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0章 不悔的爱情
    “锤子才是矮人的浪漫”加文拉德叉着腰,模仿麦格尼那嚣张死矮子的神态和语气说话,把在场的女士们都逗笑了。

    杜克稍微辶四敲窗朊搿

    “而且,我还能感觉到上面的风雷之力,这跟我的力量也相当接近。”

    加文拉德不说,杜克都几乎忘记了这货当年跟他一起去救奎尔萨拉斯的时候,在风暴祭坛也获得过雷霆的力量。这让加文拉德的实力从白银五圣的倒数第一,变成跟其他三人不相伯仲,仅次于最强的乌瑟尔。

    现在,如果是有着雷霆之力的他拥有风剑的话,或许算不上完美,但至少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好了,老大,问题来了。如此博学的你,是否知道另外半边在哪里呢?”加文拉德扬了扬手中的。

    杜克笑了。

    他笑得很灿烂:“看在你叫‘老大’叫得如此顺溜的份上……”

    杜克说到这里,

    特意卖了个关子不肯说下去。

    明知道杜克是在吊他的瘾,加文拉德不得不从啊!

    看他乖巧的样子,活像一只二货哈士奇,骚包的金色臀部盔甲后面仿佛有条毛茸茸的狗尾巴在不停地摇啊摇,就差流一地口水了。

    吉安娜狡黠地笑了一声,一面柔媚地扑入杜克的臂弯里,再转头望着加文拉德:“叫几声好听的,说不定我一高兴,就让杜克告诉你答案了。”

    明知道吉安娜是在趁火打劫,加文拉德察言观色之后知道有戏啊!

    节操什么的!

    给装备就卖!

    “大嫂!大嫂!我给大嫂你行礼了”

    这货居然一点没有圣骑士的廉耻与自觉,真不知他那身浓郁到几乎化为实质的神圣金光哪来的。

    如果这个世界有杜克原来世界的四大邪术之一的ps,杜克几乎要怀疑加文拉德的圣光全都是五毛特效弄上去的。

    反正,吉安娜高兴了,然后其她几个女的不依了。只要脸皮够厚的,都跑上来受加文拉德一声‘大嫂’。

    看着加文拉德,杜克不禁回忆起过去。

    不知不觉,从黑暗之门元年在洛丹伦成为圣骑士开始,满打满算加文拉德也跟着他混了快二十年了啊!

    本应在阿尔萨斯弑父之后,甚至还死在乌瑟尔之前的加文拉德,至今仍活蹦乱跳。摆脱了命运束缚的他,看样子再打个十来二十年都没问题。

    这二十年里,加文拉德一直跟着他混,当过护卫,当过跑腿,不管是在门口站岗还是被困虚空,他从没抱怨过什么。

    杜克忽然感慨岁月啊!

    忠诚!理应得到嘉奖!

    杜克拍了拍加文拉德的肩膀,大笑着:“好吧!看你叫我老大叫了二十年的份上,你要的‘答案’来了。”

    说罢,杜克把另外半边的塞到加文拉德手上。

    没错!

    或许在游戏里,这把神器宝剑的左、右两边道具的掉落几率只有3%左右。当年在游戏中杜克的哥们刷了六年都没刷到另外半边。

    比如某个名叫‘新兵’的苦逼玩家!

    比如新兵!

    新兵……

    好吧,

    重要的呆子要嘲笑三遍。谁叫你总是抓我去打工!?

    在现实的艾泽拉斯里,看上去,风剑的两个核心道具是必定掉落的。

    当加文拉德把两边颅骨合二为一的时候,一股蕴含在颅骨之中的精神力散发出来,冥冥地指引着加文拉德。

    “这是……”吉安娜一惊。

    杜克按住了吉安娜细嫩修长的手指头:“别担心,是好事!”

    加文拉德霍然抬头:“有个声音,叫我去希利苏斯。”

    “果然是那里么?”杜克叹气。

    某种意义上,真实版的艾泽拉斯跟游戏里有着惊人的相似啊!

    卡莉娅凑过来,眨眨眼睛:“杜克,这把剑的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杜克看着众女都是一副好奇心毒死猫的表情,象征性问了一句:“你们想听?”

    “嗯!”异口同声。

    “那是一个距今两万五千年的故事了……”

    桑德兰王子是驾风者奥拉基尔的儿子。他是风元素的领主,的主人,台风之夜诞生,风一样的王子,故名逐风者。

    上古时期,万神殿的创世泰坦造访艾泽拉斯,诸神对上古之神的邪恶嗜好感到忧虑,因为古神对所有雌伏于他们麾下的智慧生物任意杀戮,进行各种疯狂的献祭。

    于是泰坦们派出部队与元素生物和他们邪恶的主人作战。

    上古之神的军队由最强的元素首领率领:炎魔拉格纳罗斯,石母瑟拉塞恩,驭风者奥拉基尔和猎潮者耐普图隆,而泰坦军团则由当时还没堕落的泰坦勇士萨格拉斯统领,史称主宰之战。

    元素与古神的关系,更多的是一种共同利益,作为对召唤他们进入实体世界的回报,元素们愿意和古神一起对抗前来改造世界的泰坦,元素们也并非团结,风元素与水元素为盟,对抗火元素。

    主宰之战前2年,桑德兰王子击败炎魔拉格纳罗斯。

    主宰之战16年,桑德兰王子抵挡攻入风之界的萨格拉斯,萨格拉斯被迫退出风之界。

    主宰之战17年,由于桑德兰王子与无比强大的萨格拉斯刚正面,桑德兰王子开始失明,动作也缓慢起来。

    桑德兰王子爱着领风者阿夺瑞恩的女儿风吻精灵艾希尔,可是桑德兰王子知道不久自己将会失明,而艾希尔希望桑德兰可以和她一起离开这场战争,桑德兰知道他不能给她想要的东西,而没有对艾希尔示爱,称为‘王子的遗憾’。

    主宰之战20年,桑德兰失明。同年,作为同盟者的猎潮者耐普图隆,被萨格拉斯拉斯打败,被钉死在了如今的黑海岸。

    主宰之战33年,萨格拉斯堕落,背叛了众神,然而这并非主宰之战的结束。

    新的战争开始,炎魔拉格纳罗斯进攻风之界,炎魔的手下加尔和迦顿男爵设计束缚住桑德兰王子,桑德兰王子被炎魔拉格纳罗斯偷袭,死后被吸去精华。

    但因为桑德兰过于强大,拉格纳罗斯接受加尔和迦顿的建议,将王子的灵魂封印于两件法器中,分别由加尔和迦顿看护。

    桑德兰王子从此不见天日,也再也见不到艾希尔,再也没有机会表达那份爱。

    主宰之战36年,风之界全灭,风元素们纷纷而逃。

    主宰之战60年,泰坦再次来到这个世界,将所有反抗泰坦的元素们,全部封印,主宰之战结束。

    说到这里,杜克叹了口气:“能把王子解救出来的人,将接受王子的考验和祝福。而桑德兰的的祝福的内容就是‘英雄,愿你有一份不悔的爱情。’”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