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 一波未平
    敌人的兵刃落在自己身上,永远不会有这种痛彻心扉的痛楚,因为**的伤痛永远不可能超越心灵的痛。

    体格天生比同族瘦弱的火妖总是瞧不起它们鲁莽而又智力低下的同胞,比如熔岩巨人和熔火恶犬等,但这不代表着它们不清楚自身的弱点和极限。

    上天赐予它们强大的施法能力的同时,也剥夺了它们在近战方面的进一步进化。别看火妖手臂和背脊上有着尖锐的倒刺,以及山羊一样的颀长尖角,那其实更像是某种装饰品。

    连火妖自己都不会用这些尖刺来战斗。

    基本上,每个火妖首领都总会带着几个身体最强壮的同胞作为护卫。

    基赫纳斯的护卫已经跟随他超过一万年了。

    在过去这段极为漫长的岁月里,他一直把自己的生命和信赖,交付给身边的护卫。

    现在那家伙却没有任何征兆地背叛了,基赫纳斯怎能不怒?

    但是他看到的是一张懵逼的脸。

    明明已经把颀长的长矛矛头都插进了自家老大的身体内,护卫脸上却写满了惊骇与不解:“不!主人!我……这是……不是我……不可能!”

    语无伦次,加上最完美的惊慌失措表情,让基赫纳斯的大脑产生了一丝停滞。

    这是怎么回事?

    大脑宕机的时间很短,或许就那么一、两秒钟,就在这时候,右肋突然又传来了既熟悉又陌生的痛楚,又是一击势大力沉的穿刺。这次是他右边护卫的长矛扎入了他的右胸。

    基赫纳斯的愤怒瞬间攀升到极点:“你……”

    转过头,看到的是一张同样惊骇欲绝的脸。

    “不!吾主,我……”右边的护卫在极度惊惶中甚至丢掉了手上的长矛。

    就在基赫纳斯的愤怒即将爆发出来的前一刹那,左边护卫蓦然双手爆发出惊人的力度,他猛力一个横拽,直接让深入基赫纳斯体内的长矛矛头生生撕扯开基赫纳斯的肺部。

    等基赫纳斯再次望向左边时,又是一张懵逼的脸庞。

    这一回,右边的护卫再次握住长矛,把矛头往基赫纳斯体内更深地一捅。

    “骗子!叛徒!你们两个都是”

    没有再理会自己护卫的辩解,基赫纳斯的愤怒无从宣泄,也不得不找地方宣泄。盛怒之下,他已经再也顾不得考虑这是否陷阱,他只知道伤害他的家伙必须得到报应!

    一个爪子抓上一个护卫的头颅,即便他的爪子依然记得他每一个护卫脸上的线条轮廓,即便一万年的相互信赖依靠的日子仍历历在目,但基赫纳斯赌不起了,或者是他不敢去赌。

    他选择了一个最让他感到安全的办法,那就是直接杀掉他的两个护卫。

    不管他们俩是真的背叛,还是被可恶的敌人所利用,现在他们就是他基赫纳斯的最大威胁与破绽!

    “死吧!”

    紧扣在两个护卫头颅上的每一个尖细爪子顶部,蓦地腾出一团赤红色的烈焰,足以焚尽万物的火焰笔直地透了进去。

    “哇啊啊啊啊”

    有不解,

    有迷惘,有彷徨,也有惊惧,但最终两个护卫都没有过多的反抗,只是双臂徒劳地张开着,仿如僵尸本能地渴求着新鲜的血肉。

    就在此时,杜克出手了。

    直接切换成法师状态的杜克,趁着基赫纳斯杀护卫的当儿,腾空扑上,在他高举过头、十指交叉合拢成拳的手上,一股冰寒霸道的气息迸发开来。

    基赫纳斯狰狞扭曲的赤红色人脸上露出残忍愤怒的表情:“卑劣者!我等着你呢!”

    他嘴巴一张,一团不是龙息,更胜龙息的光炮直轰向杜克。

    “咻”

    那是让本已澄亮的熔岩世界更加光芒炸裂的惊天一击。厚实坚固的岩层直接被打穿,大量的岩石被打爆,在半空中触碰到光炮的余波,进而变成齑粉,纷纷扬扬地落下。

    由于光炮轰击的方向朝着老一鲁西弗隆,正在鏖战的每一位英雄都能清晰看赤红色的光炮横贯自己身后的洞顶。

    “杜克!?”卡莉娅失声惊叫。

    “不!这是好事!”更为了解杜克的奥蕾莉亚安慰着卡莉娅:“这么快就把敌方首领的大招逼出来。证明占上风的是杜克!”

    在奥蕾莉亚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二十年前,那个怎么打也打不死的小法师的身影来。

    忽然,一阵安心与甜蜜充盈着她的心胸。

    还是比较缺乏战斗经验的卡莉娅,看着狼狈不堪的鲁西弗隆,追问道:“那我们算安全了吗?”

    “战斗还没结束啊!卡莉娅妹妹!”伊露希亚苦笑。

    “注意节省圣光之力。”奥蕾莉亚补了一句。

    卡莉娅小声说了句‘对不起’,然后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战斗当中。

    基赫纳斯的烈焰光炮打死杜克了吗?

    怎么可能!

    姑且不论杜克是有n条命的男人,如果前前后后混了二十一年,有无数战斗经验,杜克这都被打中,那么他可以找一桶豆腐淹死自己了。

    被打中的,肯定是他灌注了自己部分魔力的镜像分身。

    真正的杜克,已然到基赫纳斯的颈项后面,左手持杖,右手握剑。

    “哈哈哈!吃我一记干豆腐!”

    在最开始的岁月,杜克拿着这把细长的神剑,是非常羞耻的,感觉就是某种羞耻play的公开行刑。

    人啊!果然是一种可怕的生物,因为节操这种东西,掉着掉着就习惯了。

    现在的杜克,已经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挥动了啊!

    细长的神剑一口气扎入基赫纳斯的脖子,比熔岩还要炽烈耀眼的神圣光辉,瞬间把这头火妖首领的脖子对穿。金色的光辉毫无困难地切割着基赫纳斯的脖子,那种流畅一如剑名切豆腐之剑!

    “啊啊啊”基赫纳斯想躲闪,偏偏大招的余势未消,他根本动不了,否则身体的魔法回路当场崩坏的后果也是一个死。

    这一刻,连基赫纳斯自己都绝望了。

    就在这一刹那,杜克赫然发现多了两个赤红色的警告提示:

    “警告!你中了熔火之心首领迦顿男爵的!”

    “警告!你中了熔火之心首领迦顿男爵的!”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