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7章 来自半神的殴打
    瓦斯琪心中咯噔一下,脸彻底黑了。

    反而旁边不远处,依然被钉在墙上的深水领主卡拉瑟雷斯停止了挣扎,仿佛右肩上的痛楚突然不翼而飞,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表情。

    作为亲身经历过双塔废墟之战的一员,他非常清楚,那位大人手下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

    虽然至今没有看过那位大人出手,不过光凭看到的那些力量,就足以把整个暴风娜迦一族碾成渣滓,更不要说小小一个纳因图斯。

    他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痛快地大喊一声:蠢货!你完了!

    半秒前脸上还沐浴着春风的瓦斯琪,此时只剩下彻骨的寒意。

    瓦斯琪修长的手指头紧握成拳,她的双臂在微微颤抖着,轻轻呼出半口浊气。一阵光华闪过,她重新变成了六臂的雌性娜迦外形,脑后虽然不再有恐怖的蛇发,但披散开的红发在神秘的力量鼓荡下冉冉飘起,盘牙女王的气场令她显得不怒自威!

    铿锵的女音传开,甚至在水面上荡起了微微的波纹。

    “纳因图斯!看在你向我效忠数千年的份上,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立即!马上!向我降服并自缚,跪倒在吾主杜克*马库斯的面前恳求他的原谅。否则这个宇宙中将不会再有任何存在救得了你!你的新主子伊利丹不行!你主子的主子基尔加丹也不行!”

    可惜……

    “哈哈哈!吾之爱妻哟,这个笑话并不好笑!”纳因图斯狂笑着,橄榄球型的头部咧开大嘴。刺耳的笑声在并不算明亮的地下水道中不停回荡。

    瓦斯琪叹气:“再见了,纳因图斯。”

    放弃,只因一个存在的到来。

    瓦斯琪垂下双手,再次变回了人形。只不过这一次,她穿上的不是女王特有的盛装,而是一套白色蕾丝花边女仆服。她低眉顺眼地以小碎步移动着自己的脚步,来到身后一个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里的人类法师身后。

    纳因图斯霍地睁开了双眼。其实这家伙是有眼睛的,可是这双在嘴巴上方的绿豆似的眼睛太小了,几乎让人注意不到。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的印象中,自从瓦斯琪从艾萨拉女王手下自立后,就从来没真正效忠过谁。

    可怕的深海巨人大军不曾让她屈服。

    残忍狡诈的恩佐斯使者也没能把她奴役。

    甚至在强大到难以想象的阿克蒙德面前,她都只是展现出表面的服从。

    但是,当他看到瓦斯琪望向这个人类的目光时,他仿佛被雷劈了一记,浑身就是一颤。

    那是怎样的眼神啊!?

    那种仿如狂信者的绝对盲从!

    那种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放在低微地位的恭顺!

    那种仿佛找到了自己生命唯一意义的狂热爱慕!

    她还是那个坚强不息,在阴森恐怖的深海当中打出自己一片天地的娜迦女王吗?

    “不——”伴随凄厉狂怒的呐喊,纳因图斯向那个小小的人类法师丢出了一根巨大的脊针。

    那是一根无比细长尖锐的海螺脊针,任何绝对力量少于一吨的生物被脊针钉住,都绝对没办法靠自己的力量把脊针拔出来,只能硬生生流血致死。

    纳因图斯要钉死那个可恨的人类,钉住他的四肢,让他在哀嚎绝望中流尽最后一滴血。

    杜克完全没反应似的,脸上甚至保持着微笑,他负手而立,仿佛压根没看到那支在他视界中急速扩大的脊针。

    然而下一个瞬间,一只仅有四根手指头的大手从虚空中凭空出现,轻松捞住了纳因图斯的脊针。

    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巨大人型生物出现了。

    “要攻击吾主……”

    “问过我们兄弟没?”

    其拉双子皇帝震撼出场。

    这一刻所有存在都明白了,刚刚杜克不是不出手,而是身为老大,怎可能为小小一个高阶督军亲自下场?

    不!

    甚至不该让双子皇帝出场。

    因为位阶导致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

    如果纳因图斯是个拥有半神之体的强者,派双子皇帝出来自然合适。可谁都察觉到,纳因图斯仅仅是一个被恶魔之血大幅度强化了身体的蠢货。他的实力甚至还没踏入半神的境界。

    在这种情况下还把双子皇帝招出来,说明杜克不爽了。

    或许双子皇帝久疏战阵,才有了前阵子拿不下瓦斯琪的丑态。但他们两兄弟对于人心的把握显然更胜一筹。

    明明实力不对等,还要叫他们兄弟出来,只有一个意思——杜克要一场大胜,碾压似的大胜!

    完全不给纳因图斯逃跑的机会,双子皇帝齐齐欺身过去。

    “喝喝喝喝!”维克尼拉斯用四段连绵的剑光,一口气磕飞了从上、下、左、右四个方向电射而至的脊针。

    维克洛尔更猛,完全不管不顾,利用他物理免疫的奇特体质,直接碾压过去。

    “不要小看我啊……出来吧!海潮!”纳因图斯猛力往地面一甩满是尖刺的长尾,本来仅仅是过膝盖的水位蓦然暴涨,鼓荡成一个巨大的海潮。

    维克洛尔冷哼一声,吐出两个字:“冰封!”

    刚刚升起的巨大浪头顷刻间定格,变成一个硕大的冰雕。

    这时,剑皇维克尼拉斯已经突进到纳因图斯的身边。

    “吼——”高阶督军怒吼一声,作为他兵器的大号海螺仿佛战斧一样横劈过去。

    剑皇一声冷笑,轻描淡写地把其拉帝王剑一压。

    看上去,显然是海螺更为巨大沉重。当两件重兵器相击的那一刻,却完全不是那回事。

    纳因图斯惊恐地感觉到对方排山倒海似的力量,完全不是他所能抵抗的。

    一个照面,他的武器就被磕飞了。

    “你是谁!?”纳因图斯发出了惊叫。

    剑皇没有丝毫动容:“吾主麾下一只稍微高贵点的虫子罢了。”说罢,飞起一脚,把纳因图斯少说两、三吨重的庞大身躯直接踢飞。

    这并不是结束!

    突然间,纳因图斯发现地面上、墙壁上、甚至天花板上,同时从各个方向一起传来“哔哔啵啵”的碎裂声,感到好像是地震,因为不管是冰块还是水下通道的石块同时裂开,直往地下空间里掉。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