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2章 给我的女人当坐骑去
    就在杜克把白金圆盘一手砸在红龙脑门上的同时,端坐于黑石塔最高层王座之上的人形奈法利安整个人仿佛屁屁被扎了一下,整个人跳了起来。

    他可以明晰感受到自己失去了对堕落红龙的灵魂控制。那不是因为对方死亡而断开,而是有一个更强更高权限的力量蛮横地从他手上抢过了控制权。

    这简直是打脸打得啪啪响!

    他知道这是什么回事

    他自诩黑龙之王,所有黑龙至高无上的主宰,现在却被父亲残余在世上的力量打败。

    哪怕杜克有取巧之嫌疑,依然对他的自信与自傲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

    脸上一阵青一阵红,鼓胀的脸庞上布满了阴云。

    突然,一个充满诱惑与阴险的声音不请自来地闯入了奈法利安的精神世界。

    “桀桀,看来你需要帮忙?”

    “不!这里没你的事!恩佐斯。”奈法利安斩钉截铁:“我记得很清楚,我没有呼唤你!”

    “嘿嘿!我只是来提醒一下你,被你视为祭品的奥妮克希亚并不在你的巢穴里。”恩佐斯冷笑着。

    “但杜克在这里!”奈法利安犹自强辩道。

    “呵呵!希望你的玩具能收拾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类!”恩佐斯不置可否地说道。

    奈法利安胀红了脸,双拳都是颤抖的。

    另一面,堕落红龙在倒下的时候迎来了一个他从未想象到的结果——杜克竟然奇迹般从奈法利安的手上抢到了他的所有权。

    “这……这……这是……”让他堕落的狂暴黑暗力量高速在他体内消退着。

    他超越自身极限的力量是以燃烧他的生命与灵魂作为代价换来的。

    在黑暗力量消退的同时,取代狂热与麻木的,是难以想象的身体、精神与灵魂的三层伤痛。那份骤然袭来的恐怖冲击,足以毁灭大部分生灵的理智。

    作为一头在最深暗堕落中依然保持了相当程度理智的强者,瓦拉斯塔兹的意志力无疑是惊世骇俗的。

    然而他心再大,都不敢想象他竟然还有逃出深渊的时候。

    龙脸上写满了震撼与不解。

    感受到脚下的巨龙停止了挣扎与抽搐,杜克大声道:“放松你的意志,不要抵抗,认我为主,否则奈法利安还是有机会抢回你的支配权。”

    虽然不懂杜克是怎么做到的,但以杜克与自家女王的关系,服从杜克怎么都要比听令于邪恶的黑龙之王好一百万倍啊!

    瓦拉斯塔兹马上照做,任由杜克的意志入侵他的灵魂,把他的精神世界翻个底朝天。

    他可以清晰感受到,那些烙印在他灵魂最深处充满耻辱的奴隶印记被改写着。从一个狰狞的黑龙头像改成一个蓝色的旋风。

    他不可能知道,这是杜克取了巧。杜克先以里的耐萨里奥鳞片,模拟出真正获得艾泽拉斯世界承认的黑龙之王权限,覆盖了奈法利安的权限。然后再让‘耐萨里奥’把瓦拉斯塔兹的所有权渡让给白金圆盘的主人——也就是杜克他自己。

    这种一环套一环的把戏,全都基于一个事实,自大的奈法利安把最高权限的主人定义为‘黑龙之王’而不是就写着他奈法利安的大名。

    这是一个空子,偏偏世上唯有杜克一个人可以钻。

    直到杜克在十秒钟之内做完了这一切,才心中长舒了一口气,不过这并不是结束,因为战斗仍在继续。杜克一转头:“卡莉娅帮老牛,其余人帮麦格尼!”

    大伙一下子散开,各司其职。

    地上,瓦拉斯塔兹仿佛仍在梦中:“我解脱了?但……唉——感谢你,杜克*马库斯,我会尽力自己去龙骨荒野的。”

    感受到自己糟糕至极的状况,瓦拉斯塔兹对自己的生还不再报任何希望。

    狂暴的黑暗力量,让他透支得太厉害了,轻易超越了一头上古巨龙能够承受的极限。别看他表面上就是断了一只爪子,颈椎被刺了一剑,实则他内里几乎是空壳。

    闪亮的龙鳞和龙皮下,是过度透支和压榨之后残存下来的干瘪筋肉。

    此刻的他,跟一头苍老到迈不动腿的病龙差不多。

    “呵?你眼里的绝望,仅仅是这种程度吗?”杜克那种讥讽似的口吻,让瓦拉斯塔兹不舒服。

    如果杜克不是那个一把将他从黑暗深渊里捞出来的那个人,说不定他已经喷他一脸龙息了。

    正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杜克继续道:“抱歉,我在上古之战里见过更深黯,更可怕的绝望。”

    “你……你参加过上古之战!?对哦!你就是那个杜康!”作为一头同样参加过残酷的上古之战的老龙,瓦拉斯塔兹突然来精神了。

    “别人救不了你!不等于我救不了!”突然,杜克手上多了一团翠绿色的生命之光。

    “这是……”红龙的竖瞳骤然一缩。

    他当然认得这是什么,这可是他最敬爱的女王陛下的啊!

    有了它,甭管多严重的伤害,哪怕只剩下半口气,依然可以下一刻变得生龙活虎,原地复活!

    他眼神中顿时流露出对生还的无尽渴望。

    可下一瞬,他又变得自暴自弃起来。

    “不!不要把陛下的宝物给我,我不配!我失败了!不但没监视好奈法利安,甚至堕落为他的爪牙,屠杀了数不清的无辜凡人。我有罪!我……”

    “啪!”一声,红龙被一个巨大的奥术能量做成的手掌打了个响亮的耳光。

    “够了!难道你真想就这样死去,然后让天灾军团多一条骨龙肆意驱使?”

    瓦拉斯塔兹被这个可怕未来吓到了,但他还是犹豫着:“但我灵魂受损,实力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没有再管这头善良但某些方面有着奇怪执着的傻龙是什么意见,杜克直接一把将红龙女王的,按入了他的脑袋。

    “啊——”

    伴随着傻龙的惊呼,强大的生命力量注入了他残破的身躯当中,高速修补着他身躯里每一处伤痕。被狂暴力量折磨得千疮百孔的血管,到处渗血的肌肉,开始衰竭的心脏,所有的一切都被这股生命能量重新激活着。

    “我……我……我……”

    “够了!别再我我我的!真找不到未来干什么的话,给我的女人当坐骑去!”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