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5章 水火之战
    拉格纳罗斯狂怒不休,然而他再狂怒,再愤恨,再容易受到撩拨而失去理智,他依然是一个智慧生物。

    每一刻钟,都有超过十万吨的海水倾泻在拉格身上。

    每一秒钟,能给他带来力量的熔火之心领地都被海水吞噬着。

    一个水元素首领在他的地盘上肆虐,把他竖起的每一道隔水墙都破坏掉,他却无可奈何。

    这一刻,他怕了!真的怕了!

    “啊啊啊啊――”不是惨叫,而是更为野兽派咆哮。

    拉格纳罗斯第一次双手高高举起巨大的炎魔之锤,无视了周遭一切的阻碍――两大战士的挑衅,黑龙公主的游击,还有数十条水柱的直击。

    他的眼神无比空洞,仿佛根本没看着谁,

    盯着谁。

    偏偏越是这样,杜克心中越是不安。

    因为在系统提示里,拉格纳罗斯的血量少说还有30%啊!

    “散开!”杜克直接下令。

    但似乎晚了一点,因为拉格已经整个身子仿佛倾倒一般,如同火龙卷的下身一下子趴在原本应该是麦格尼所站的位置上。下一个刹那,骤然鼓胀的双臂催动着房子大小的炎魔之锤轰然砸下。

    “轰――”锤子尚未落地,在半空中已然发出震天的爆响。

    那场面简直像天上的太阳跨越了空间,穿过深深的岩层,坠落到这里。

    而且,这一次拉格的目标不再是皮粗肉厚的战士,甚至不是近战组,从一开始她就瞄准了治疗组啊!

    别说几个牧师妹子花容失色,连杜克自己都是脸色铁青。

    不好!

    一旦治疗组全灭,任何人在这个拉格所主导的火焰地狱里都没可能撑过五分钟。

    巨大的炎魔锤是如此耀眼,急速在自己的视界中放大着。

    别说已经吓得懵在原地的卡莉娅和莎莉,就连已经跑出几步本尼迪塔斯和动作更为敏捷的泰兰德都意识到――自己根本没可能凭自己的力量逃出生天。

    唯一有机会逃出锤子重击范围的,是变成豹子跑路的布罗尔*熊皮。

    本尼迪塔斯的嘴巴蠕蠕着,望着头顶急速轰下的锤子似乎想说点什么,最后颓然地低下头,静候命运的审判。

    “呜……”莎莉哭了,她完全不知所措。

    “杜克……”卡莉娅抿着嘴在祈祷着,如果这是她一生中最后一个祈祷,那么她祈祷的对象显然就是杜克。

    唯有泰兰德,她紧急之下,从兜里翻出,射出一根带着绳子的箭矢,就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

    就在最后的最后,突然一根巨大的冰棱柱冲天而起,仿佛针尖对麦芒似的,狠狠怼上了巨大的炎魔之锤。

    或许,这一击是失败的。

    因为内里所蕴含的冰霜元素跟炎魔之锤相差太远太远了。

    冰棱柱仅仅抵抗了炎魔锤大概十分之一秒就宣告失败,直接化作漫天冰片爆散在空中。

    然而它又是成功的。

    就是这十分之一秒,一道白色的人影已经高速穿过炎魔之锤所笼罩的阴影,扑到了几个牧师附近。

    “啊――”莎莉惊叫一声,因为一股大力拦腰扯着她的小腹,这力量是如此大,差点把她昨晚的晚饭都勒出来。

    “杜……”卡莉娅脸上的惊喜还没来得及绽放,她已经一阵天旋地转,似乎看到了天地倒过来了。

    唯有泰兰德的动态视力最好,她放弃了自己的逃生之路,转而躬身,做出一个最适合应对冲击的姿势。

    嗯,本尼迪塔斯最苦逼,突然感到自己屁屁上传来一股巨力,然后自己就飞了出去,很痛苦地掉到熔岩池子里洗澡去了。

    “嘭!”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锤子轰落的地方溅起了三十多米高的熔岩巨浪,坚实的岩层仿佛波浪一样一圈圈隆起,方圆数百米内,全被飞溅的高热熔岩所覆盖。

    饶是英雄们个个都穿着火抗套装,依然被那股超高温的火浪呛得几乎无法呼吸。

    “不――”有人惊呼了起来。

    治疗组完了吗?

    每一个人都注视着炎魔之锤落下的位置。然而那里熔岩翻滚,甚至地表的形态都变了,哪里能看到什么生还者。

    突兀地,杜克的声音响起:“愣着干什么!?揍他丫的!”

    顺着声音的方向,大家总算看到了治疗组的情况――那是在一个凸起的岩石顶端,最年轻的牧师妹子莎莉像一个包袱一样被杜克提在右手上;右边肩膀上,杜克扛着卡莉娅女王,那个浑圆的部位很是扎眼,一对小腿摇晃着,似乎能听到卡莉娅喊‘放我下来’什么的;杜克的左手则抱着泰兰德的腰,这位暗夜精灵大祭司迷醉地凝望着杜克。

    “咳咳!”布罗尔比较有人性,直接跑去把被熔岩烫得翔都快拉出来的本尼迪塔斯捞了起来。

    狼狈不堪,但至少没人死。

    英雄们齐齐转头,继续疯狂攻击着拉格纳罗斯。

    “可恶!”拉格纳罗斯恼怒不已,没想到自己全力一击,竟然一个凡人都没打死。

    那边,奥妮克希亚弱弱地向自己的主人传来灵魂之音:“这种攻击……你硬是要我扛的话,我最多挨一次。”

    “不用!”杜克吐了一口浊气,甩甩头,把杂乱的思绪排出自己的脑袋。

    果然,真实的战斗中,不存在只会攻击战士的boss,脑残才会专门去打那些皮粗肉厚又打不死的家伙。

    当拉格纳罗斯收起他的傲慢,他的难缠程度果然直线上升啊!

    杜克暴喝一声:“海达西斯――”

    “来――了――”

    第一个字的时候,声音仿佛犹在天边。第二个字响起时,声音恍如近在咫尺。

    没有任何征兆地,在远程组后面的那堵直达岩洞顶壁的岩石墙壁骤然融化了。

    黑乎乎的墙壁一下子变成蔚蓝的水色。

    三秒不到,一个跟拉格纳罗斯身材同样巨大的水元素巨人出现了。

    “海大西斯!?你没有资格站在我的面前――”拉格纳罗斯咆哮着。

    “是么?但我已经站在你面前了!而且不是只有我一个!”海达西斯公爵那用最最纯粹的水元素精华凝成的眼珠子扫了杜克一眼。那双极具人性化的眼眸里露出的,是感激的目光。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