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1章 你满意了吗?
    “我……我……我……”饶是机智如瓦斯琪,在这种情况下都无法说出点什么来。无论她说什么,投靠燃烧军团毁了整个库尔提拉斯本土,这的确是事实。最要命的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可是杜克的本命天女之一啊!

    杜克仿佛在说着一件跟她无关的事:“我对吉安娜很看重,她是少有的、有机会晋升半神的凡人。一旦我晋升真神,她就会是我的从神。”

    到此刻,瓦斯琪全身上下都在筛糠似的发抖了。

    既然吉安娜跟她这个小侍女有仇,那么解决仇怨的最好办法,当然是牺牲她这个小侍女了。

    这还用说么?

    这一刻,瓦斯琪真觉得自己无比苦逼。她投降并不是一时冲动。她仔细研究过杜克的行事——

    联盟跟部落打了那么多年,彼此血海深仇,但为了对抗天灾军团和燃烧军团,说联手就联手。部落收下被联盟视为禁忌的被遗忘者,联盟保持了沉默,平静地接纳了这个事实。其拉虫人横扫了半个卡利姆多大陆,联盟收下其拉虫人,部落连半个屁都没放出来。

    鬼知道,等她带着全体娜迦投靠了杜克,杜克居然说要算账!?

    一时间,瓦斯琪真是满腔悲愤啊!

    这跟被狗哗了有什么区别?

    但她当时不投降又不行,杜克已经准备亲自出手了。哪怕杜克不出手,她那群废柴部下又攻不下双塔要塞,而她扛下去绝对是先死在双子皇帝手上。

    这一刻,瓦斯琪是崩溃的。

    有那么一瞬,无数负面念头充斥在瓦斯琪脑海当中:如果她顽抗到底,或许就不会承受这种耻辱的败亡吧?或许自己的手下能成功?又或者是伊利丹大发慈悲,跑来拉她一把。

    脑海里,全是乱糟糟的念头。

    不止一股冲动冒出,企图驱使她做出垂死一搏。

    可是在最后的最后,从那两片蠕蠕的红唇里弹出来的,仅仅是屈辱的求饶:“杜克主人……你真的要你的赛蕾嘉去死么?”

    杜克转头,遥望天空,让自己的脸庞彻底沐浴在月光之中。

    良久,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有功必赏,有过必究,有仇必报。这是我一向的原则。作为一个领袖,奖罚不明的话,身边的人自然会离心离德。连身边人都带不好,就别说带整个联盟,乃至于整个艾泽拉斯前进了。”

    瓦斯琪什么都没说,就是跪下来,跪着过去,缓缓伸出颤抖的双手,用力揪住杜克的衣角。

    杜克不敢回头看那张清丽但充满绝望悲苦的脸,他怕他会心软。

    最终,他的确没有回头。

    “有功必赏,有过必究。机会我给你了,就看你是否会把握了。”说罢,杜克猛地拉回了袍子的,整个人一个闪现,消失在瓦斯琪面前。

    “主——人……”瓦斯琪猛地一抱,抱住的只是一片虚无。

    她整个人僵住了,好几秒钟,她才回过神来,突然狂笑不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好主人,你所谓的机会,就是让我死在你的女人手中,让她出气吗?哈哈哈哈!伟大!你真伟大!果然不愧是人类中的天选之王!哈哈哈哈哈!”

    那是放肆而绝望的笑声。

    那是付出了一切又被惨遭抛弃的自怨!

    那是自以为得救后又再次被一脚踹入无尽深渊的哀嚎!

    不知笑了多久,哭了多久,瓦斯琪才回过神,发现自己被包围了。

    准确地说,不是被包围。

    一大群人伫立在一个强大的防护魔法阵外。在阵中只有她,以及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这分明就是魔法版的角斗场啊!

    “你……是来杀我的么?”刚问出口,瓦斯琪就发现自己问的有点多余。

    在魔法阵外那些人,她一个都不认得。

    他们胸前的纹章,她都很熟悉——库尔提拉斯人。

    不用说,吉安娜就是要在所有库尔提拉斯高层面前,手刃仇人。国难面前无私仇?

    开什么玩笑!

    之前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不亲手宰了瓦斯琪,怎可能平心中之怒。

    别说她,连她手下所有的将军和大臣都会心生不忿。

    虐杀了先王戴林的阿克蒙德已经挂在海加尔山,坟头青草三尺高了。即便最后一击是杜克捅的,作为亲自参与阿克蒙德讨伐战的吉安娜也为此得到了库尔提拉斯人民的初步认可。

    只要在今日,吉安娜为上代库尔提拉斯国王与王储的战死做一个了结,对于库尔提拉斯人这就是完美的王位传承了。

    吉安娜一拄手中法杖,冷冽的冰霜气息顿时从她身上爆发,恍如暴风雪一般,把整个露台在几秒钟之内染成一片雪白。

    “瓦斯琪!我——现任库尔提拉斯女王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现在就要为王兄坦瑞德一家的死,向你讨血债来了!”

    瓦斯琪还能说什么?

    除了极致的绝望与悲愤之外,她已经无话可说。

    下一个刹那,她已经启动,变成那个被世人、甚至被她们自己所厌恶的难看模样——有着六只手臂和蛇尾巴的娜迦!

    右手中间那只手,向吉安娜勾了勾食指,这手势只有一个意思——来!

    吉安娜一声轻叱,鼓动起全身的魔法回路,过去这些年来修炼的魔法,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这绝对不是一次公平的决斗。

    这更像是一种单方面的屠杀。

    离开了水环境,娜迦的战力至少要下降两、三成。

    吉安娜作为卡拉赞的女主人,她拥有仅次于杜克的权限。

    法师塔就是法师的领域,作为老牌半神麦迪文传承下来的法师塔本身就够碉堡了。加之卡拉赞还是整个艾泽拉斯魔网的核心。

    在这种地方开战,别说区区个体达到半神水准的瓦斯琪,哪怕是克苏恩只身来这里恐怕都要跪。

    激烈但没有悬念的战斗,仅仅维持了十五分钟,一把冰质的巨剑从虚空凝成,电射出来,一剑穿胸,把瓦斯琪钉死在地面上。

    没有求饶,没有渴求怜悯,在最后的最后,瓦斯琪只是用涣散的瞳子仰望天空中柔和的月光,剩下的唯有茫然。

    “你……满意了吗?”

    ————————

    ps,两章连发,别那么激动,想喷什么的看完1432章再说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