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风雨同路十五载——记云飞入行十五周年
    十五年前的2002年6月,一个大三的逗逼工科大学牲正在暑假即将来临时,在广州百货大楼新翼实习。

    那时候的实习,是无聊而蛋疼的,每天的工作就是清理这栋新盖好的百货商场的空调机组,具体点就是把水泥和脏物封住的百叶窗用锤子敲开,让百叶窗和空调回风机能顺利运作。

    就是在这么无聊蛋疼的情况下,那个苦逼大学牲用不多的零花钱买了几张对现在这个时代来说是老古董的上网卡,用占据电话线拨号上网的方式,开着自己的小电脑开始了。

    那个古老的年代,连那个时代大名鼎鼎的《小兵传奇》都没开始连载,远古大神玄雨还只是一个当美术老师毒害小学生的小胖子,写着《梦幻空间》。

    那个大学牲看完了所有像样的网络,当看完了佳作,然后把排行榜上五十位之后都渣作都啃了,发现啃不动时,就萌生起了‘我去写都比这些家伙好’的神奇想法,并付诸行动。

    于是,这个世上少了一个准备下工地的三流大学牲,多了一个不入流的作家。

    写了一套名为《霸王之枪》的种马文的第一章,于2002年6月30日正式刊登。

    其实别怪这个作家写种马文,因为当年混的就是工科院校,一个班40个人,32男8女,唯一漂亮的女生还比这个作家要高几公分。而这货从来不喜欢爬树的感觉。

    在这种压抑的情况下,这个作家写出了一本荡气回肠,开篇不久就让数万大军不x的神书……

    咳咳!

    想想都觉得好羞耻。

    呃,这也是某种自我公开处刑了吧!

    不用在点娘找了,找不到的,这玩意不封书才有鬼。

    嗯,接下来,情况一发不可收拾。

    本着这套书,某人在自己找到的台湾出版网站鲜网出版了自己人生中的处女作《霸王之枪》!

    大学没毕业就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然后无耻地背叛了自己的大学同学,从此跟建筑行业绝缘了,甚至在大学的毕业论文答辩时,还祭出了自己的。

    还记得当年某人狗屁不通地答辩时,冀老师语重心长地说:“既然你不干这行了,我们也不为难你。答辩就算了,来谈谈你的吧。”

    三分钟的答辩,2分半在吹,某人还无比心虚地不敢告诉老师,主角第一章就推了一条龙女。后面答辩的那哥们只能一面苦逼地在自己说,看着下面三个老师在看某人的实体版。

    啊!果然英明伟大之人就是好心有好报的,后来冀老师当了我们土木工程学院的书记。

    后来,某人就走上了写的不归之路了。

    紧接着2003年毕业后,在台湾出版了科幻类《飞云星志》,这套更是在两岸三地都有发售,只不过大陆是盗版,在香港和澳门则改名《流氓舰队》。

    可惜,再后面因为文青发作,也不适合市场化需求,陆陆续续出版了《火鸟》、《流氓骑士》、《水星小子》等近十套不温不火、纯粹混口饭吃的繁体,也在2009年试过写网络《狼主》,一直就没红过,也就仅仅比扑街好了一点点而已。

    随着2010年之后,台湾繁体市场的没落,更是一度陷入了绝望了。

    从2011年开始,一次又一次投稿被拒绝,甚至到了2013年,自己一直混的出版社鲜网都倒闭了。

    人生一下子到了最低谷。

    所有的积蓄已经花光,不得已,被家人逼着找了一份饿不死也养不肥的闲职混日子。

    然而,即便是在这段最黑暗的日子,依然没想过彻底放弃写作。

    没错,这家伙就是我——余云飞,一个曾经扑街扑到地核里去的写手。

    那段日子,混得很惨,不会写网络,不适应爽文的写法。网络界混不了,也不被台湾其它出版社所接受。

    曾有过一个网络巨神想‘拉’我一把,或许是看在同出鲜网的份上,施舍我,让我去当他的枪手。

    只不过我最后的骄傲,让我拒绝了他。

    你是巨神不假,但我哪怕饿死也没想过当你的枪手。

    或许,这就是一个写手最后的矜持。

    沉沉浮浮,不断扑街,不断尝试。

    直到2015年2月,我的儿子出生,不得已,看着干瘪的荷包君,看着满是期盼的老婆大人。

    我横下一条心,再次踏上了写作之路。

    这一次回归起点,距离我2009年扑街,已经足足有六年之久。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适应这个世界,自己写的东西是否还有人愿意去看。

    曾经的老哥们建议我写都市,好吧,都市就都市,然后华丽地扑街了。

    曾经的专业繁体出版作者,写了一套都市,你们猜怎么着?

    直接被起点拒签了!

    拒签我的,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现在的责编丹青……

    说真的,当时的感觉是崩溃的。

    准备了2个月,然后又花了一个月写了10万字,结果是拒签!不信邪的我,换了家网站,写到20万字,结果还是让我绝望……

    签约是签约了,写吧,每个月写24万字,确保销售达到多少多少,每个月可以有1200块。

    忽然苦笑!

