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7章 好激动!肿么办?
    这条火柱没有任何的伤害,单纯就是不甘寂寞的示威。看到嘴巴大张的麦格尼连天神下凡都没用,就知道了。

    不由分说,紧接着,提里奥的,加文拉德的风剑,竟然不分先后地爆发出夺目的亮光。

    炽烈的火焰之柱,神圣的金色光柱,环绕着雷光的风雷之柱,这三把神器以自己的方式,向杜克手中的神器法杖发出威吓似的宣告。

    嗡鸣夹杂在光辉中,让所有人惊叹不已。

    很快,这场神器比拼分出了胜负。

    杜克手中的绽放的光辉越来越盛,越来越亮。

    紫蓝色的光辉,成了这个空间唯一的主旋律。

    连大厅周遭的冰霜都尽数被染色。

    这时候,让杜克无语的事情发生了。

    三只黑乎乎的半透明乌鸦再次出现,发出“呱呱呱!”的难听叫声。说得好听是声音清奇,说得难听就是让人蛋疼。

    这让杜某人响起童年时看过的动画片,每当吐槽时刻来临,就会有一只黑色的乌鸦从天空中华丽丽地飞过,一边飞一边叫“傻瓜!傻瓜!傻瓜!”。

    对!鸡腿杖就是这么操蛋。

    偏偏这个画风清奇的画面让情势有了新进展。

    乌鸦一叫,提里奥的还好,其余两把神器居然突然间萎靡了下去,是心灵遭受到十万点的伤害,被打击得抬不了头,还是别的。

    嗯,别说,还真是心灵伤害。

    强大的系统精灵截获了一段从上散发出去的、类似影像传输的意念传递,具体是什么,还无法完全解析。

    不过有两个片段是肯定的,一个是杜克率团怼死拉格纳罗斯,另一个影像则是杜克搞定风王子。

    这分明就是鸡腿杖在宣布:你们曾经的主人都是我主人的手下败将,你们的主人都是我主人的手下,吧啦吧啦!

    杜克目瞪口呆,几乎当场想摊开传说中的笔墨,大笔一挥,写个‘服’字给埃提耶什。

    尼玛,虽然你是神器棍子,但混到你这地步,还会用数据打脸,这也没谁了。

    看到炎魔之锤和风剑服软,发出更为清脆悦耳的……乌鸦叫声。

    “呱呱呱!”欢快急促,且找抽。

    那个嘚瑟啊!杜克发誓,如果这玩意不是他的神器棍子,绝对找机会把它拆成零件,那个什么来着?谁喜欢谁拿去。

    “杜克老师!让我摸摸可以不?”那边,吉安娜已经屁颠屁颠跑过来,十指交叉紧握,双眼已经是追星族的标准星星眼,撒娇兼卖萌,什么都出来了。

    换做是别人的神器,她当然不好意思去摸去研究。

    但杜克嘛……身为杜克的徒弟兼爱侣,说什么都是有特权的。

    “没问题。”杜克很干脆地递过鸡腿杖,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他没有松手,同时向埃提耶什传去一个强烈的意念——这是你主人的马子,别伤到她了,否则老子就把你给拆了。

    立马,埃提耶什传回一个意念——没问题,你跟我,谁跟谁啊!

    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再次发生,埃提耶什不光读取了杜克的记忆,自个嗡鸣出大名鼎鼎的《欢乐颂》的旋律,还让三只虚幻的乌鸦停在吉安娜手上和双肩,发出讨好似的低鸣声,颀长弯曲的鸟啄轻轻磨蹭着吉安娜吹弹可破的脸蛋儿。

    杜克的嘴巴当场变成标准的‘o’型。

    你妹啊!这不是圣徒麦迪文流传下来的神器吗?

    怎么会变得如此没节操?

    真是物似主人吗?

    “咯咯咯!”吉安娜笑得很开心。

    惊喜,陆续有来,突然系统猛地跳出一个大大的弹窗,几乎占据了杜克一半的视野。

    “你的神器向宿主渡让,请问是否接受?”

    杜克足足愣了三秒。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就是啊!

    二十年的岁月!

    时间太久远了!

    久得让杜克业已忘记,原来鸡腿杖的前一任主人麦迪文也是一个半神!

    没错!麦迪文可是有称号的半神级大奥术师!

    同样是三系精通,但他最出名的还是基于奥术系的空间魔法。

    杜克根本就没指望太多,能凑齐埃提耶什,弄到一把神器,就已经很开心了。谁知道竟然还有额外的神性作为压轴大奖!?

    “哈哈哈!奥术神性!奥术神性!我这次可以冲击半神了!”

    兴奋!狂喜!雀跃!

    杜克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22年!

    穿越到艾泽拉斯足足22年!

    从一个几乎一无所有,随便跑个贵族出来都能在自己头上拉屎拉尿,不值一文的苦逼小青年,到今天的联盟第一人,即将冲击半神级的超级强者。

    杜克经历了不知多少风雨。

    回想起那一次次险死还生,又或者说死了又活的惨痛经历,杜克至今仍感到不可思议。

    人,总是不满足的。

    又或者说,欲*望才是人类前进的动力。

    曾想过,能混个日子,不要变成食尸鬼就好。

    到厌恶衰老,渴望永生。

    又从不老长生,变得渴望力量。

    求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活得更好!

    或许,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但那又如何?

    反正早已习惯了挑起整个世界未来的重担,那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毕竟,责任越大,福利也越大啊!

    “哟!大家,怎么办啊!我现在好激动啊!好想亲你们啊!”在风之语中,杜克激动万分地说道。

    原本,跟各位爱人的关系,是秘而不宣的。

    传言归传言,老子不公开承认,谁也无法奈何杜克和她们。虽然理论上好几个女王都是年过三十的老姑娘了,但有永生祝福、年龄失去意义的前提下,谁也不好说什么。

    此刻,杜克等于是要搞事情,把一切都挑明了啊!

    这边杜克一说,吉安娜首先近水楼台先得月,毫不犹豫地一嘴亲上去。

    嗯嗯,好香好香。

    看了看这对所谓的师徒那连着彼此唇边的银线,加文拉德囧了。

    但这仅仅是开始!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