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3章 永世的誓言
    杜克的发言犹在继续。

    “然而我们也是非常幸运的。艾泽拉斯是广阔宇宙当中,目前来说唯一拥有超强星球防护法阵的星球。法阵一天还在正常运作,我们一天都不必担心燃烧军团的最强的恶魔直接闯入艾泽拉斯。阿克蒙德不行,基尔加丹不行,连萨格拉斯都不行。”

    “努力吧,不想我们的子孙后代被恶魔奴役,不想我们赖以繁衍生息的家园再一次被毁灭殆尽,我们只能携手共进。”

    杜克一番话,如巨锤般敲打着每个酋长的心扉,发人深省。

    如果杜克在第一次黑暗之门大战时说这番话,估计会被狠狠地嗤笑。

    可是经历了那么多,特别是海加尔山之后,部落已经深刻认识到敌人的强大与可怕。

    杜克看似大度得过份的举动,归根结底,还是联盟领导人与部落领导者之间差异巨大的境界和视野决定的——在燃烧军团这个不小心应对、就会变得几乎不可能抵御的超强大敌面前,联盟和部落的恩怨,不过是小打小闹的玩意。

    “杜克,我们明白了。让联盟和部落继续携手共进,一齐抵抗燃烧军团吧。”萨尔沉重地一拳击在自己胸膛上:“我发誓在我有生之年里,只要联盟一日不背弃盟约,部落就会是联盟的盟友。”

    杜克点点头:“我也发誓,只要部落一天不背弃盟约,联盟就不会主动向部落发动进攻。”

    一双大,一双小。

    四只画风迥异的手,紧紧握在了一块。

    “萨尔,你也知道,我晋升魔网半神了。我现在真的走不开,关于具体远征外域的事宜,等会儿瓦里安*乌瑞恩会过来跟部落协商的。”

    “好!”

    当杜克和萨尔在大原则的问题上商讨完毕后,格罗姆突然站了出来。

    “哟,老朋友,怎么了?”杜克笑着问。

    大名鼎鼎的吼爷……老了。

    岁月在这位经历过三次黑暗之门大战、海加尔山之战和安其拉之战的传奇英雄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格罗姆断了一只手,头顶上的头发掉了很多,呈现地中海的态势,仅仅把剩下的头发胡乱地绑在一块,像个葱一样扎在脑勺后。

    曾经坚毅的脸庞上,业已满是皱褶。

    还有那花白的胡须,甚至是体毛,让人一看就觉得心痛。

    这还是那位一斧头送了塞纳留斯上西天,把一个深渊领主秒杀的吼爷么?

    杜克没说话,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感。

    是他的出手,让这位传奇英雄没有死在海加尔山之战前。

    也因为他的出手,真正让他看到了,什么叫英雄迟暮。

    在整场安其拉大战里,格罗姆可谓毫无高光表现。

    或许,让格罗姆一如历史上那样死去,这对于一个勇猛无匹的兽人勇士来说,才是最好的归宿。

    表面上,杜克没什么表情,心中满满的尽是惋惜之情。

    杜克的所思所想,被格罗姆很好地捕捉到了。

    格罗姆*地狱咆哮从不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当一个人上了年纪之后,他就会看到很多年轻时候看不到的东西。

    格罗姆脸上突兀地一阵抽搐,他肩膀颤了颤,还是开口了,声音中充满了某种奇异的力量,仿佛带着大家回到了历史的长河当中。

    “我前半生为氏族而战,后半生为部落而战。”

    “我犯过很多错——第一个喝下恶魔之血,对人类展开屠杀,还误杀了半神塞纳留斯,使得部落陷入被动……”

    “我痛苦过,失落过,也在恶魔之血的成瘾当中迷失过自我。”

    “但是我从不曾后悔,因为我发誓我终其一生,都会把斧头砍向部落的敌人。”

    “现在看来,我似乎离完成这个目标不远了。”

    格罗姆说到这里的时候,连萨尔在内,所有酋长都沉默了。

    格罗姆战力的衰退,肉眼可见。他动作迟缓了,他力量减弱了,结果就是他不再是部落进攻的矛头。

    这是每个没有死在战场上的部落勇士的必然结局。

    在过去的岁月里,这样的勇士,大家已经见得太多太多。一般来说,为了结果自己,他们甚至不惜大打出手,去抢战争中的前锋位置。

    又或者挑战某只公认强大的怪物,证明自己,或是就此永远地消失在同胞的视线当中。

    格罗姆渴望着最后的荣耀,却始终无法得偿所愿。

    连正牌神灵克苏恩都挂了,他依然苟活在这世上。

    这一次,他受了不轻不重的内脏损伤,连圣光和萨满的力量都无法让他痊愈。治疗魔法可以修复身躯,却无法对抗衰老。

    他差不多六十岁了。

    兽人战士的算术往往很差,到底多少岁,他自己都不知道。但这个年龄,哪怕放到很少上前线的萨满身上,都是一个不得了的高龄。

    可以预见,如果还有下一次的战斗,他的表现会更差。

    格罗姆的举动,萨尔隐隐猜到是为什么了。

    格罗姆转过身子,对萨尔道:“大酋长,我老了,很可能我无法再为部落效力了。”

    很想劝慰格罗姆一番,萨尔却不知从何劝起。

    旁边的奥格瑞姆嘴巴蠕蠕了一阵,或许是想劝他,也成为死亡骑士,然而奥格瑞姆终究沉默。

    一个年老体衰的兽人英雄即便变成被遗忘者战士,也强不到哪里去。

    奥格瑞姆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跟二十二年前的他相比。

    萨尔最终长叹一声:“格罗姆,你干得很好。部落感谢你二十多年来的奋战,如果你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放手去做吧。”

    “谢谢大酋长!”格罗姆双膝着地,重重叩首。

    当他再站起来的时候,脸上再无迷惘,他转身望向杜克。

    “兽人有仇必报,有恩必还。我欠你的命,看来这辈子是还不清了。”

    “你其实不必介……”杜克说了一半就打住了,他看到了格罗姆如火的双眸。

    “我的生命是属于部落的。在我生命终结之前,哪怕只剩最后一秒都跟你杜克*马库斯无关。但是,当我生命终结的那一刻开始,我发誓我的灵魂会属于你。只要不是针对部落,你可以永世驱使我。我格罗姆*地狱咆哮绝不会有半句怨言!”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