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7章 绕不开的沼泽
    杜克从不觉得瓦斯琪很强,哪怕在穿越前的游戏中,杜克带的团也就卡了三天左右就完成首杀了。

    在这一世的现实中,瓦斯琪却成了个大难题。

    娜迦离开任何大规模水体超过五公里,实力就会大幅度下降。不光是因为水生生物的关系,还有空气中的水分太少,会直接影响到雌性娜迦的魔法强度。

    水战方面,很可能已经是半神的瓦斯琪几乎是无解的。只要呆在足够深的水里,理论上只有深海巨人可以硬刚娜迦,深海巨人里的确有个boss叫莫洛格里*踏潮者,问题那货也在毒蛇神殿,他是瓦斯琪的小弟啊!

    凌驾于瓦斯琪之上的,唯有艾萨拉女王和上古之神恩佐斯了。

    好吧,这几个都特么穿一条裤子的。

    呃,娜迦下身是蛇形,不穿裤子,抱歉!

    如果杜克可以本体降临毒蛇神殿,杜克起码有九成把握可以单杀瓦斯琪。偏偏他敢来,基尔加丹就敢玩降临,卡死他。

    杜克可没有那个胆量在这种没反泰坦、反燃烧军团法阵的地方硬刚实力100%甚至因为怒气满值而爆种的蛋总。

    那是作死。

    或许原本历史上,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联盟都没多少大佬在外域之战里出现。

    偏偏赞加沼泽地理位置太重要了,一个瓦斯琪,就像把悬在联军脖子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会砍下来。

    杜克头都大了。

    “不管了,大不了逼我来装,锅给范达尔背。”

    整个11月,基本上都在联军的休整与战略转移当中度过。

    11月5日,在赞加沼泽最东面,范达尔亲自下场,指挥布置,建立塞纳里奥营地。

    同日,吉安娜在诅咒之地坐镇,阿纳斯特里安在地狱火半岛,两大曦日合力把黑暗之门开到最大,终于把联盟最先进的开路机给运过来了。

    所谓的开路机,其实就是一个类似压路机的玩意。

    不过更暴力,也更巨大。

    哪怕已经是拆解了再运过来,依然给传送门带来沉重的负担。

    因为,光是压路机前面那个滚轮就有五层楼高,十六架马车那么宽。

    想想吧,五层楼高的房子朝你压过来,那是何等天崩地裂的感觉?

    矮人现在的锻钢技术还不过关,他们也做不到那么大一条滚筒。黑科技什么的,从来不是一跃而就的。无法一件成型,矮子可以像造船那样,把一件件弯曲的钢板用铆钉钉在一起,再焊接啊!

    结果一个庞然大物就生成了。

    再配上联盟最新锐的‘糊你一脸’柴油机,这种开路机开起来绝对震撼。

    不是么?

    被烟囱里喷出的黑烟熏过,任谁都像在煤场里滚了几十圈再出来。如此不计环保,效率低下的玩意,也只有矮子敢用。

    反正这东西自诞生之日,杜克就下死命令禁止其进入联盟除铁炉堡外其它任何一座主城。

    开什么玩笑,被这玩意一喷,绝对人畜皆死,田都不用种了。

    但杜克也没办法,柴油还是最新产品,劣质得一逼。

    柴油机也是差不多,仅仅比蒸汽机高一档。

    好了,那边联军大军无法向西,整个地狱火半岛南北都是空军飞过去都悬的虚空,无事可做的十万大军,一个星期就把荣耀堡西南所有怪物杀成濒危保护动物了,什么钢牙飞掠者只能在标本间里找到。

    从荣耀堡出来,往西南,穿过迁跃平原,到荆刺小径。

    开路机仅仅用了三天。

    纵横交错、坚如钢铁、让人头皮发麻的巨大荆棘丛,在开路机的碾压之下,发出连绵不绝的爆响。

    你不是很硬么?

    你不是不怕火烧么?

    来啊!刚正面,谁怕谁?

    蛮不讲理的压路机压过去之后,就是柴油推土机上去,矮人工程队再跟上铺路铺桥。反正轰隆隆地搞了三天,总算开出一条堪比荣耀大道的宽阔大路出来。

    在荆刺岩地,杜克带着托马斯和伊瑞尔和十来位德莱尼人伫立在大路旁。

    看着巨大的开路机把曾经是德莱尼人绝地的荆刺森林给完全推平,伊瑞尔等人均是目瞪口呆。

    “这……这就是联盟的实力么?”伊瑞尔的尾巴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少女的好奇心跃然于脸上。

    “哈哈!德莱尼人的科技水平其实也很高。只不过你们缺乏能量罢了。”说真的,杜克早就瞄上了人家的黑科技。

    如果能搞定能量供应的问题,德莱尼人的星际战舰什么的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啊!跟德莱尼人相比,艾泽拉斯所谓最新锐的柴油飞空战舰根本拿不出手啊。

    杜克固然会庇护德莱尼人,但人家的科技也必须要到手。

    只是现在不急,刚进门就要人家卖身卖地卖祖坟,这种事杜克可做不出来。

    何况,在没确认联盟的确有实力对抗燃烧军团之前,维伦那个老神棍可不会给出什么干货。

    这时,杜克一行看到了荣耀堡的任务发布官,还有一个气场特别大的死矮子——联盟机械化部队第一人布莱恩*铜须。

    他不是国王,但很多时候,他的权柄比国王还大,因为联盟大部分新式武器都是经他之手弄出来的。

    看到这样一位大人物走过来,托马斯怎能不紧张。

    “他是……”伊瑞尔小声问着,同时半个身子躲在杜克身后,扯了扯杜克的袍子。

    “哦,矮人亲王布莱恩*铜须,一个大人物。不过没事,他很好相处的。”杜克小声回答。

    “哟,你就是那个战绩卓绝,率领小队跟沙塔斯城取得联系的马克*杜库?听说勘察和做出地形评估的也是你。”布莱恩过来,直接递上一个扁平的铁瓶子。

    不用问,那一定是布莱恩珍藏的烈酒了。

    矮人没那么多弯弯道道,给你酒喝就是看得起你,想跟你交朋友。

    友情深,一口闷。

    杜克二话不说,直接咕噜咕噜地全喝下去了。

    脸不红,气不喘。

    “咦!法师小子,好酒量啊!”布莱恩举起大拇指:“这可是我的特酿。八十度呢,普通人类两口就要倒了。达拉然的法师磨叽的要死,说会影响大脑,死活不肯喝,一点意识都没。”

    杜克笑了,他这个又不是本尊,所有食物到了那个人造胃就会直接搅拌,对身体屁影响都没,原来操纵人造人,还可以冒充酒神啊。杜克微微一笑:“天生的。”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