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5章 男人嘛,总是要面子的
    联盟这边,位于卡拉赞自己书房里的杜克,听到萨尔居然还真准备把小萨鲁法尔派过来时,觉得自己的蛋在隐隐作疼。

    尼玛,真要重演历史上的天谴之门么?

    想想都知道答案——脑残才这样干。

    历史上是暴风城摄政王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和小萨鲁法尔带领的联盟和部落军队并肩作战兵临天谴之门。

    然后本以为会坐镇冰冠堡垒的巫妖王阿尔萨斯出场。

    骤然看到对方boss,胸口刻了一个‘勇’字的小萨鲁法尔怎可能怂?

    直接就是干!

    一斧头上去就想劈死阿尔萨斯。

    结果日人不成反被轮,二傻子用干净利落地砍了小萨鲁法尔。

    正在大战一触即发之时,联军却遭到了恐惧魔王瓦里玛萨斯的计谋设计——幽暗城的皇家药剂师协会大药剂师普特雷斯叛变。这个老阴比使用新型瘟疫将天谴之门亡灵、联盟、部落将士全部灭杀。

    伯瓦尔公爵奄奄一息,巫妖王阿尔萨斯受重伤撤退。

    闻讯赶到的红龙女王发现毒性蔓延得相当严重,若不加以平息,整个诺森德恐将成为一片死亡世界。要知道,龙眠神殿也在诺森德啊!

    阿莱克斯塔萨直接下令红龙军团放火,以强大炽烈的龙息焚烧整个战场,压制瘟疫蔓延。

    说真的,原本历史的天谴之门这一战,可说是天灾、联盟、部落,乃至希尔瓦娜斯都是输家。

    简直是四个人打麻将,大家都输,结果是麻将桌在赢钱。

    这一世,情况跟历史上有很大的不同。

    杜克不可能为了坑一个只会一个‘莽’字的小萨鲁法尔,赔上任何一个联盟高层。况且真要出战,联盟这么多老资历的大佬逆天改命活了下来,什么时候轮到伯瓦尔出战?

    伯瓦尔至今为止,可是神马拿的出手的战绩都没。他就是一个给瓦里安看家的。

    若是要瓦里安率队陪着小萨鲁法尔去送,杜克更不舍得。

    “但是阿纳斯特里安会搞事吧?”杜克仿佛在自言自语,可是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个存在啊!

    “毋庸置疑。”

    “肯定会的。”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说出,然后彼此对视一眼,以萨洛拉丝女王主动低头错开视线而告终,一身白色蕾丝女仆服的瓦斯琪则是下巴微仰,似乎有点得意。

    杜克托着腮,他知道瓦斯琪是装的:曾经的宫廷侍女,先是在宫廷里跟其她侍女暗战千年,然后又在暗无天日的海底世界明争暗斗一万年,这份宫斗的功力一点都不比艾瑞达双子要差。

    如果杜克不是在瓦斯琪变成娜迦之前偷偷留了一手,无意中让自己成了她唯一的希望灯塔,练就出现在这个狂热而忠诚的瓦斯琪,杜克也没把握驾驭这么一个性格多变的强力半神。

    何况,杜克并不信任艾瑞达双子。

    有瓦斯琪压她俩一下,的确比较适合。

    “萨洛拉丝,我要你盯着部落的骨头。”

    萨洛拉丝当场会意:“我会把注意力放在阿纳斯特里安以外的家伙身上的。”

    罕有地,杜克跟萨洛拉丝对视一笑。

    有个聪明的部下就是好。作为跟太阳王亲自接触过的女恶魔,对人心的把握可谓精准到了极致。

    既然太阳王在基尔加丹降临都不肯马上跳出来,高呼‘欢迎王师到来’,那么在诺森德添堵这种小事必定不敢亲自下场。

    现在他有个非常有利的地方,那就是当年他是说服了几个恐惧魔王一起反了巫妖王。后来这几个恐惧魔王跟随他加入了部落。按照他的说法,这几个家伙就像是被术士奴役的恶魔宠物一样的……乖巧。

    这话就是放屁了!

    连杜克都不敢说自己能彻底驾驭艾瑞达双子,阿纳斯特里安区区一个曦日,敢说自己能驾驭几个至少是初阶虚空领主的恐惧魔王?

    他已经是基尔加丹那边的人了,跟恐惧魔王勾搭也是正理,到时候有个什么万一,大不了把恐惧魔王推出去顶缸。

    萨尔哪怕变得不信任他也没所谓,部落严重缺乏法系职业者,光靠部落那批二流术士是不够的。只要他还有价值,萨尔就不会随便清理他和他的被遗忘者手下。

    让萨洛拉丝监视被遗忘者,可谓以毒攻毒了。

    唯一让杜克有点吃不准的就是阿尔萨斯下一步的行动。已经成为巫妖王的阿尔萨斯是个心气极高的家伙。当年杜克打了他的脸,一次断他手,一次砍他腰,还抢了吉安娜。以阿尔萨斯的性子,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现在,散布天灾瘟疫一如所料地来了。不过在萨洛拉丝的手段面前,那几个诅咒教派的弱鸡很快连他以前的上司曾经去过多少次窑子都交代出来了。

    而且联盟最近实行最为严格的检疫制度,任何超过百斤的食物销售,都必须经过圣职者亲自检验才能在市面流通,还是每天检疫一次的节奏。

    天灾军团这一招……就坑了部落,联盟是无伤的。联盟还顺便刷了一波声望,当圣骑士们押着诅咒教派的教徒,连同被瘟疫腐坏的食物一起在各大主城外头公开烧毁时,民众邀战的呼声达到了顶峰。

    这种程度的阴谋,顶多算是骚扰。

    原本历史上,有纳克萨玛斯再临联盟和部落的领地,以死亡和毁灭宣告巫妖王的卷土重来。现在纳克萨玛斯就没二傻子什么事了,杜克在飞空要塞里下的工夫之多,让这座要塞丝毫不亚于杜克自己的法师塔。

    除非二傻子脑残了才会想着强攻纳克萨玛斯,否则避开一座半神直辖的飞空要塞才是正理。

    当然杜克也不能把纳克萨玛斯拿去硬刚冰冠堡垒。纳克萨玛斯好用归好用,它本质上却有个致命缺点——它自己并不在任何魔法源泉上。虽然泰坦造物的特性,让它只需要消耗很小的能量就能悬浮在空中。

    要它维持悬空状态,归根到底还是靠杜克的魔网用魔力支撑。

    冰冠堡垒却坐落在冰霜元素界与艾泽拉斯最大的元素通道口上。

    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这时候瓦斯琪摇曳着腰肢,走过来,给杜克轻轻地捏着肩膀,提醒杜克:“男人嘛,总是要面子的……”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