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8章 神技——六虫分尸
    冰层也好,坚固的黑暗神庙石质墙壁和廊柱也罢,对这种神秘的生物来说就好像是水下一样,根本不能阻挡它分毫。

    而且听声音,还不止一条。

    这是什么鬼?

    瓦斯琪的手下都有点惶恐起来。

    正在这时候,她们听到了维克洛尔的宣告。

    “上吧!奥罗的子嗣们!将那只不自量力的小恶魔分尸!”

    当潜行在地下的那些生物猛然从天花板、墙壁和地底同时扑出来时,瓦斯琪和她的手下总算想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些可怕的生物了——在双塔废墟开战时,联盟用过这些蚯蚓型的生物来打洞。

    这一回拿来当战争兵器,同样效果惊人。

    奥罗子嗣前进时张开口器,大嘴巴里面的成千上万颗牙齿亲亲一咬一个旋合,就能在地底下面挖出一个大洞来。口器后面的六条蟹脚般的腿轻轻一拨,就能推动身躯更快地移动。

    最终坚石上的裂纹蔓延到魔皇凝结的冰层,让冰层“卡啦啦”地一阵爆响,然后炸开碎裂,向前四面八方飞溅开。

    刚刚被剑皇踹飞,还摔得头晕眼花的纳因图斯仿佛看到幻觉一样,一张眼就看到无数三角形的牙齿像是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长出来一样,在猩红的口器肌肉映衬下,旋转着向自己扑了过来。

    “别想杀我——”纳因图斯挥出了他的海螺,数根脊针射入到其中一张蠕动的口器中。

    这一次,万试万灵的脊针不再有效果。纳因图斯可以明晰听到自己脊针崩碎的声音。然后断掉的脊针伴随着冰块和石块,一起向内被吞入那些牙齿之中。

    纳因图斯终于惊恐起来了。对付这种地底生物,最正确的做法是先行躲开,然后瞧准口器的侧翼发动攻击。

    可是现在上、下、左、右、前、后六个方向都露出一张张蠕动的口器来,仅仅是这个阵势就要叫他痛不欲生了,何况外面还有双子皇帝在虎视眈眈?

    纳因图斯尝试了一次突围,果然被剑皇一招轰了回来。感受着扑鼻而来的恶臭,纳因图斯终于绝望了。

    “不——”

    他狂乱地挥舞着自己尖锥一样的海螺武器,却在下一秒就被右边那条奥罗子嗣连海螺带右臂整条吞掉。紧接着是左臂,然后是尾巴……

    每一条奥罗子嗣都是一口咬住纳因图斯肢体的一部分。

    这时候,双子皇帝的眼眸里绽放出残忍的光芒。

    “在其拉帝国,对付不听话的部下……”

    “我们有时候会把它所有肢体拔下来,让它只剩下躯干,然后等它在痛苦绝望中死去。”

    古往今来,刑罚什么的都是大同小异。在施虐这方面,似乎无分国界和世界啊!

    杜克有点蛋疼,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终究没有阻止。

    天朝古代有五马分尸,谁知这回双子皇帝居然弄出个六虫分尸出来了。

    不要问为什么明明雄性娜迦下身只有一条长尾,为什么还要六虫上。本来杜克也不知道的,直到今天杜克才知道原来雄性娜迦居然有着类似于蛇一样的生理构造。

    “喂!我没叫你们弄这么污的?”杜克忍不住扶额。

    双子皇帝也是蛋疼,没想到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那……终止行刑?”

    杜克一翻白眼,看着六段肢体都被利齿深深嵌着,拼命抽搐,死命哀嚎的纳因图斯。

    神他妈才会现在终止!难道现在停手,纳因图斯这家伙会感激流涕地投入瓦斯琪麾下么?

    不!

    对于心胸狭隘的家伙,无论施以什么样的恩惠,都不足以抹去他曾经的怨恨。只会让这份恨意深埋于心底,直到某一天再度生根发芽。

    杜克叹气:“继续吧!接下来交给你了,赛蕾嘉。”

    “是……”瓦斯琪深深地低下头。

    杜克转身消失在黑暗的通道当中,而他的背景是一个血肉四溅的无肢体巨大躯干。

    剑皇:“你们,吃下去之后赶快把那玩意拉出来。高阶恶魔的血会污染你们的。吃完马上喝下沙塔斯圣水。”

    魔皇:“嘿嘿!纳因图斯!你的灵魂属于魔网……”

    纳因图斯一死,整个地下通道中所有的娜迦顿时选择降服。

    向他们的女王献上忠诚并不可耻,反正之前仅仅是被高阶督军纳因图斯强行束缚罢了。

    战斗在整个黑暗神殿建筑群打响。

    在阿塔玛平台。

    “支援!我们需要支援!一个大家伙末日守卫!”

    皮肤棕色带点橙瑟的末日守卫,挥舞着巨大的阔剑,轻而易举地将数名兽人战士职业者斩杀。

    然而它自己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得不面对一个曾经的同胞——那是一个身周萦绕着两条不断顺时针转动的黑色锁链的末日守卫。

    “叛徒!”末日守卫怒骂着。

    “我……不……想……的……”被术士奴役的末日守卫脸部无比狰狞,他企图反抗术士的控制,却一再失败了。它只能一面绝望地挥舞大剑砍向自己的同胞。

    在军团要塞被奴役的那批恶魔,现在成了部落最核心的攻城利器之一。

    南部的卡拉波废墟。

    面对末日守卫的冲击,联盟的做法截然不同。

    同样是防御战士先上去扛第一波。

    扛得住的,固然等到了来自同伴的援助。

    没这么好运气,有的直接被撞飞好几十米重重地落在地上。更倒霉的,甚至是连盾牌带脑袋被一剑削成半,直接成为尸体。

    这是技艺与装备的双重考验。

    能够在这场血与火的试炼中活下来,他们就能收获最难能可贵的战斗经验,以及净化过的敌人的装备。

    而且他们并不是单靠自己在战斗,好多联盟新式武器也隆重登场。

    式单兵火箭炮,这种由联盟统帅杜克亲自研发的反大型恶魔单兵武器,以简单的柴油助燃器推动,弹头装载一磅重的半固态高纯度沙塔斯圣水。二十米内基本不会打偏,五十米内人品好照样会打中。

    只要中了,精英级的恶魔都会痛不欲生。

    联盟士兵用过都说好!

    在非职业者的联盟步兵当中,基本上是每个10人小队就会配两管和十发火箭弹。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