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6章 一声惨叫
    干枯的大地,呼啸的狂风。

    大气如燃烧般炙热,毫无生命的气息。

    与之毫不相称的,是队伍里的气氛。

    “哇哦!”

    “哈哈哈!”

    团队成员纷纷怪叫着,雀跃着。

    如果是其它小队,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用一个强横的职业者,最好是防御战士,硬扛地狱野猪的冲击,然后将其拖入消耗战,慢慢耗死这头皮粗肉厚的恶魔野猪。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经过魔化的生物普遍都很强悍。

    现在有了写作萌新,读作大佬,由杜克亲自控制的马克*杜库在。那就是化腐朽为神奇了。

    高速冲刺下撕断一条腿,除非是不死生物,否则任谁都受不了。

    左前方血淋淋一片,只剩下三条腿的地狱野猪发出喧天的惨叫声,它疯狂挣扎着,宣泄着心中的狂怒,企图用它的蹄子和尖角怼死任何一个靠近它的生物。

    如果这是荣耀堡发的清剿任务,估计大伙还得一番恶战收拾这货,但大家有更重要的任务啊!

    “皮皮虾,我们走!”杜克一拍胯下那只红色的虫子坐骑。虫子发出一声低鸣,然后迈开四条尖尖的锋利长腿,滴溜溜地跑了。

    “哈哈哈哈!爽!”托马斯等人长笑不止,随即跟上。

    地狱火半岛是个地狱般的地方,也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放任这头体重超过两吨的三腿野猪在这,它也活不了多久。更何况这里离荣耀堡不远,哨塔上的守卫早已看到了这一幕。

    杜克他们没有接清剿任务,不等于其他人没接。

    这不,已经有其它团队屁颠屁颠地冲出来捡便宜了。

    托马斯和杜克都不在乎。

    一行人扬长而去。

    虫子坐骑的速度很快,时速超过四十公里,然而因为虫子腿脚的奇异弯曲和多关节减震,并没有马那么的颠簸。

    没多久,身后高耸的荣耀堡就没入到地平线了。

    一天后,荣耀堡西南最外围的哨塔也被团队抛在身后。

    团队彻底离开荣耀堡的控制范围。

    “呀嗨——”托马斯用一个非常标准的冲锋动作,夹着手中超过五米的骑枪。锐利的枪头准确地在高速运动中点中了一只钢牙飞掠者的头颅,相当坚硬的飞掠者头颅直接爆成烂西瓜一样。

    紫色的鲜血四溅,与此同时,本身作为减缓骑枪与骑士冲力的中端脆杆直接爆开。

    “走!”托马斯丝毫不停留,招呼大家继续突击。

    这种同样有着四条腿底座似的虫子,下半身很像其拉虫人,只是勾玉一样的上半身异常难看。只是它那张满是龅牙的大嘴可不是装饰物,杜克亲眼看过一个联盟骑士在面前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被一口咬掉了上半身。请注意,是连着五毫米厚的冲压板甲一道,把整个上半身咬掉。

    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托马斯这一枪可谓相当精妙了。

    对于一只速度敏捷都相当高的巨型虫子,他还能在急速冲锋的状态下,随着钢牙飞掠者的头颅扭动而改变枪头的方向,这种仿如在时速六十公里的状态下用枪头扎中一个火柴盒似的技巧,令人叹为观止。

    应该说,无愧于高地骑士之名么?

    一路走来,没有什么成群结队的怪物,依旧有着各种损失。

    三只其拉虫子坐骑折了腿,因为刚出发不久,补给还是挺满的,只能在转移了最重要的补给品之后,抛弃多余的货物,以及让那两只虫子自生自灭。

    两个来自洛丹伦的骑兵被虚空恶魔伏击。半个身子被吞了进去,也不用拉出来,当场就只剩下半截。杜克用一轮奥术飞弹结果了那个虚空恶魔,算是报仇了。

    前后花了三天时间,团队来到了荆棘小径。

    一看那场面,几乎所有人都皱了眉头。

    “这……太险要了吧?”

    荆棘是荆棘没错,但根部往往需要两人才能合抱的巨大荆棘植物,简直是噩梦。

    唯一的通道,是荆棘丛当中一个可容两辆马车并行的拱形通道。这就是所谓的小径了。

    理论上这可以通到泰罗卡森林,但谁都不知道,这条小径里面有什么,又或者进去之后会不会道路越缩越小。最后悲剧地卡在里面进退两难。

    托马斯用备用的骑士枪戳了一下荆棘的尖刺,居然发现骑枪还不够尖刺锋利。

    如果人一头撞上去的话……

    “咕!”大家都不由吞了吞口水。

    “芬德雷,能做点什么吗?”托马斯招呼着一个暗夜精灵。

    作为塞纳里奥远征军的一员,芬德雷*迅矛是这次任务特地调过来的。这位精英德鲁伊看了看,仔细感应一下之后,摇头。

    “不行!这里的土地充满了腐蚀和破败,我的力量不足以影响这里的土地。更不要说这些已经存在至少千年的荆棘了。”

    托马斯再望向杜克,杜克也摇头,这种硬化的荆棘哪怕枯死了都相当耐燃。如果是杜某人本体在这里,就直接推平了……

    最后望向天空,很快托马斯也放弃了。天空中依然有不少飞行野兽在游荡,它们来回盘旋着,估量着彼此的实力。不时看到某只猛禽突然向另一只发动袭击,然后天空中纷纷扬扬地落下羽毛、血液甚至内脏。胜者的奖品就是败者的尸体。

    联盟试过派一队狮鹫过去,结果只有一个狮鹫骑士有命回来,回来不久后也咽气了。

    “进去吧!我先!”甩甩头,托马斯带头骑着虫子进入荆棘小径。

    茂密的荆棘很快遮蔽了所有的外来光线,哪怕举着火把,依然有种下一刻自己就会一头撞死,被穿刺在荆棘上的恍惚感。

    这是一条至少十年以上没人走过的小路。如果不是这些荆棘大多因为土地的腐坏而枯死,估计这样的小路早就被植物给覆盖了。

    饶是如此,队伍依然无比小心翼翼。

    唯一的庆幸是,杜克让十数个火球。环绕拉成长蛇阵的队伍,让光线稍微好一点。

    就在这时候,最前方的托马斯突然听到前面更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惨叫。

    有人被袭击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