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5章 可能的抉择
    似乎克苏恩也发现打飞龙太特么亏,而且凡人英雄的战力出乎意料。

    那些没有被它重视的凡人,很好地阻止了它的触须对四大守护巨龙的骚扰。

    它绝对对此作出改变。

    更多的巨爪和巨眼触须冒出地面,各种触须以自己的方式纠缠着每一个胆敢对抗它权威的存在,不管他是否渺小。

    虽然情况尚未超越杜克对克苏恩的认知,但杜克清楚,所谓的攻略已经可以丢到冲水马桶里冲走了。

    各种触须的数量完全不对,多得特么像森林。

    最夸张的是,周遭空气中自然系的元素魔力成倍成倍地增强。相对地,法爷最传统的冰霜、火焰和奥术三系元素被最大限度地排斥。

    克苏恩正在以自己真神位阶的力量,碾压着包含玛里苟斯和杜克在内的所有法爷。

    这是它的老巢,这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它做主。

    玛里苟斯暴怒不已,这意味着他要玩魔法的话,就只能降级到曦日级那个程度。这对自诩魔法世界唯一主宰的他来说,绝对是个耻辱。

    他立刻做出了决定——放弃他最为擅长的魔法,改为扑上去疯狂撕咬劈砍着每一根属于克苏恩的触须。

    旁边不远处,杜克能清晰感受到,在这一刻,所有法师所熟悉的魔力法则正在被强行扭曲,正心怀畏惧地离自己而去。克苏恩混乱且狂暴的力量正在降临,它无法抵抗的力量正在主导一切,接管一切。

    杜克能听到,这地区的魔网正在崩塌的声音。那种灵魂视界里的崩碎音,比现实中天崩地裂的轰鸣声更让人感到不安与恐惧。

    而且魔网就是杜克身为‘神’的最主要主城部分,这部分魔网的崩塌,无异于一口气把杜克的实力削掉至少三成。

    克苏恩……很老辣啊!

    杜克脸都垮了,守护巨龙没有魔法还是巨龙。他一个以人身晋升的魔法系半神,真不成化身白袍剑圣甘道夫,拿着螺旋剑上去捅?

    杜克以往对那么多强敌玩背刺,无往而不利,是因为那些敌人大多有心脏这玩意,有所谓的要害。

    克苏恩这个怪物邪神没有这玩意!

    要怼死它,唯一的办法就是硬生生削光它的生命力,把它打成一坨屎。

    杜克的螺旋剑在这里真心不好使。

    这世上没有绝对强大的职业,既然在神秘等级上被压制,杜克只能另谋出路了。

    “主人?”

    “杜克?”

    “怎么办?”

    “请指示!”

    杜克几个元素使者纷纷通过灵魂连接,着急地询问杜克。他们是以元素为生命的存在,失去了元素魔力的供给,他们不光实力大幅度下降,同样会有灵魂湮灭的风险。

    杜克开口了:“你们都回去外面的魔网。在这里的魔网崩塌前,尽可能把魔力注入我的身体。”

    “保重……”阿隆索斯*法奥似乎想劝杜克什么,最终只说出这么两个字。

    视界的正中央,巨大的克苏恩之眼已经越发鼓胀了。

    系统里‘高能量攻击即将来袭’的提示闪烁个不停。

    谁都能看出即将放出。

    因为触须太多,场面是非常混乱的。

    威胁最大的眼球触须还有人打,但生命力更强的巨爪触须,在靠近克苏恩之眼的地方,至少还有三条。

    残忍的巨爪触须本能地抽搐扭动着,攻击周遭每一个路过的生命体,并且打上了类似于战士职业者的。

    这可是有着强烈减速作用的技能,在毁天灭地,谁碰谁死的面前,这无疑是最歹毒的死亡诅咒。

    跑不了,因为着自己将眼睁睁地看着象征死亡的赤红色光芒,把自己吞噬殆尽。

    不是一个人中招,是足足七个人。

    如果说麦格尼还可以靠、提里奥可以开无敌顶掉这个该死的负面状态,剩下五个人是无论如何跑不掉的:

    牛头酋长凯恩、吼爷格罗姆、哈杜伦*明翼、本尼迪塔斯,以及……萨尔!

    开始射击了,跟其眼球直径相等的粗大死亡射线汹涌而出,重重地击在地面上。

    无数虫豸正从满是砂砾的地面之中钻出来四散逃离;大大小小的石子在地上怪异地打着转、跳着惊惧的舞蹈;一些细小的沙子甚至在剧烈的震动下弹了起来,飞上了半空,先是在超高温下闪电般熔融成为玻璃,然后在赤红色的毁灭光线触及下跟逃不及的虫子一道,化作可怕的虚无。

    凯恩全身肌肉爆炸般鼓胀起来,不停咆哮着,企图用蛮力去抵抗的短时减速效果。

    格罗姆脸带微笑,默默地顶上了麦格尼的位置,以仅剩的臂膀举起战斧,扛住一条巨爪触须。

    然而除了他们之外,似乎每一个人都接受了他们即将到来的命运。

    本尼迪塔斯甭管有再多的心思,此刻他就是一个仁慈的长者,继续着他的治疗。

    在意识到自己没机会幸免后,哈杜伦也不走了,原地站定,犀利的箭矢一箭又一箭地射出。

    萨尔表现得完全不像个大酋长,反而像个纯粹的战士,疯狂劈砍着眼前的触须。

    对!

    他首先是个兽人,然后是个战士,最后才是大酋长。

    一个兽人战士,哪怕明知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不——”好多部落强者发出了凄厉的哀嚎,然而他们的脚没有停下,只能本能地按照既定的战术,绕着克苏恩跑,以躲避的无敌威能。

    他们扭着头,死死地盯着萨尔所在的地方。

    有那么一瞬间,沃金的心惊得停止了跳动。作为萨尔的首席顾问,作为部落的坚定支持者,沃金从不吝惜以最大的恶意去怀疑,去猜测那些跟部落作对或者曾经跟部落有仇的盟友。

    现在他最担心害怕的事情发生了,眼前就是一个联盟削弱部落的绝好机会:这是为了对抗上古邪神组成的联军,这也是一场弱者抱团挑战强者的战争,如果在这样艰巨的战斗中,有什么伤亡,那真是再正常不过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