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5章 晒坐骑
    “呜呜!”偌大一条满嘴是凶牙的巨龙,发出小动物似的低沉悲鸣,这场面真是要多违和有多违和。

    那边看着一边叨念着“我没脸去见其它同族,耻辱啊!耻辱!”什么的,一边乖乖从天而降的黑色巨龙,部落酋长们甭提多纠结了。

    如果他们不是清楚看到巨龙背上那个座位上坐着的是杜克,杜克还牵着一条颀长的深蓝**法缰绳,黑龙胸口位置上还有着联盟以及马库斯家族的标记,估计他们会掉头就跑吧。

    即便如此,其他巨魔战士看着如此一个庞然巨兽荡开沙尘和石子,用她那双凶厉传神的金黄色竖瞳望着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这边,格罗姆其实是想跑的,不是因为惧怕死亡,而是羞耻。

    看着从黑龙背上跳下来的杜克,

    吼爷那张粗犷而外露着獠牙的青色嘴巴蠕蠕了半天,终究还是直视杜克的眼睛:“似乎……我又欠了你一条命呢。如果你是一个兽人,你已经获得了我的生命与忠诚。”

    杜克耸耸肩:“可惜我不是。”

    沃金连忙打岔:“你一早知道黑翼之巢里有奈法利安么?”

    沃金并不想提出这种近似诘问的话题,但格罗姆认为自己欠杜克太多了,如果格罗姆这样身份地位的老牌强者弄出一个跨越种族和阵营投靠人类的大事件,那会非常非常麻烦。

    即便睿智如沃金,他想到的唯一办法也仅仅是打岔。

    杜克转头看了看沃金,叹气:“我知道雷德*黑手背后站着黑龙之王奈法利安,但根据我对奈法利安的了解,再加上奥妮克希亚的证词,我认为除非谁打到奈法利安位于黑翼之巢最高的王座前,否则以他的骄傲,他绝对不屑对任何存在亲自出手。”

    沃金一下子卡住了,后面的话全都说不出来。

    这时,依然在担架上的格罗姆摆摆手:“够了!沃金!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肩膀上的使命。不管发生什么,黑手兄弟背叛了部落,依然是铁一般的事实。而且联盟利用部落牵制奈法利安,我们部落还不是一样利用联盟对付拉格纳罗斯?”

    格罗姆光明磊落的话语,让沃金的脖子仿佛被卡住了,久久说不出话来,最终只能悠长地幽幽叹息一声。

    格罗姆似乎因为伤痛而龇了龇牙,开口道:“部落需要联盟的力量,联盟也需要部落的。这次请务必帮部落一把,部落必有回报!至于我,只要大事一了,哪怕让我将自己的灵魂焚烧殆尽,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男子汉,大丈夫,一个唾沫一个钉。

    对于格罗姆的请求,哪怕杜克心中早有预算,依然为之动容。

    杜克笑了,轻轻伸出手,跟格罗姆那只巨大且满是伤痕的手掌握在一起:“欢迎再次加入联盟和部落联军。”

    这一刻,沃金和凯恩都明显松了口气。

    不管怎样,有了联盟的支持,至少局势不会崩坏了。

    这时,沃金终于问出了他一直想问又没机会问的问题:“杜克,

    你身后这条黑龙是不是……之前的奥妮克希亚?”

    其实,何止是部落的英雄心情纠结,联盟那边同样非常蛋疼。

    第一次是死亡之翼假扮普瑞斯托领主,差点当了奥特兰克国王。

    第二次是奥妮克希亚化身卡特拉娜女伯爵,差点窃取了暴风王国的至高权力。

    黑龙一族除了强悍的战斗力之外,第二个被世人打上的标签就是阴险狡诈。

    然而,就是这么一条强悍且阴险狡诈的黑龙,而且是黑龙一族的公主殿下,现在竟然被系上了缰绳,牵在杜克的手心,呆在杜克身后静静地当背景板。这真是不可思议!

    “嗯!她现在姑且不会反叛吧。暂时是我的专属坐骑。”

    “坐……骑?”部落几个大佬――沃金、格罗姆、凯恩、瓦罗克都是眼皮狂跳。

    苦逼的部落,唯有酋长才有资格弄头双足飞龙来当坐骑。

    好了!

    人比人气死人!

    货比货得扔啊!

    自己的坐骑是龙,杜克坐骑也是龙。

    但双足飞龙这种即便有个‘龙’字,实则只不过是三流亚种龙的所谓飞龙,能跟杜克这条坐骑比?

    作为曾经拥有过红龙坐骑的部落,老一辈的兽人很清楚实力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能骑上一条一千岁的成年龙都已经很牛逼哄哄了。

    谁都没想过能骑到上古巨龙。

    更不要说位列半神阶,根正苗红的黑龙公主了?

    那种下巴都仿佛脱臼的惊愕,全都写到部落一众大佬脸上,他们张大的嘴巴要塞进一只鸵鸟蛋,绝逼没任何难度。

    这时候,一阵可怕的龙威在杜克背后升起。

    “杜克!你这混蛋!本公主何时承认过你是我的主人了!?别自作多情了!我只不过蒙骗了你,趁机疗伤罢了。今天就趁此机会举起反……呜!”黑龙公主的反叛宣言还没说完,一只仿佛是天神降下的巨大奥术能量手掌,从天而降直接按住奥妮克希亚的龙头,把她一张龙嘴都摁到地面上。

    有那么一瞬,沃金感觉奥妮克希亚其实是想反抗的。明明她刚刚可以跟瓦拉斯塔兹打个平分秋色,可以躲过快如烈风的龙息喷吐,可是在杜克的面前,她却莫名其妙地有着敬畏,无论是反应还是动作都明显慢了一拍。

    迟疑的结果就是她硕大的龙头被魔法大手按住,不停在地上摩擦。

    “混蛋主人!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嗷――”奥妮克希亚看似桀骜不驯地挣扎着,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对杜克的称呼都变了。

    “嗨!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还真想反了?今天就让你尝尝驯龙鞭的味道。”杜克一扬手就是一根特制的九尾鞭。

    很难想象,那么大一条黑龙,看到一条每根细鞭子不足半米长的小小九尾鞭,居然露出胆怯的表情来。

    “不要打我!对不起!杜克主人,对不起――我错了。”庞大体型的黑龙发出类似小动物的呜鸣声。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