

    饱满柔软的龙之峰,已经在压力作用下成为圆饼,毫无间隙地贴在杜克胸膛上。杜克甚至能够清晰感觉到龙之心的脉动。

    那是……惊恐不安的紊乱心跳声。

    “嗬?怎么了?我的小坐骑。”杜克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用轻佻的声线调侃着。

    坐骑?

    这个耻辱十足的名词很显然刺激到奥妮克希亚的神经了。

    有那么一瞬,杜克都以为她要马上变成龙形态拼死咬他一口,杜克甚至早已准备好发动她的灵魂缰绳,给她增加一次深刻难忘的记忆。

    但……她握紧了一下拳头,全身紧绷,连皓白的牙齿都露了一小截出来,旋即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软了,眼眶里的泪水忽地缺堤了。

    “你明知道的!你分明是故意的!”

    两分是恨得牙痒痒,两分嗔怒,三分哀求,还有三分恐怕连黑龙公主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感情意味。

    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环抱着杜克的手臂一直在发抖,凝视杜克的眸子里尽是哀求之意。

    如果说,几天前的降服还有着被迫屈服的味道,现在的奥妮克希亚给杜克的感觉是有了那么七、八分自愿屈从的感觉了。

    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突然,星象馆连接着的虚空裂缝有了动静。

    半空中一阵水波似的抖动过后,几条虚空蠕虫爬了出来,开始徒劳地啃咬着防护罩。

    杜克亲手设下的魔法阵,不可能被这种级别的魔兽破坏。接下来的境况连杜克都觉得有点蛋疼。

    这些看上去有牛犊身子大小的蠕虫,用它们满是拇指大小尖牙的环状口器不停啃咬着魔法防护罩,一时发出碾磨砂石的声音,一时又有点像指甲刮玻璃。这些声音听上去挺糟心的。

    奥妮克希亚哭求着:“你是在恐吓我,如果我不听话敢在你背后玩小动作,你就要把我丢去给那些恶心的低等生物啃咬是吧?你连死都不会给我死,每次让它们啃咬完我的身体,又用你的圣光修复我的伤势吧?别骗我了,我知道的!恭喜你,我的主人,你的计谋成功了!我不是你的对手,我会乖乖听话的,不要再让我呆在这里了。”

    在心中,杜克目瞪口呆。

    天地良心,杜克想都没想过要这样做。在恢复理智之后,杜克想的是怎么找个安全又不会让黑龙公主逃跑的地方把她关起来。当时他再不回消息,吉安娜她们都要急疯了。

    鬼才有那么多心思设下这种高明的心理折磨陷阱。

    在对奥妮克希亚调教过程中这也算是无心插柳的惊喜吧。

    比有心为之的成果好了不知多少!

    龙族有着极为强韧的身体和强大的生命力,要想伤害乃至杀死龙族是非常困难的。

    反过来,龙族太过强韧的身躯导致再生修复变得十分麻烦。杜克瞄了一眼,发现系统提示里,奥妮克希亚的生命力过了这么多天,才勉强恢复到2%。

    说她依然在垂死状态,一点都没错。

    任何生物在伤重的时候,意志力都很容易下降,龙族也不例外。

    就像把她一直关在等同监牢的星象馆里后一直不闻不问,任由虚空蠕虫折磨她的心灵,这就是杜克的无心之举。

    没想到这会成为对奥妮克希亚的致命一击。

    如果一开始就对她施上百般刑罚,又或者在第一次驯龙之后不停加大折磨的强度,结果多半是压迫越大,内心反抗越激烈,最终给她瞧准一个几乎来次狠狠地反叛。

    当然,还有一种结果就是杜克彻底把她的心灵玩坏了……

    反正根本不会有现在这个比较柔顺乖巧的奥妮克希亚。

    杜克不由心道:接下来应该恩威并施,不能一味对她好或是坏么?

    调教反派邪龙什么的,杜克也是两眼一抹黑。除了在心中告诉自己要想办法免疫那该死的七大罪之外,说到底还是要自己给自己擦屁股。

    既然不能杀掉奥妮克希亚,唯有把这条略带邪恶感的调教之路一路走到黑了。

    影帝杜克脸上不置可否,甚至有着丝丝的邪魅:“喔!真聪明。这么说,你真的会乖,不再反叛吗?”

    奥妮克希亚刚想回答,红唇却一下子给杜克用食指抵住。

    “我不希望听到那些没有意义的谎言。你的伪装和谎言骗不过我的。如果你的答案没法让我满意。我会给你换一个……更有趣的地方。”杜克话语声风轻云淡,仿佛在跟她聊着家常。

    越是这样,偏生这条玩阴谋挺顺溜的母黑龙越是胆战心惊。

    她,颤抖着,努力抬头,对视着杜克的眼睛。

    “我不会反叛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声音还是很大的,旋即马上小声了下去,补上半句话:“大概……”

    “嗬?大概不会反叛吗?”杜克的笑容越发迷人了。

    奥妮克希亚慌忙抬起右手,食指和拇指仿佛夹着一颗空气豆子:“大概……几率就这么小……真的!我已经在说真话了,不要再惩罚我……”

    黑龙公主的眼泪流得稀里哗啦的,已经不敢再看杜克了,仿佛小奶猫要寻求温暖一般,卷缩在杜克的怀里,身子一颤一颤的。

    “说得好!看来我要给你点奖赏。”杜克一下子用公主抱抱起奥妮克希亚。

    等公主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个温暖的房间里了。有着火焰旺盛的壁炉,有着柔软干净的绒毛被子。

    杜克的声音再度响起:“哟!坐骑就要有个坐骑的样子。”

    奥妮克希亚无比温顺地点了点头。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