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5章 气势逼人杜某克
    很难形容,此刻面前这个所谓的杜克是个怎样集合体。

    一个用魔法为核心构造出来的空泛驱壳,一个本应承载历史命运却成为了元素生命体的超级**师的灵魂,以及真正掌控在幕后的正牌半神的操控。

    伊利丹看着这个杜克,感观无比复杂,有点被愚弄了的感觉,却又说不上来,杜克到底愚弄了他什么。

    对于基尔加丹去了哪里,伊利丹是隐隐猜到的,杜克现在这样做,是在履行了他守护艾泽拉斯职责这个大前提下,做到的极致。

    只是谁都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杜克左手平举,轻轻一抓,一把有着非常普通的棕红色的木质法杖,破开虚空蓦然出现在他左手手心。鸡腿型的杖头,简单的饰带,光看外观,任谁都不会把这支外观古朴陈旧的法杖跟传说中艾泽拉斯最强法杖联系到一块。

    可是当杖头上轻轻幻化出三只不停回旋打转的虚灵乌鸦,发出呱呱呱的噪音时,伊利丹偏偏有种自己的命运之线都因为这几只乌鸦而被扰乱的恍惚感。

    杜克开口了,声音低沉而充满一种历史的沉凝感:

    “这是!艾泽拉斯前代守护者麦迪文以自爆这把神器法杖为代价,将萨格拉斯的灵魂打入了无底深渊。尔后我前后花了二十三年时间,终于从克尔苏加德以及克苏恩的手中,把它分裂出来的42块碎片全部搜集齐全,重筑了这把法杖。”

    杜克右手张开五指,从虚空中抽出另一把武器,当手腕从虚空拉出的时候,半空中的影像泛起一圈圈有如水波的金色波纹。

    拿出来的是一把金光闪闪的神圣之剑:剑身无比细长,刃宽不到一指,剑身不断扭曲向上,恍如螺旋尖锥,光彩湛然,剑锷处仿佛是为了美感,加上了一对流光溢彩的天使之翼。

    跟杜克左手那把看似年代久远的法杖相比,这把圣剑刃口光洁如新,仿佛刚从铁匠铺当中淬火锻造打完完毕,刚刚拿上货架一般。

    可是伊利丹第一看看到,立马浑身一颤。

    不是这把剑太新,而是上面绽放出来的神圣气息太过于强烈,以至于一丁半点的污秽物都无法积存于其上。

    这把圣剑代表的,显然是绝对的净化!

    杜克的声音越发低沉了,听在伊利丹耳朵里,却字字震撼,恍若天堂里的晨钟,发人深省:

    “此剑源自,原本大圣剑分裂之后的无名产物。曾经它也有过一个并不靠谱的名字。不过,在我用它接连击杀了恶魔之王萨格拉斯、巫妖王耐奥祖、火焰领主拉格纳罗斯、黑龙王子奈法利安、污染者阿克蒙德、以及上古之神克苏恩之后……我更愿意将它叫做!”

    杜克每说一个名字,就踏前一步。

    一步比一步重,一步比一步震撼。

    圣剑不杀无名之辈!

    正因为倒在这把圣剑上的每一个名字都曾代表着惊天动地的伟业,所以才显得分量超乎想象的沉重。

    伊利丹一时间无法自控地,连呼吸都忘却了。

    这些名字,小则名动一方,大则响彻宇宙。跟他们相比,他伊利丹又算哪根葱?

    杜克的战绩,伊利丹多少知道一些,可是当杜克娓娓细数的时候,他才明晰感到心中的压力居然沉如山岳压身。

    “嗑!”那是伊利丹用力咬紧他那口鲨鱼牙的声音。

    不知何时,他竟然本来踏前的左脚脚尖后退了那么一厘米。他马上发现了这一点。这个发现令他当场羞愧难当。

    因为这证明——他怕了。

    在杜克面前,他所有的努力似乎都是白费,他所有的成就仿佛只是儿戏。

    杜克在上古之战炸了扭曲虚空的时候,他当了一次不成熟的内奸。

    杜克几乎把燃烧军团各位大佬虐了个遍的时候,他还在当基尔加丹的狗腿子……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杜克的辉煌,正正反衬出他的失败。

    伊利丹全身肌肉鼓胀到极点,手上的双刃也因为过分的握紧而颤抖。

    伊利丹……有点茫然不知所措了。

    此时此刻在卡拉赞,吉安娜揉着眉宇:“喂!杜克,虽然你揍过那么多厉害的大家伙,但我记得你捅死萨格拉斯附身的麦迪文时,还没有这把圣剑吧?”

    杜克一面浩然正气地胡说八道:“气势这玩意,只要能压倒对方就是成功。战绩这玩意,不管我自己信不信,反正对方信了,怂了,这就万事大吉了!”

    本来一直处于揪心状态的泰兰德一拍额头:“我这么担心你和伊利丹,是不是很蠢?”

    “是有点……”杜克还没说完,就被奥蕾莉亚狠狠地剜了一眼,杜克果断把后半句风凉话收了回去。

    实际上,杜克这样以势压人有错么?

    一点都没错!

    如果开战前,能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让对方信心动摇。在这种原本级别就相差不远的对决中,就是最大的先机。

    杜克七分真,三分假的唬人,唬的就是伊利丹消息不灵通。悲催的伊利丹被囚禁万年,刚出来不久就跳槽到燃烧军团,然后被基尔加丹逼着跑去诺森德跟阿尔萨斯对砍。这个时间点,正正是杜克率领联军怼死阿克蒙德之后。

    很多事,哪怕基尔加丹守口如瓶,下面总有多嘴的恶魔知道杜克的疯狂战绩。以讹传讹之下,杜克的战绩早已被传得夸张了不知多少倍。

    有两点是绝对可以确认的,杜克亲手干掉了萨格拉斯和阿克蒙德,甭管这两位将来是否还能复活,起码谁都知道杜克打得燃烧军团三驾马车只剩下一个基尔加丹。

    正因如此,伊利丹才对杜克如此忌惮。

    黑暗神殿的狂风吹拂过来,全部被杜克身周浓烈得几乎化为实质的元素所荡开。杜克嘴角一扬,他知道火候到了。

    一味的施加恐惧,反而会激起伊利丹的血气。

    是时候再带一波节奏了。

    “啊!是了,忘记告诉你,阿尔萨斯那小子混成死亡骑士之后,一共见了我两次,一次断了一只手,另一次拦腰砍成两半……我听说,你被那小子收拾得很惨。希望你不要太让我失望,如果你连他都不如……”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