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9章 焦躁的魔皇
    魔皇一边挥舞着其拉帝王法杖,一边脑子在急剧地运转着,思考着局势。

    现在形势很明朗了,他兄弟维克尼拉斯对希尔瓦娜斯绝对占优,不停压着打。这边,在元素领域上,面对一个三系专精,另外三系也有不俗实力的杜克,他却严重被束缚住手脚。

    再这样下去,他败亡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现在的情况有点像衔尾蛇,后面的蛇头想要吞噬前方的蛇尾,就看哪一方吞噬得快一点,哪一方就是胜者。

    到底是维克尼拉斯先杀了希尔瓦娜斯?

    还是杜克先通过攻击他,而耗死他们?

    最终他做出了决断,那是一个残忍的命令,数以百计的虫子一下子变大,它们有着各种各样的特质,有的注满了火焰元素,有的是冰霜、有的是酸液。

    这些虫子无视了火妖侍卫与炎魔的攻击,一个劲地冲向凌空而立、站在一个奥术能量王座之上的杜克。

    出乎魔皇意料,哪怕被穿透了阵地,也没有哪怕一个火妖侍卫脱离了一线阵地,他们甚至忽略了追击,埋头继续攻击自己攻击范围内的甲虫。

    魔网中,又有新的元素造物出来了。

    这一次,是一个浑身有着雷霆电光缠绕的巨人。

    “以塔迪乌斯之名宣告——没有任何存在可以跨越我,攻击到吾主!”这个有着圣骑士外形的雷霆巨人,仅仅一个响指,大量冲过防线的甲虫忽然没由来地跳跃出电光,一阵霹雳爆响之后,整个世界清净了。

    维克洛尔连皱眉都没有,直接让更多的甲虫从大地的缝隙中钻出来,不停充能,变大,扑向那连绵的火焰与雷霆防线。

    这一幕,说不出到底是惨烈,还是残忍。

    这些生于黑暗之中、被当做兵器培养的生物,此刻如同飞蛾一般,前仆后继地冲向那条牢不可摧的防线。

    它们的生命,看上去廉价又可悲。

    然而只要它们能成功阻碍杜克施法片刻,在双子皇帝眼中,它们的生命就有了意义。

    维克洛尔开始施法了,那是一个完全有别于攻击魔法的法术。

    !

    如果没有意外,双子皇帝马上会两兄弟调换。

    魔法免疫的剑皇将会来到杜克面前,而物理攻击免疫的魔皇将会对上希尔瓦娜斯。

    “哼!”杜克冷哼一声,一个足足有一座小型哨塔大小的大火球,当面砸到维克洛尔身上。

    火焰一瞬间就烧穿了魔皇的左肩铠甲,不光是铠甲,他小半个左肩几乎都在这一击中灰飞烟灭,但他却毫无痛楚之色,有的只是仿佛胜利宣告似的笑容。

    在杜克精神海里,魔皇传来这么一句话:“主人说,能在他的圣地里传送的,只有它允许的存在!”

    杜克一个激灵。

    不想承认,也必须承认。

    在真神的地盘上如同踏入了对方的领域。克苏恩疯狂的神力肆意散布在整个安其拉神庙里,杜克扩张魔网是一件非常非常吃力的事,明摆着这是吃力不讨好的活。

    杜克又必须这样做,否则他将会被断绝跟外界的一切力量联系。

    作为一个新晋半神,杜克自身的神力积蓄也好,魔力储蓄也罢,绝逼是最低的,刚刚架构好魔网的雏形就被迫加入战斗了,如果被卡住了魔力来源和魔网的支持,那么杜克跟一个普通的曦日**师区别并不大,顶多就是命硬一点。

    幸好,杜克所掌握的元素类型实在太多了,连克苏恩都不可能将杜克所用的六大元素全部驱逐掉。

    这就好比打补丁,如果是一个两个破洞那还好补,如果是个满是窟窿的箩筐,那还补个屁啊!

    所以不管克苏恩怎么打压,杜克还是一点一点扩大着自己在此地的魔网,不论是魔力总量还是魔网自身的体量。

    但克苏恩可以做到彻底搅乱神庙内的空间坐标。

    杜克此时就感受不到任何一个清晰的空间坐标了。

    下一刻,维克洛尔大帝即将跟他的兄弟互换位置……

    此时,杜克脸上连半点紧张的神色,都不屑于表露出来,仅仅是左手始终紧紧握着那支哪怕在其拉虫人当中都有点名气的神器法杖。

    “虚张声势!”维克洛尔发出不屑的哼哼。他已经想好了,在传送之后,要如何血虐那个跳来跳去的女精灵。

    周遭的影像忽地模糊,那是空间传送所必然面对的境况。

    可一秒钟后,魔皇惊呆了,杜克根本没有被他抛在百码外的身后,杜克跟他一样,完成了一次成功的传送。

    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在克苏恩上神混淆了这里几乎所有空间坐标之后,任何一次传送和闪现都是一次风险极高的赌博。一不留神就会卡在神庙的廊柱里,甚至是某个不知名的空间缝隙里,就此完蛋。

    他忍不住“啊!”地惊呼了一声,他做梦都没想到杜克会做得这么决绝。

    真正让他无法理解的是,杜克是凭什么定位空间坐标的。

    杜克微笑着,飞起一脚,不轻不重地踢在有点发愣的希女王屁屁上。激荡的奥术元素一口气将希女王打飞了,飞向百码开外剑皇维克尼拉斯所在的地方。

    “杜克你混蛋——”希女王有点气急败坏。

    明明杜克有更好的方式,偏偏这样做,这到底是羞辱呢?还是**呢?

    甭管那些,剑皇的剑光再次落下,希女王不得不重新专注于闪避与反击当中。

    这边,魔皇只换来杜克轻蔑的一笑。

    “我的火焰,就是我在虚空中的灯塔啊!”应和着杜克的话语,维克洛尔本来已经火焰尽数熄灭的烧焦左肩上,再次燃起真红烈焰,烈焰顺着他的手臂翻腾不休,一瞬间就蔓延到左肘和左边脖子上。

    他轻敌了。

    他没想过,杜克对元素的操纵竟然高到如此地步,在他的印象中,那应该是炎魔之王拉格纳罗斯的手段才对。谁知道,杜克竟然可以像是一头凤凰一样,在灰烬中再次诞生火焰,把敌人的躯体二次燃烧,又一次变成滚滚烈焰的助燃剂?

    维克洛尔脸色终于变了,他感到一股焦躁。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手机版:m.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