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2章 命运只由胜利者决定
    假若凯尔萨斯还是当初那个跟母星失去了联络,地位无比尴尬,又解决不了属下魔瘾的半吊子统帅,那么伊利达雷四人众把凯尔萨斯丢弃就丢弃了。

    撇去正邪不说,这就是典型的人往高处走。

    可现在,凯子一副王者归来的气势啊。

    很明显凯尔萨斯用了某种方式把他的坐骑——名为奥的凤凰暂时融合进自己的身体,取得了这只刚刚进入成年期的凤凰大部分力量。

    跟屠龙者格鲁尔相比,这也算是一种半神之体,哪怕有着时间限制。

    正常情况下,凯尔萨斯不该那么早把他这张底牌打出来的。

    奈何联盟这边牌面更强啊!

    瓦斯琪——伊利丹手下公认的第一强者。这可不是选出来,而是打出来的。

    当年伊利丹掌握外域,瓦斯琪、玛瑟里顿和莎赫拉丝主母都像坐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瓦斯琪可是放翻了另外两个强者,才傲然登上那个位置的。

    谁都没想到,伊利丹手下最强战力居然就这样叛变了。而且还是最彻底的那种——连自己带手下一起反了。

    当伊利达雷四人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气得吐血。

    特别是看到瓦斯琪用他们给的水泵反过来把水灌到影月谷,把黑暗神殿都淹掉一部分时,四人众差点要崩溃。

    也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正当四人众以为黑暗神殿要撑不住的时候,伊利丹却赶回来了。

    这种峰回路转,真是让人目不暇接。

    一边是强大的伊利丹。

    一边是更为神秘的魔网半神杜克*马库斯。

    谁都不知道胜利者会是谁。

    几乎是凯尔萨斯出场的瞬间,伊利丹就感觉到四人众的动摇。

    伊利丹冷笑了一声,并没有当面说破,在他眼里,决定胜负的始终是拥有最强大实力的那一小撮存在。只要最终胜利者是他,那么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他需要利用伊利达雷议会替他去打杂,他还需要让四人众认为自己还信任他。虽然四人众缺乏绝对的忠诚让他有那么一点不舒服,但那又如何?

    在燃烧军团里混久了,他早已不相信忠诚这个名词本身了。只要有实力,哪怕最凶暴的恶魔都对他俯首听令。

    正因为如此,他才允许这个内心充满矛盾的议会继续存在着。

    不过他很感兴趣,这四个家伙作为两方所共有的棋子,他们的结局会是怎样?或许只有命运女神本身才清楚了……

    短暂的对峙与冷场过后,伊利丹咧嘴,仿佛在笑:“杜克*马库斯,你很出名嘛……怎么,就凭你现在带来的这个玩具人偶就想收拾我伊利丹*怒风?”

    被伊利丹嘲弄着,杜克丝毫不生气,他也没指望过单凭马克*杜库这个魔力输出能力有限的驱壳打倒伊利丹。

    “面对我,总好过要你面对泰兰德或者玛法里奥,对么?”杜克这句话,深深刺激到伊利丹,可以明晰看到,这位传奇人物的脸上肌肉不停轻微颤动着。

    杜克补了一句:“何况,你这样说,也为免太小看联盟的实力了。”

    马克*杜库张开双臂。

    在他身边,两个高如塔楼的巨人登时踏前一步——其拉双子皇帝,在魔网支持下可以发挥出半神级战力的正牌半神,他们分左右距离杜克五步的地方站定。

    凯尔萨斯浑身化作一团火焰,一个闪烁就出现在杜克的左手边上。

    瓦斯琪妩媚一笑,以充满美感的韵律摇曳着蛇尾,站到了杜克右手边上。

    你可以说杜克自傲,也可以说杜克嘚瑟——老子就是小弟又强又多,有四个半神手下,你有么?

    虽然双子皇帝更为依赖魔网,但瓦斯琪和凯子可是独立于魔网之外的强者。

    杜克一脸煞气,甚至有那么点桀骜:“叫你主子基尔加丹来,否则你输定了。”

    杜克脸上就是如此笃定的表情。

    这也不是单纯的虚张声势。

    这是基于现状,风险并不大的赌博。

    如果艾瑞达双子的情报和历史进程没错,基尔加丹现在已经不在扭曲虚空,潜入艾泽拉斯了,否则伊利丹根本没有机会潜入阿古斯星球搞事。

    表面上身为伊利丹后台老板的基尔加丹无法出场,那么接下来这场战斗的战力上限就只会限制在半神级。

    换句话说,杜克不本体降临,基尔加丹也不会出现。

    伊利丹刚刚搞事完毕,他也心虚,当然不会拉下脸向扭曲虚空发去求救信号。

    这一刻,伊利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杜克吃定了。

    瞥了一下四周,伊利丹皱了皱眉:“作为一场盛大的战斗,这里太狭小了。来我的练武场吧。”

    说罢,也不管杜克这边怎么回答,他一振背后的恶魔双翼,庞大的身躯一支冲云箭似的往上飙。

    “嘭!嘭!嘭!”他完全无视了厚厚的神殿顶壁,以半神之躯蛮横地撞开一层又一层,直冲向黑暗神殿最高层的平台。

    双子皇帝首先跟上,在他们后背上,两对蝉翼似的翅膀就这样长了出来。他们同样无比暴力地跟了上去,破顶壁而上。

    德莱尼守备官玛尔拉德的眼角在抽搐,最终却没说些什么。

    德莱尼人打不过人家,丢了老巢,人家帮你打回来,总不能给你打包票弄回来之后完好无损吧。

    “咯咯咯咯,我先上啦。”瓦斯琪对杜克打了个招呼,微微一侧头,灵活的小舌舔了一下自己火焰般的红唇。这是一个只有她和杜克懂的暗号。

    杜克没好气地摆摆手,打发她先滚蛋。

    瓦斯琪轻笑着,召唤出一条粗大的水柱,顺着魔皇维克洛尔撞开的大洞,在狂喷的水柱冲击力作用下,跟着飞了上去。

    现场就剩下一个凯尔萨斯了。

    血精灵王子有点犹豫。

    反而是杜克先开口,他双手抱胸,以略带轻蔑的口味说道:“你们四个就算了吧,继续战斗也毫无意义。你们战斗,伊利丹也不会相信你们的忠诚。你们停手减少我们的麻烦,至少等我们胜利后,我还会看在凯尔萨斯的份上饶你们一次。记住——你们的命运,只由胜利者决定。”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