    这根本不够。

    才几个月大的儿子嗷嗷待哺,两百多块一罐的奶粉钱。当然,关键是结婚时因为装修和摆酒欠下的十几万巨款,每个月光是信用卡的循环利息就足以让我愁得几乎跳楼。

    看着那可怜的工资单,我足足三天失眠,每天都是浑浑噩噩的。

    最难过的时候,我真是绝望到差点要跳楼了,只不过想到会留下孤儿寡母,又舍不得。

    最后一咬牙,决定抛弃了一切节操,哪怕是背着骂名,被以往爱看我书的老兄弟责骂,我都只能去进行市场化写作。

    所以,就有了去年我真正回归起点的第一套书《暗影神座》。

    没错,这是一套爽文。

    或许,不会有人想象到,我是顶着那种可怕的心理压力下,写出这样一套书。

    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因为我总是在想,大家,是因为平时已经够累够苦了。没必要再给大伙心里添堵了,所以在里的雷文就是一个幸运的逗逼。从头到尾就没真正苦逼过。

    能够带给大家快乐,顺便我赚点稿费,这就足够了。

    《暗影神座》最后写了276万字,这比我预算中已经多了很多。原本就想着,哪怕有500均定,我跪着都要写到一百万字。无论是大纲还是剧情设计,都是一百万字的结构。实际上,因为我以前从未写过百万字以上的,写到150万字开始就有点驾驭不住了。后面几乎是强行压住剧情写下去的。

    没办法,我笔力不足。这也是我第一套过百万字的。

    我尽力了。

    无论如何,好歹算是有了个完美的肥皂剧的happyend。

    现在这套《暴风法神》,尽管我想过有精品的话,就写到500万字,但我还是小看了大家对于魔兽世界的热情,成绩比我预想中好了一倍。

    即便有不少热情的读者希望我写到一千万字,甚至有个盟主希望我写到天荒地老永不完结。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姑且不论暴雪爸爸拼命吃书,自己推翻自己的设定,还拼命把游戏版本更新下去。

    我自己的身体也扛不住。

    在2015年3月开始回归起点,我就没休息过一天。每年从大年初一到年末的年三十,真的没有一天是断更的,最烂都有2000字更新。数字上显示的断更,是因为点娘大姨妈,愣是把我的更新卡到12点后,结果才有两天断更显示。

    曾经的我,在绝望中是一边上班,一边每日万字更新。从《暗影神座》跟过来的老读者都知道我喜欢晚上更新,就是这个原因。

    我以为自己还年轻,还能熬……谁知道,熬得了一时,熬不住一辈子。回归写网络2年,已经比以往13年的总更新量还多了。

    身体差了好多,动不动就是重感冒,光是刚刚这个六月,我已经两次中暑。

    非要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就是弱不禁风……

    一回头才发现,我这个36岁大叔已经不年轻了。

    无限唏嘘。

    我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伟大,也没有那么文思泉涌,所有的点子,都不过是用时间积累出来的。我只不过是一个为了扛起自己小康之家而奋斗的中年男人,一边养家应对不断增加的支出,一边码字还债。

    现在看了看,原来我欠银行的债都还得差不多了。过了这个七月,就是无债一身轻了。

    终于能以一个更平静的心态去码字。

    有读者问我新书,我还没想好,因为那是明年2018年的事了。

    最近暴风的数据在掉了,我也没办法,这就是同人属性作品的枷锁了。全部一样就会被骂还不如看原著。如果跑太偏,后面也没法接得上。

    早期活下来的强者叼人太多,结果变成现在局面卡住。我也很难写。

    反正我话放在这里了,哪怕最坏局面是一个读者都不剩,我都会多写两百万字好好把《暴风法神》完本的。

    这是我身为一个从不太监的作者的矜持,也是我最后死活不肯丢的节操。

    同样是为我从2005年到2009年五年魔兽生涯画上一个最完美的句号。

    接下来关于下面的剧情,因为魔兽世界5.0熊猫人我没玩过,估计写也写不好,大部分剧情会跳过,只剩下怼脑残吼那一段。

    6.0脑残吼复辟……我想说,假如杜克明知道脑残吼会复辟,还放了脑残吼出去,那是我脑残,杜克脑残。所以不会有所谓的6.0的剧情!!!

    还翻盘?翻你妹!

    (╯-╯︵┻━┻(掀桌子)

    ┬─┬ノ(-ノ){摆好摆好)

    (╯°Д°)╯︵┻━┻(再他妈掀一次)

    暴雪爸爸太能拖了,我是拖不起了。为了不把暴风法神弄成有生之年系列,7.0怼死萨总,全书完本。所以也没有了虚空大君,各种设定上也会更改。

    这样的做法,你好我好,大家好!

    至于更新,我只能说在身体允许的状况下尽力而为。

    最后想说的是,15年断断续续的写作生涯。

    成功过,失败过,又再次崛起。

    不管是经历、年龄,还是心态上,我已经成熟了许多。

    好希望能够一直这样写下去,写到60岁,甚至写到80岁。跟大家一同分享文字的欢欣与喜悦。

    我不知道5年、10年后,大家是否还记得我,记得《暗影神座》,记得《暴风法神》,但是只要大家曾经因为同一套书在一起露出过同样会心的笑容。

    这已经足够了!

    风雨同路十五载,希望你我携手再创辉煌!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