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0章 团长又黑装备啦!
    此刻,没有谁知道莫格莱尼两个做出了如此决定。

    每人依然把注意力放在桑德兰王子身上。

    看着狂暴的风王子,德米提恩是懵逼的:“吾主!为什么?为什么啊?”

    没有哪个联盟强者有空回答他。

    大家都知道,多半是两万五千年的囚禁,让逐风者桑德兰失去理智陷入了疯狂。

    大气中的风之元素业已开始沸腾,将其称为风暴元素也毫不为过。天空中到处爆发出狂烈的嘶鸣声,整个天空风云突变,片刻前还算清朗的天空现在尽被阴沉的风暴所占据。

    就在风暴元素沸腾到最浓烈的那一刻,伴随着隐隐的雷鸣声,逐风者桑德兰的身影开始无限伸长,蓦然霸占了几乎整个希利苏斯的天空。

    那是一个怎样巨大的元素巨人啊?

    光是庞大的身躯,就足以遮蔽太阳与月亮的光辉,他自身就是比云层更庞大的遮蔽物,仿佛他巨大的身影就能取代整个大气层,笼罩在众人身上,成为挥之不去的恐怖阴影。

    而就在风暴发出最可怕的呼啸的瞬间,整个希利苏斯,不论任何动物、植物、凡人,甚至某些超越凡世的存在,都被狠狠地刺激到了。

    那是灵魂层面上的压迫,稍微弱一点的家伙,早已瑟瑟发抖起来,脸上浮现出了最为深黯的恐惧!

    那是源于它们先祖的记忆,深刻烙印在它们的基因、它们的血脉最深处。

    那是在两万五千年前最最可怕的黑暗帝国时期,古卡利姆多大陆上,古神克苏恩与风元素领主互相攻伐时遗留下的恐怖记忆!

    “喂喂喂!这不对啊!我们救他出来,他恩将仇报都算了,怎么这货感觉比拉格纳罗斯还强?”顶在前方的加文拉德叨念着。

    突然,他发现一只手从后面搭在他的肩铠上。

    “杜克?”

    正是杜克,不知何时从后阵来到了前方,他仰头看着不断狰狞地张牙舞爪发出怪叫、疯狂扩大地自己躯体的桑德兰王子,忽然露出古怪的笑容。

    “喂!你们就没人想到要给他一脚吗?”

    给他一脚?怎么给?

    对方可是无形无相的风元素……呃,等等!

    这时候,大家终于发现所有风的源头,赫然就是刚刚某人摆在地上作为祭品的啊!

    杜克飞起一脚,恍如菜刀砍电线,一路霹雳带闪电。

    就是这么同为自然属性的一脚,原本摆得好好的颅骨就歪了。

    “啊!?”

    这一脚,让所有人吃惊不已,因为他们惊愕地看到,半空中那个巨大无边的身影霎时间缩小了不知多少倍。

    桑德兰王子并没有像个纸片人一般一踢就倒,但是他很明显受到了某种未知的影响。

    唯有罗宁和泰兰德看出点什么,他们留意到了那一闪而逝的火光。

    “这是……神性的光辉吗?”

    “神性?”吉安娜问泰兰德。

    泰兰德点头:“嗯,似乎是桑德兰王子想把自己的意志扩散开去,从大气中吸取并提纯元素力量,但被杜克阻止了。”

    杜克抬着头,脸上挂着神秘莫测的微笑:“桑德兰!我知道你很愤怒!也很狂躁!你急于发泄心中的怨恨!可是你也要看看,是谁打倒了拉格纳罗斯放你出来的……”

    “吼——”震天一吼,外加当头一剑,这就是桑德兰王子的回答。

    杜克皱了皱眉,这个桑德兰王子显然跟原来历史上的王子有出入。历史上那个风王子好歹还吼了几句人话的。

    杜克一副思考人生的样子,他倒是不怕被砍死。如果手持炎魔之锤的麦格尼和拿着的提里奥两大猛男在这里,都可以让杜克被砍死,那么他们就枉为英雄了。

    这一次,是发动了的麦格尼直接抡起炎魔锤,跟桑德兰王子的风剑来了一次毫无花俏的对碰。

    “轰!”恍如火山爆发的骇人气势,直接压倒了桑德兰王子,王子的风剑不光被一锤子敲了回去,后仰的身姿更是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僵直。

    此时,任谁都能看到王子看似强大的巨大身躯里的虚弱。

    大家不由想起了那个传说,曾经逐风者是何等的强大,然而他中伏了,虽然炎魔之王无法彻底消灭他,但把他分拆成两半禁锢了起来。

    可以想象,经历了两万五千年的折磨,桑德兰王子是何等的虚弱。

    既然无法交流,那么结果就注定了。

    “做掉他!”

    杜克一扬斗篷,他甚至不屑于出手。

    没错!

    桑德兰王子看似强大,实则外强中干。两万多年的囚禁,让他各方面都退化了,甚至是理智。

    一头只剩下本能,一个特殊技能都没有,只会胡乱劈砍的弱化版元素领主,只可以算是一个大号靶子。如果这都搞不定,联盟的英雄团可以集体跳河自尽了。

    杜克就在后面坐着,静静地看着可怜的桑德兰王子走上绝路。

    “嗷——”桑德兰王子装逼被雷劈了,本来还以为可以轻松混把神器的加文拉德,罕有地动用他的雷霆之力,劈了王子一记。

    “啊——”王子愤怒了!因为麦格尼赫然拿着当年教他做人的,又跑来教他做人。

    “啊啊啊啊——”王子再怒了!炽烈的圣光,使他隐隐回想起当年似乎也有那么一群泰坦,用这样的光芒教他做人。

    如暴雨般的魔法和箭矢在倾泻,注满了火焰元素的兵刃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他孱弱的身躯上留下伤痕。

    并没有多少意外,仅仅五分钟,可怜又可悲的桑德兰王子,在重见天日不久就倒下了。

    一大团类似于灰尘的东西,那就是风王子的残骸。在尘土当中,一把小号的风剑特别引人注目。

    “这是……”加文拉德无比好奇。

    “这是,拿着它,让那个狂信徒干活。”

    一如历史,终究是做出来了。加文拉德乐得屁颠屁颠地到处炫耀,直到他惊愕地看到,杜克居然也拿着一把一模一样的风剑……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