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6章 反抗与沉沦
    就在部落强者们的注视当中,巨大的黑龙飞速缩小着,在终极变形术的作用下,仅仅一秒多点,黑龙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位脸带胆怯的贵族女士。她双手死死拽住自己的红底黑边长裙腿线位置的裙子,抿着下唇,美艳的面庞上满是楚楚可怜的表情。

    那真是我见犹怜!

    谁都不会想到,片刻前她还是一条嚣张得鼻孔朝天的黑龙。

    倘若不是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任谁都会觉得她是个受了气的小媳妇,而不是一条凶暴的黑龙。

    格罗姆等部落大佬又一次觉得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

    原本是正义阵营的上古红龙堕落成邪恶力量的爪牙。

    本来是邪恶阵营的大反派黑龙公主变成了人类的坐骑,

    高呼邪恶之名却干着正义之事。

    这真是何等的喜剧气息?

    杜克没有给他们更多遐想的余裕,直接打开一个传送门:“别的不说,你们先回去暴风城休整一下,接下来联盟还需要部落诸位强者的力量。”

    沃金抬头:“请允许我们跟萨尔大酋长联系一下。”

    “没问题。”

    整座黑石山都要塞化了,奈法利安为了经营这里显然花费了大心思。在如此浓郁的火元素地域里,排斥其它元素会比较容易,奈法利安更是基于这个阻止了其它的魔法传信。

    对于旁人,在这里真是开个传送门难于登天。

    可黑石山不是奈法利安一个的地盘。他老巢下面就是拉格纳罗斯的地盘。在熔火之心多个节点被破坏的前提下,杜克的传送成为了可能。

    骤然从炽热的地狱里归来,呼吸到干净清洁的空气,沃金和格罗姆等人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杜克一个招呼,自然有暴风大教堂的牧师队跑出来给他们治疗。甚至还有一支精锐盗贼潜入黑石山搜救还存活的兽人战士。

    兽人、巨魔、牛头人都是比较单纯的种族。对此,几位部落老大都是感激万分的。

    在安置好他们之后,杜克转头,把目光扫向自己身后瑟瑟发抖的黑龙公主。

    “哟!身子恢复了点。马上脾气又上来了啊!”

    明明眼前就是一个人模人样的家伙,落在奥妮克希亚眼里,杜克比燃烧军团的恶魔还要可怕一万倍,一亿倍。

    “你……你……你想怎样?告诉你!我可是堂堂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姑且不论别的,我……我只是按照我的实力要求相应的地位……这都有错吗?”人形的奥妮克希亚,嘴唇都在打颤。

    杜克轻笑着,当然落在某母龙眼里,那就是狞笑了:“如果没有那番反叛宣言,我或许还可以接受。但以反叛为前提,那就是欠收拾了。你敢说,那一刻你没有反叛的念头。”

    “没!”奥妮克希亚第一时间回答,旋即气势上又弱了一点:“大概……没有!”

    “给我过来!”杜克一把拽住奥妮克希亚的手腕,开个传送门直接拖回暴风城的马库斯公爵府。

    当杜克拖着奥妮克希亚出现在公爵府的传送门时,

    守门的法师和卫士都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深深低下了头。

    连忙赶来的大管家马卡罗一挥手,公爵府的下人和侍卫顿时潮水般退出杜克路上经过的房间和走廊。

    奥妮克希亚如同一个弱女子般被拽着走,她仿佛忘记了,哪怕自己人形状态下,依然拥有秒杀凡人的巨龙之力。杜克的力气在她的感知里是如此微不足道,只要她一用力,就能把眼前这个看似孱弱的人类法师撕成碎片。

    她非常清楚自己再跟着走,下场会是什么。

    高傲的她,也非常有冲动去挣脱这个束缚,在跟杜克分开的这段日子里,她甚至偷偷研究过灵魂魔法,图拉扬那样的魔法门外汉根本监视不了她。

    她已经找到并获得了她想要的东西――那是一个源自上古的灵魂反制魔法,只要杜克没有在她施法的头三秒制住她,她就能直接攻击杜克的灵魂,进而在灵魂与灵魂直接的对决中取得胜利,她甚至可以反过来控制杜克的灵魂。

    到时候,她所承受的屈辱,她所受过的折磨,全都能一次过报复回去。

    对!

    仅仅要那么一个破绽!那一个契机!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咬着唇,如同一个人偶一样被拖着走。

    终于到了卧室,杜克关上门,一把将她甩到地上。

    她惊惧地跪着。

    她当然清楚,这里的魔法防护水平,远远比不上杜克的老巢卡拉赞。

    她乃至于无数次都自我感觉,她随时都可以灭掉杜克。偏偏她每次想动手的时候,又会想起杜克在情人湖‘死而复生’的神奇一幕。

    那不是简单的不死,而是一种更类似于时光回溯的神奇力量!

    如果真的是时间领域的魔法,对于奥妮克希亚来说,那才是真正的无解。

    失败已经让她变得有点微缩,她开始不断告诉自己:在我没有掌握他无法被毁灭的秘密之前,我不能轻举妄动。

    她并没有意识到,正是她这种瞻前顾后的畏缩心态,让她的内心开始丧失反抗杜克的勇气,不断地屈从。

    这就好像泰国动物园里的大象。

    很多游客对于一头七、八吨重大象竟然会被一根拇指大小的铁链给拴着表示惊奇。其实那正是大象小时候经历过对铁链的无数次挣扎,都惨遭失败,结果等到它们长大后,依然潜意识认定自己不可能挣扎开这种铁链。

    杜克一靠近,奥妮克希亚就下意识往墙边缩,不知不觉,已经膝盖顶着墙角,自己的前胸和脸都贴到冰冷的墙面上了。

    迎来的,不是鞭子。

    而是温柔的抚摸。

    杜克柔声道:“笨蛋,其实当我的坐骑,才是你的最终救赎啊!”

    精神领域里,杜克再次把系统加工好的视频传入黑龙公主的脑海。那是经过系统大量后期处理后,真实化的画面。

    她又看到了自己的龙头一次次被挂到了暴风城的城门上,清晰看到自己龙脸上的绝望与最后的狰狞。

    “这就是在其它时间线上,我的最终命运吗?”

    一滴清泪,在奥妮克希亚美艳的脸庞上,潸然而下。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