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3章 推销员
    对于这个马克的到来,萨尔起初是莫名其妙的。

    联盟派个辉月级**师,却以平等的口吻跟他这么一个部落大酋长谈这种大事。

    合适么?

    不合适!

    某种意义上,这已经是对部落的羞辱了。

    但两句话之后,萨尔微微侧着头,跟奥格瑞姆交换了一个眼色,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震惊,旋即两人偷偷同时点头。

    无它,虽然仅仅就是两句话,但说话的口吻、节奏、神态让他们脑海里第一时间跳出一个念头——这家伙莫不是杜克本尊?

    这世上最了解一个人的,往往是他的敌人。

    奥格瑞姆前前后后跟杜克打交道二十几年,萨尔也跟杜克前后认识8年,怎可能不熟悉杜克的特点。

    这世上不缺乏勇敢地在一群凶神恶煞的强壮兽人包围下望向部落两任大酋长的牛人。

    那些家伙往往是联盟意志最坚定的圣骑士,比如白银五圣什么的。

    然而说话轻松自在,总是一副吃定部落的口吻,偏偏部落还不得不就范的,全天上地下只有唯一的那一位。

    哪怕相貌有所不同,依稀熟悉的脸部轮廓还是让萨尔打了个冷冽。

    “你是杜克……”萨尔没问完就被打断了。

    “我是马库斯大人的全权代表。”杜克斩钉截铁。

    才怪呢!

    萨尔的确聪明,问题兽人从来没什么影帝天分。他和奥格瑞姆脸上写满了一句话——你肯定就是杜克*马库斯的儿砸!

    对啊!刚开始知道杜克那货已经是二十几年前了,那个风流成性的家伙如果没搞出什么私生子,说起来连兽人都不信。

    你就是杜某人的私生子吧?

    库尔提拉斯人?

    看年纪正好合适哦。

    哦,莫非是当年吉安娜在马库斯家时,偷偷生下的?

    我们伟大的部落探子在打探塞拉摩的时候,可是把吉安娜的来历都调查清楚了哦。

    好了。

    一个活滴,一个死了滴。

    两个大酋长,一副看私生子的表情看着马克*杜库,这让杜克无比囧啊!

    莫非你们把每个姓杜库的都当成私生子专有姓氏了吗?

    我又不是权力游戏的囧*雪诺!?

    “哈哈哈哈!禽兽公爵,你这次玩脱了吧?”正在送吃的进去卡拉赞杜克房间、某个名为凡妮莎的不良侍女长,眼泪都笑出来了,死命拍着桌子。

    杜克本尊也是一面吃了苍蝇的样子。

    尼玛,老子无法离开艾泽拉斯,被迫玩个小号而已,萨尔你特么当成是我的崽了?

    靠!那次u~u~u之后,老子的崽还在风行者姐妹肚子里酝酿呢。

    好吧,这下真是跳河都洗不清了。

    偏偏杜克无法辩驳。

    杜克只能一边头上青筋爆发冒着烟,一边还得耐着性子问两个大酋长:“部落应该无法处理这么多恶魔化的族人吧?”

    事关同胞,正事一来,萨尔顿时收起自己的八卦之魂,变得一面正色了。

    “这的确是个严重的问题,联盟有什么好建议么?”

    之前抓到的邪兽人,的确被拉到后方受到良好的照顾。

    那只是在俘虏少的状况下。

    牧师的圣光和萨满的自然魔法,的确能加快排走邪兽人体内的恶魔之血残留,但光靠联盟和部落那点治疗者,绝对没法搞定超过十万邪兽人。

    自然消除恶魔之血的影响需时太久了。

    幼年的牢狱和奴隶生涯,让萨尔绝对清楚,恶魔之血的后遗症有多么恐怖。

    饶是格罗姆这样意志坚定的部落大英雄,都每每在午夜噩梦中惊醒,发出野兽般的咆哮。

    如果不杀戮,那么每一次就要用近乎自虐的方式,压抑心中的破坏与厮杀的冲动。

    在十几年前的洛丹伦,几乎每一个关押兽人的监牢,都必须用碗口粗的铁条以及盖城墙用的坚硬砖块。因为每一个牢房里,光是看到兽人在狂暴状态下,在墙上用生生抓出来、深度普遍在两厘米以上的抓痕,就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人胆战心惊。

    而且要收容十多万邪兽人……光是想想所需付出的人力物力,就足以让萨尔崩溃。

    邪兽人在彻底转化回正常兽人之前,就是典型的累赘。

    偏偏萨尔根本无法放弃自己的同胞。

    现在这个马克*杜库跳出来,真是解了整个部落的燃眉之急。

    这时候,杜克微笑着把躲在自己身后的伊瑞尔给揪了出来。

    对于这个有点莫名其妙的举动,蹄子是拒绝了。

    她死死抓住这位马克先生的后背,拒绝被推到前台。

    很可惜,这位看似力气不大的人类法师居然拥有完全凌驾于她之上的臂力,于是乎,蹄子脸色发白,一副马上要英勇就义的样子被推到前面。

    看她惊恐万分的脸,就差在额头上写着‘别吃我’三个大字,萨尔也是苦笑。

    “大酋长,现在联盟隆重向你推介,来自沙塔斯城的圣水。”

    “圣水?”萨尔和奥格瑞姆就是一愕。

    “没错,圣水!联盟圣骑士的圣光,是对付恶魔最有效的手段。既然邪兽人是因为喝了深渊领主的恶魔之血而变异,那么圣水就是最有效的解药。”

    以光明怼黑暗,很靠谱的选择。

    只不过那个尴尬啊!

    当年兽人差点把德莱尼人杀得亡国灭种,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这次居然要求到德莱尼人的头上。这种活吞苍蝇的感觉好难受啊!

    “斯坦索姆的圣水不行么?”奥格瑞姆有点像转移话题似的提出了替代方案。

    “呃,圣光的本质是一种纯粹的、善良的精神能量。作为其神圣意志的衍生物,斯坦索姆圣水会自然消散,随着离开圣城越远,放置时间越长,效力会越低……而且斯坦索姆圣水的产能远不足供应超过十万的邪兽人。”

    杜克潜台词就是:你们部落认命吧,舍近求远没什么好果子吃。

    奥格瑞姆的胸口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好难受。

    此时,杜克在部落衡量得失的天平上,再加上重重的砝码。

    “联盟做过测试,如果一个邪兽人能得到足够分量、浓度适中的圣水,在拥有良好饮食的情况下,一般会在一到三个月内恢复变成正常的兽人,并戒断恶魔之血的疯狂魔瘾。恰好,现在沙塔斯城里就有一个全宇宙最纯粹的圣光生物——纳鲁!”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