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3章 一个莽字了得
    看到格鲁尔那个动动手指头都发出刺耳铿锵之声的拳套,杜克就觉得一阵蛋疼。

    唯一庆幸的是,地精的锻钢技术还不过关,格鲁尔没用上一会儿,好几位置的钢甲就因为质量不行而爆开。

    即便如此,拥有半神之体的戈隆之王格鲁尔的武力,依然是蹭蹭蹭地往上窜。

    不过格鲁尔再强,现在他也是联盟的打手。

    杜克没有犹豫,直接下令:“赛蕾嘉,让条路给部落的格鲁尔。”

    “好的,主人。”

    水底的瓦斯琪高高举起了她六只手臂。

    在平原边上,一个巨大的裂口出现在浑浊的水边,

    众人在那宽阔的巨湖面上看到了一幕令自己终生难忘的奇景——只见远处湖面上出现了一条肉眼可见的白线。白线从地势略高的平原,通过平原与黑暗神殿建筑群之间的空地,一直延伸到黑暗神殿正门口末日行者所在的地方。

    当瓦斯琪高举的六臂猛地左右分开时,粗壮的白线也应和着瓦斯琪的动作左右分开,在海面上形成了一条宽阔的水之深谷。深谷的两边悬崖似的壁面,实则是两道彼此平行的瀑布。

    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瀑布可以与这两个以非凡神力创造出来的大瀑布相媲美。不可能有这么高的落差,也不可能有这么长。

    好多人忍不住掩住了嘴巴,生怕自己的失态导致发出不合时宜的声音。

    这种倾覆海洋与江河的伟力,已经完全超越了凡人想象的极限。

    而这,仅仅是杜克与瓦斯琪两个半神的合作。

    杜克供应魔力,瓦斯琪则本体降临在外域,亲自施法。

    一大七小,八个庞然巨物在湿漉漉的‘水底’奔驰。大号金属铠甲在奔跑中的碰撞声,在两道瀑布中间不断回响。

    看似他们跑的并不快,考虑到他们动辄就是十米的惊人步幅,数千米的距离感觉也就那么一小会儿就跑完了。

    或许在此刻,末日行者的系统当中已经频频亮起了红色警戒的信号吧。出于对强大生物的感应,末日行者下意识地昂起头。

    开启,如同活塞泵一样不停往复的拳头上,瞬间增加了100%的物理伤害能力。

    爆发,大地瞬间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从它脚下蔓延到格鲁尔的脚下。

    如果换一个敌人,估计这次就要小小地坑一把。

    屠龙者格鲁尔可是玩岩石出身的啊!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仅仅是粗壮的大脚往地上一跺。

    就是那一瞬间。

    原本已开裂如深谷的大地竟然一下子重新闭合。

    幸好末日行者是个没有生命和自我意志的机械造物,否则它一定会被格鲁尔那张充满揶揄的大脸给气个半死。

    这时候,七个小一号的身影蓦地从格鲁尔身后窜出。

    其实他们的体型也相当庞大了,动辄三层楼以上的身高,放在人类,乃至兽人和食人魔面前,他们都是绝对的巨人。仅仅因为他们的对比物是他们那个拥有半神之体的老爹,所以才显得渺小。

    戈隆极少会彼此配合,因为他们已经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个体之一。一旦他们决定彼此配合,效果是相当惊人的。

    饥饿者杜恩为首的格鲁尔七子,完成了一次壮观的分进合击。

    他们几乎不分先后地冲到末日行者身侧,齐齐挥拳。

    末日行者选择了最效率的反击,一双仿佛装有制退器的手臂猛地一挥,其中两个格鲁尔之子直接被巨大的金属臂砸个正中。

    地精出品的劣质钢甲,再次显示出其偷工减料的一面,几乎没怎么抵抗到冲击,就发出一声清脆的爆响,然后轰然碎裂。

    格鲁洛克和斯古洛克*磨魂者被一拳头从半空中砸向不远处的神殿外壁上,

    一个没了声息,估计不死都差不多,另一个则是庞大的身躯整个陷了进去,抠都抠不出来。

    亲兄弟的伤亡,没有给另外五子带来悲伤,反倒激起了他们的凶性。他们利用之前联盟新式火炮的穿甲弹打出来的孔洞,伸出爪子,以凡人无法想象的惊天蛮力,强行撕扯着末日行者的肢体。

    比起之前战舰群那铺天盖地,实则不怎么能破防的火力,眼下这种暴力破坏对末日行者来说才是真正的威胁。

    如果给它点时间,它倒是可以将格鲁尔七子逐个灭杀。

    问题是,他们的老子杀到了。

    毫无招式可言,格鲁尔上来就是一拳头。

    这一拳可不简单,光是一拳头下去,掀起的声势就像是一艘战列舰全速撞到家里一样。

    何止是外墙崩塌,简直是整栋楼都要撞个粉碎。

    面对具有凌驾于自己力量之上的对手,末日行者的反击程序告诉它不能硬接,可惜,另外五子的纠缠,终究让它被击中了要害。

    厚重的胸部装甲一刹那就被打得严重变形,深深凹进去至少有五、六米。旋即,格鲁尔蛮不讲理地用双手一扯,愣是用绝对恐怖的力量,硬生生把末日行者的胸甲给撕开,露出里面散发着耀眼绿色强光的动力炉。

    “哈哈哈!”格鲁尔狂笑着,一拳头砸下去。

    远在指挥台上的杜克,已经失声叫道:“等等!”

    可惜对于戈隆来说,他们的战斗字典里只有一个字——莽!

    对任何敌人都是莽!

    莽得毫无道理,莽得丧心病狂。只要扛得住,他们甚至不介意莽穿整个世界。

    这一刻,末日行者似乎做了某个决定。巨大的身躯发出发出阵阵听上去相当凄厉的电子音。

    胸膛中,邪能的魔焰疯狂流泄,动力炉变得越来越亮。

    这种光芒,让杜克联想起一件很不好的事。

    “萨尔!让格鲁尔跑!小心自爆!”

    萨尔的传令通过魔法传讯在格鲁尔的耳边回响。

    然而有点失去理智的格鲁尔,一拳头砸到那个明亮得惊人,仿佛随时都会崩溃的动力炉上。

    大约几秒钟后,在黑暗神殿正门口方向升起一个明亮的绿色蘑菇云。

    萨尔……目瞪口呆!

    老子叫你干掉对手,没叫你去送人头啊!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