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4章 祝福你,格罗姆!
    没错,效忠杜克,一个半神,理论上可以得到很多好处,比如永生,比如力量。

    然而杜克从不认为像格罗姆这样刚烈的人会因为这种凡人渴望而不可及的东西,选择投靠他。

    真正的英雄,无视生死。

    能有这样的结果,只能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没有杜克一而再,再而三救格罗姆的命;

    没有杜克公正地处理与部落的关系;

    根本不可能获得格罗姆这样的传奇英雄的效忠。

    时至今日,哪怕格罗姆就这样窝囊地老死在床榻上,他依然会是部落最了不起的英雄,会被无数后人所铭记。

    格罗姆选择了报恩,反而会让他有‘一世英名一朝丧尽’的可能。

    兽人不可能接受一个死后‘出卖’自己灵魂的英雄,哪怕这个英雄生前为部落贡献非常非常大。

    没有了恶魔之血的干扰,兽人现在普遍的价值观回归了陷入疯狂之前,是典型的自然之道,崇尚魂归大地,渴望着先祖的庇佑。

    他们虽然能勉强接受奥格瑞姆这样死而复生的被遗忘者,但不等于打心底尊敬奥格瑞姆。

    这种生与死带来的天然矛盾,不是可以轻易调和的。

    所以格罗姆的做法,本身就是一个矛盾。

    民族的荣耀?

    亦或是自己的义理?

    这种做法,不能说是错,也不能说是正确。

    可谁都无法否认,如果身为传奇英雄的格罗姆成为了杜克麾下的灵魂使者,这无疑会加深部落与联盟的羁绊。

    很可能,这会成为一座无法估算的全新桥梁。

    这对于处在弱势一方的部落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个机会。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杜克。

    杜克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更引人注目的,是他张开的双臂。

    “我不是一个虚伪的人。在我麾下,既然可以有曾经作恶多端的黑女巫,有变过怪物的圣骑士,有一度肆虐大陆的冰霜巨龙,为什么不可以有一个兽人英雄?只要怀着对抗燃烧军团保卫艾泽拉斯这个相同目标,我欢迎所有的强者加入。所以,欢迎你,格罗姆!”

    “杜克……”不知不觉,格罗姆只觉得自己哽咽了。

    这一生,他从不向谁下跪。哪怕是两任大酋长,他都仅仅是躬身行礼,以拳头击打自己壮实的胸膛。

    可此时此刻,他却有种想单膝跪下的冲动。

    不为忠诚,不为那形式上的主仆关系,只因为杜克那份为了世界可以抛弃仇怨与狭隘的民族偏见的宽广气度。

    他刚刚弯下身子就发现自己被杜克抱住了。

    在体格上,看上去很可笑,杜克身高虽然超过一米八,但对于一个身高两米四零的魁梧兽人来说,依然像小孩抱住一个大人。

    格罗姆楞了一下,旋即弓下身子,用他仅剩的右臂轻轻拍着杜克的背。

    无关乎种族,无关乎身份,有的,仅仅是怀着同一个目标的战友。

    “啪!啪!啪啪啪!”身为大酋长的萨尔,第一个鼓掌了。

    浑厚的掌声,惊醒了大家。有了萨尔带头,酋长们开始跟着做出这个挺人类的鼓励方式。蒲扇大小的手掌纷纷拍起来了。

    “恭喜你,格罗姆!”奥格瑞姆发自肺腑地说着,可惜亡灵没有眼泪,否则他此刻说不定会留下激动的泪水。

    “祝福你,格罗姆!”萨尔脸上有着真挚的笑容。他心情很复杂,自己最为倚重的酋长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却选择了一条从未有任何一个兽人走过的路。

    或许这会是一个新的辉煌开始,也或者是一个未知的磨难与诅咒。

    哪怕他打心底不认为杜克会轻视格罗姆,万一将来联盟和部落闹掰了呢?想到这里,萨尔内心的忐忑就无法抑制。

    不过,只要自己一天还是大酋长,部落一天就不会走错,踏上与联盟对抗的不归路吧?

    拥抱结束,杜克转头对萨尔:“我还要忙,在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我要专注于魔网的扩张与稳定。关乎艾泽拉斯的事态,麻烦你找麦格尼。外域远征军的事,请找瓦里安。”

    “明白。”

    杜克走了,身为新晋半神,他要忙的事多如天上繁星。

    格罗姆在杜克走后,宣布会在奥格瑞玛公开收徒,他要把握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光,把自己的武艺和技巧传承给下一代。

    在生时,他属于部落。

    死后,他效力于杜克。

    希利苏斯,撤离仍在继续。虫族宣誓效忠杜克,在很多人看来,这并不是绝对的保险。杜克也没有反对,同意了暗夜精灵保留塞纳里奥要塞的意见,并答应强化从塔纳利斯到安戈洛环形山,再到希利苏斯这段的铁路。

    一来是监视,二来也变相增加联盟的地盘。

    把安其拉的虫子投放到万里之外的黑暗之门,绝对是个大工程。虫子的体力不是无限的。巨大的体型,强大的战力,作为代价就是惊人的食量。

    倘若真的带虫群迁徙,估计跟原来其拉虫人横扫卡利姆多大陆没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杜克头都大了。

    以‘万’为单位的虫族,根本无法用传送门啊,否则那惊世骇俗的魔力消耗,连杜克这个魔网半神都扛不住。

    但方法不是没有——

    维克尼拉斯大帝笑着给杜克出了个主意:“主人,你要的仅仅是虫族在外域作为坐骑与战力。那为什么不把虫卵运到黑暗之门再孵化呢?”

    呃,还有这种操作?

    杜克老脸一红:“好吧,你的提议不错。但我担心黑暗之门所在的诅咒之地会影响新生其拉虫人的意志,把孵化点定在悲伤之地与逆风小径的交界吧。”

    悲伤之地就是悲伤沼泽,为了确保暴风王国跟守望堡的补给线,从黑暗之门三年开始,经过将近二十年的填湖造田,悲伤沼泽已经不见了大半,都变成了军屯性质的田地。只剩下东方阿塔哈卡神庙和环绕神庙的泪水之池还有着沼泽地貌。

    南方是诅咒之地固然不行,东面哈卡虽说已经挂了,难保死后还有意志残留什么的坑联盟一把,所以把孵化点定在卡拉赞旁,未尝不是有监视的意思。

    这却是最好的选择。

    “主人英明。”维克尼拉斯躬身。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