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4章 皇家窑子团
    “嘭嘭嘭——”仿佛演奏钢琴前的试音一般,从第一个音符一口气顺着下去,从船头延续到船尾,连绵的火炮烟气冒出,旋即就是密如豪雨的炮弹从天而降。

    数以百发的大口径炮弹落在魔能机甲周围,顿时发生一阵天崩地裂似的连环大爆炸。

    一千米外,哪怕蹄子这个不怎么靠谱的指挥官已经在这几天短短的时间内,恶补联盟的步炮协同指挥手册,让所有步兵在炮击完成前伏在地上和临时挖的浅浅战壕里,依然感觉受不了。

    更受不了的还在后头。

    在大家下意识中,那种别说是区区一个魔能机甲,哪怕是山都能炸平的巨大爆炸,应该是推平一切才对。

    可是——魔能机甲仅仅被强大的冲击力打得跪倒在地上,当炮击过后,三具魔能机甲再次站了起来,迈着巨大的步子,向联盟步兵所在的方向前进。

    伊瑞尔,压力山大。

    这种十层楼高的军团魔能机甲,一步下来就是将近十米。

    如果它们会冲锋的话,感觉上千米距离也就几个眨眼的工夫。

    撤,还是不撤,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指挥官!请决断!”下面纷纷传来貌似询问,实则是逼问的声音。

    一万人无论是撤离还是留下,都要冒着极大的风险。

    留下,那就只能寄望于联盟的下一轮炮击能奏效,否则等到再下一轮,就很可能因为距离太近而受到波及。

    仅仅203毫米的火炮,一炮下去都是三十米直径范围内人畜皆死。更勿论是400毫米以上的巨炮了。

    等太久,哪怕能收拾这三具魔能机甲,联盟的步兵依然会死伤惨重。

    撤退,也是个巨大的麻烦。

    因为部队是顺着伊利达雷岗哨那边摸过来的,走的是山路。山路永远都是看得近,走就远。而且好走的路往往就那么一两条。

    来时容易,撤退难。

    伊瑞尔用力地咬着自己右手拇指的指甲,一条尾巴像装了小马达一样,滴溜滴溜地转个不停。

    在她最踌躇的时候,想起的却是马克*杜库那种从来不会让人失望的特质。

    从救援沙塔斯城开始,到赞加沼泽覆灭邪兽人,再到上次伊利达雷岗哨。

    伊瑞尔忽然咬住了自己的唇:“死人,多信你一次。”

    三秒钟后,伊瑞尔用力一锤地面:“传令下去,所有人留守原地等待,谁都不许撤。擅自撤离者,以逃兵论处。有什么责任,我来承担!”

    无声的骚动,在整个魔法通讯网络里蔓延着。

    谁都没有抗议,甚至没有人吭声。

    沙塔斯守备官玛尔拉德不反对,大领主尤雷加尔不反对,他们凭什么抗议这支军队最高指挥官的命令?

    除非有三分之二的下一级前线指挥官集体反对高一级指挥官的军令,否则哪怕命令是错误的,都必须得到最彻底的执行。

    这就是联盟统帅杜克*马库斯定下了24年,并一直得到最严格执行的军规。

    不知不觉,联盟已经从最初那个松散的王国联合体,变成了一个纪律最为严明的、跨越国界的军事组织。

    这就是二十多年战争给艾泽拉斯人民带来的磨砺。

    也是杜克等英雄奋斗了这么多年的结晶。

    饶是率军的是伊瑞尔这么年轻且看起来不够资历的指挥官,其命令依然被贯彻了下去。

    远处,沉重的脚步声轰隆不断,越来越近。

    匍匐在地面的士兵,甚至能清晰看到自己面前的砂砾在有节奏地跃动,而且越跳越高。

    但愣是没有一个士兵乱动,更不要说往后逃跑。

    这就是意志的魔力,纪律的魔力!

    在黑珍珠号上,杜克也好,两个矮子王也罢,大多满意地看着这一幕。

    “好吧,杜……马克。是我输了,你的秘密武器拿出来亮个相吧。”布莱恩做了个投降的手势。

    杜克控制的马克按动魔法传讯的按钮,然后眼睛狠狠地瞪了瞪魔法镜像对面那个有着黑白毛发的熊猫人。

    君沐齐,这个有着奇怪中式名字的家伙,上次回来一听到联盟特使下令让他戴氧气面罩在粪坑里畅游一小时,当场脸色就蓝了。

    然后这货也是绝了。

    他没有抗令,但他发起了申诉。

    接着在联盟专门召开的申诉大会里,他果断认罪,同时求情。

    “我为贵国立过功,我为各位女王卖过萌!米奈希尔陛下,巴罗夫陛下,普罗德摩尔陛下都很喜欢我的表演。我相信联盟统帅马库斯大人也不会希望看到,下次各位陛下观赏一只在粪坑里游过泳的熊猫吧。”

    最后,君沐齐放出绝招了——在地上打滚。

    世上总有某些生物,可以什么都不干,光靠表演最基础的吃喝拉撒,外加卖个萌就能得到全世界人民的狂热爱戴,比如熊猫。

    虽说熊猫跟熊猫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卖萌的外表是没有变的。

    真不知这个混蛋是怎么做到的,在卡拉赞的杜克居然一口气收到自家后宫三个紧急求情传讯。

    “杜克,我不是反对你惩罚这家伙,但能不能换个法子?”

    因为永葆青春,卡莉娅看上去依然如16岁的花季少女一样清纯可人,当她用快哭的表情,楚楚可怜地望着杜克的时候。

    杜克还能怎样?

    本来联盟律例就没有游粪坑这一条。说到底还是杜克名不正言不顺。最终只罚了个写检讨,罚点款了事。

    现在杜克看着这家伙,不由来气,不过也只能公事公办:“轮到你的皇家特种舰队上场了。”

    君沐齐笑嘻嘻地行军礼:“明白,特使大人!皇家窑子团,哦,皇家特种舰队必定不负所托。”

    神他喵的窑子队变窑子团。你这货故意的吧?

    杜克气得牙痒痒的。

    君沐齐上演了一幕让黑白世界如何变得多姿多彩——他吐舌头了。红色的小舌,看上去萌度十足。

    考虑到这货其实是个粗汉子,杜克巴不得一巴掌拍死这混球。

    那是回头的事。

    此时此刻,除去之前的三艘军舰,还有反击号、声望号、纳尔逊号、前卫号、约克公爵号,以及威尔士亲王号。

    这些飞空战舰同时转动炮塔,发出震天怒吼。

    数秒钟过后,万米开外,一台军团魔能机甲的右臂轰然爆散。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