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0章 坠落的冰龙
    “咦?虚空那边伙食那么好么?感觉你胖了哦。”杜克的魔法传讯直接传入奥妮克希亚耳朵里。

    “混蛋主人,这是那该死的守护巨龙的力量。我一点都不喜欢!”奥妮克希亚当场就抱怨了起来。

    “好好好!辛苦你了,速度搞定。”

    “哼!”

    抱怨归抱怨,奥妮克希亚越发口嫌体正直了。

    目光投向辛达苟萨,奥妮克希亚忽然有种恍惚感。回想起杜克给她看过的‘命运’,不知不觉把自己本来应该遭受的悲惨命运,跟这条充满悲剧气息的蓝龙王后做出了对比。

    “如果我继续在邪道上,或许这就是我的必然下场吧?”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良的巨龙,所谓的感叹也就那么一秒钟的事。当她认真起来时候,被黄金一样的眼黄包裹这的黑色竖瞳里,只剩下一种万物共主似的冷漠。

    以命运之神坐骑自居的她,睥睨着又一个落入了命运陷阱里的可怜虫。

    “辛达苟萨!既然玛里苟斯那家伙不肯来,那就让我代为效劳,结束这一切吧!”

    “不要提那个肮脏的名字——”辛达苟萨发出最凄厉的龙吼,然后猛扑了上去。

    毫无美感、只剩下骨刺的双翼一展,连周围的大气都微微震动起来。

    在爆炸式喷射出冰霜元素后,辛达苟萨庞大的身躯已如同利箭一样射向高空,直奔奥妮克希亚而去。

    冰霜元素界通过她身上的邪恶魔法符文联通着现界,有那么一刻,像是两个不同的空间重叠在一起。

    “哼!已经死去的丑陋家伙,就不要再晃来晃去!知道吗?你很碍眼啊!”奥妮克希亚也怒了,她拍打着巨大的黑色双翼,产生的风压在半空中掀起一场可怕的风暴。

    饶是相隔数百米,泰兰德的角鹰兽依然被吹得东倒西歪,不得不勒住缰绳,让角鹰兽往更远的地方退去。

    天空,是猛禽与龙族的领域。

    任何企图在近战上胜过龙族的存在,都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不光是泰兰德,连希女王也退开了。

    一生,一死。

    一白,一黑。

    一冰,一火。

    两头巨龙在半空之中轰然相撞。

    那一刻,漆黑的夜空尽是最精纯的元素辉光——

    半个夜幕密密麻麻地浮现起略带神圣气息的火红色焰纹,另一半的夜幕,则尽是被层层交叠的雪白色冰霜元素符文所填满。

    两幅截然不同的画面将整个天空割裂开,开始仅仅是一个小区域的元素对冲,很快,随着大量的元素被她们从元素界拉扯进来,不停对拼。溢散的冰霜和火焰元素开始向四面八方蔓延扩散。

    以两头巨龙激战的空域为中心,仿佛时间停滞了片刻,然后才有一个蘑菇云似的巨大冲击波荡开来,千米高空上的冲击波,甚至横扫过下方陷入漆黑当中的大地,卷起漫天枯叶与沙土。

    在指挥所里,提里奥问杜克:“奥妮克希亚能赢么?”

    杜克随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虽然那家伙总是缺乏斗志,但她相信自己站在胜利者那一方的时候,她总是会成为胜利者。说实话,从辛达苟萨率军进入洛丹伦凌空那一刻开始,阿尔萨斯这次的攻击就注定了失败。”

    提里奥叹气:“所以我们才佩服你啊!一直尽可能把一场战争的胜负,在战斗开打前就决定了。我们下面冲锋陷阵的人,哪怕明知道自己很可能是走过场,也打得心甘情愿。”

    杜克苦笑:“太抬举我了。”

    加文拉德也上来了,一拍杜克肩膀:“老大,你也别谦逊了。我们都在想,如果你能一直那么英明神武,让你领导联盟,哪怕来个百年千年也没所谓。”

    杜克的心“咯噔”地猛跳了一下,他不知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以前曾经有个伟人说什么来着?

    ‘绝对的权力,引来绝对的**。’

    杜克总是认为,自己就是个俗人。哪怕现在踏入神域,依然没有任何真正成为神灵的实感。自己更多的是出于对力量的渴望而成为半神。

    但这种渴望,仅仅是基于‘必须打倒燃烧军团’这一目标基础上。

    打倒了燃烧军团之后呢?或许艾泽拉斯已经非常和平了吧?

    那时候自己还会有如此冲劲,有现在的紧迫感,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促进世界前进这方面上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想到这里,杜克笑着摇摇头:“不,我的统帅任期,持续到打倒燃烧军团就够了。我在命运长河里看到的艾泽拉斯与燃烧军团的决战之日,离现在不远了。”

    说着杜克举起了双手,竖起十个手指头:“十年!最多十年!军团就会对艾泽拉斯发动总攻。到底世界是否仍能存续,我们的子孙是否还能有未来,就看接下来这十年了。”

    杜克的话,让周遭众人为之动容。

    加文拉德首先笑了:“不就是十年!我从二十岁开始,跟老大你混了二十五年了,也不差多混十年。如果我觉得自己不能打了,那麻烦老大你给我点那个,反正等我到八十岁,哪怕我不死我都会自行了断。”

    提里奥举起手中的:“亚历山德罗斯把它传承给我,我不会辜负他的期望的。如果我不能打了,我也会像他那样,将这把神器当做希望的火种传承下去。”

    杜克笑了笑:“白银五圣……还没到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总有种预感,图拉扬和赛丹那两个家伙还没死。在我们跟燃烧军团决战的当儿,他们一定会不知从哪里跑出来,哭着喊着要求加入的。”

    听到这话,提里奥和加文拉德愣了一下,旋即露出爽朗的笑容。他们不确定,但他们直觉认为杜克应该是从命运长河里确认到了什么,以这种隐晦的方式给他们打气。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半空中那场声势浩大的战斗也分出了胜负。

    结果丝毫不让人感到意外。

    本来骨龙在失去了筋肉和皮肤鳞片之后,在肉搏战当中就不占优势。

    巫妖王赐予她的冰霜元素魔法回路毕竟不是她自己的,在元素对决中不占上风的辛达苟萨,被奥妮克希亚抓住机会居高临下一记龙尾扫击狠狠地击中腰椎。

    伴随清脆的骨裂声,她惨叫着从半空坠落而下。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