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0章 滚!
    德莱尼人陷于绝对的劣势。尽管他们有着圣光的支援,可以理论上无尽地治疗伤势,但圣光不是万能的。

    在伤口流失的血液不可能回流到体内,失去的体力只能通过休息来回复。除非有超高浓度的圣光,否则也无法抵挡刀斧和大棒。

    在十倍于己的敌人面前,圣光的优势已经被磨平。如果不是有占星者不多的魔法支援,沙塔斯城早就被攻破了。

    可以预见,倘若情况没有改善,那就会像二十五年前的翻版,德莱尼人又一次输在消耗战上。

    兽人硬生生用鲜血和生命磨掉沙塔斯城。

    然而……

    喧天的战鼓声,兵刃交击的铿锵声,垂死者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呻吟声,愤怒的咆哮声,所有的声响都因为那撤退的号角声嘎然而止。

    发生了什么?

    战场上每一个战士都露出懵然的表情。

    上一次,拯救即将破灭的沙塔斯城的,是现在成为了占星者的血精灵。

    这一次是谁?

    不!

    没有谁!

    苍凉的天空中,空无一物。普通鸟兽早已被巨大声响吓跑了。

    远处,吸取了教训的邪兽人在视野的尽头派满了来回巡逻的狼骑兵。

    根本看不到援军。

    到底是什么驱使伊利丹的走狗放弃了即将到手的胜利?

    答案只有一个。

    那是不知何时升起在沙塔斯城德莱尼人圣光战旗旁边的一面蓝色底色的旗帜。

    没有一个德莱尼人见过这面战旗。传说中,那个已经跟德莱尼人达成初步同盟意向,来自异世界的联盟的旗帜也是蓝色的。

    可那面旗帜的图案是狮子,这是一个龙卷风的图案。

    难道就是这面旗帜吓跑敌人……

    这不可能吧?

    德莱尼人守备官们几乎忘却了呼吸,以一副活见久的表情看着这一幕。

    别说他们,连刚刚亲手把旗帜升上去的德莱尼少女伊瑞尔都震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她牙关打着颤:“竟然真的……吓退了那些凶暴的兽人!?”

    在旁边伫立的托马斯也是无比震撼,他当然认得这面旗帜,或者说,他就是听着这面旗帜的传说长大的。

    这面暴风公爵旗,就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就是一段活生生的传奇!

    一旗退万军!

    谁都没想到,这个被无数吟游诗人在酒馆里歌颂,这个在二十多年前奎尔萨拉斯银月城下发生的奇迹,又再一次重演!

    自吹自擂什么的,杜克已经是个半神了,这种事当然不屑去做。

    他不做,自然也有托马斯等一众吃瓜群众把这面旗帜的传说告诉伊瑞尔。

    直把小姑娘一刹那变成小迷妹,连带看向暴风战旗的眼光都变得充满了某种狂热。

    这不怪她!

    最近几十年,就是德莱尼人被兽人欺凌的欺辱史!

    作为德拉诺的外来者,兽人怎可能给他们好脸色?

    早在兽人在基尔加丹忽悠的耐奥祖唆摆下、对德莱尼人发动全面战争之前,双方早有宿怨。各种边境冲突,互相伤害,早已为这场大战埋下了伏笔。

    只不过那时候兽人是以氏族为单位的分散生活方式,德莱尼人也在维伦的劝止下尽量压制自己。

    然而那又怎样?

    兽人以杀戮德莱尼人为荣。

    勇敢的德莱尼人,父兄被砍下了头颅做成标本被挂在各个氏族的战旗上。妻女被当成食粮,喂饱了嗜血的战狼。

    而这一切随着那场持续数年的旷世大战,以及沙塔斯城的陷落,画上句号。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这就是德莱尼人的写照。

    今天,邪恶的兽人又来了。

    怀着对光明的希冀,德莱尼人又一次力图守卫自己的圣城,但谁都没真正想象过成功的滋味,纯粹凭着一股勇气去支撑自己。

    那种绝望的挣扎,与轻而易举吓跑兽人的壮举,形成了绝对鲜明的巨大反差。

    德莱尼少女伊瑞尔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她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异样情绪,她忽然变得无比渴望见到这面旗帜的主人。

    此时此刻,在卡拉赞,正好逛到杜克那里的奥蕾莉亚瞥到了这一幕。

    “哟!不错嘛!没想到杜克*马库斯这杆大旗居然在外域也能招摇撞骗!”风行者家的大姐调笑着杜克。

    杜克笑了:“如果都是那群脑残的邪兽人,还真没办法成事。正好,对面率军的是基尔罗格*死眼啊!”

    换做另一个脑子不清醒的兽人统领,多半只会被吓住一时,绝不会下达撤军这种命令。

    基尔罗格则不然。

    继承了生前记忆的他,同样继承了作为兽人时的恐惧。

    那是从第二次黑暗之门大战开始,怎么挣扎都无法成功,怎么变花样改变自我,都被杜克血虐的惨痛经历。

    无法攻下铁炉堡,大决战被惨虐,回头跟着耐奥祖这个新大佬,再次被虐,还死在黑暗之门旁边。

    更重要的是,基尔罗格是兽人当中罕有的,拥有异能的家伙。他那只红色的独眼,拥有一定程度看破未来的能力,尽管那只能窥觑到未来支离破碎的小片段。但一直以来,他就是靠这个能力巩固了自己的权力,大杀四方的。

    这一回,他毫不例外地用他那只平时是瞎掉的眼睛望向战旗。

    果不其然!

    他明晰地感受到了杜克的一缕神威。

    几乎是望过去的瞬间,基尔罗格就看到了杜克比沙塔斯城还要巨大的虚幻投影,在杜克深邃的黑色眼睛中,眼底深处似有一团夺目的七彩火焰在燃烧着。

    杜克轻轻张嘴,下一个刹那发出来的灵魂之音仿佛震彻了整个德拉诺世界:

    “萨格拉斯的灵魂在我脚下颤抖。”

    “阿克蒙德的灵魂被我钉死在海加尔山。”

    “基尔罗格你算哪根葱?”

    “话我只说一次……”

    “滚——”

    在灵魂世界里的嗡嗡震鸣,引发了无数光怪迷离的片段。

    基尔罗格在这一刻看到了,萨格拉斯附身的麦迪文惨死在杜克剑下。

    看到了不可一世的阿克蒙德被炸死在海加尔山,连骨头都还挂在枯树上。

    看到了巨大的无边无际的扭曲虚空要塞,被肆意地炸成碎渣。

    原来,自己以为强无敌的新主子,居然有着如此虚弱的一面。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